TA究竟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