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有请碟仙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3本章字数:2499字

    轰轰轰轰……

    火车行驶在铁路上,窗外的景色眨眼即逝。

    我在余彬的带领下,坐上了这辆绿皮火车。余彬告诉我,在一个小山村里面,也出现了一个胸口长有眼睛的怪人,村民十分害怕,就主动找到他来做法解救。

    由于山村比较偏僻,没有高铁也没有动车,更没有飞机,所以只能坐普通火车赶过去。好在,余彬人脉还算广,找人买了两张软卧,所以整个行程倒也不累。

    我本就是农村出身的,从小吃的苦不少,所以坐火车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只是苦了余彬了,看他那一副大拿的样子,你让他坐火车,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虽然是坐的软卧,但是这小子还是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想到这里,我倒是有些感激这个男人,没想到他为了我,居然肯吃这么大“苦头”,千里迢迢跑去一个偏僻的小村庄。

    火车突然颠簸了一下,余彬碎碎念:“奶奶的,我可是开名车戴名表的富家少爷,居然让我受这种苦,回头我一定要好好宰一笔。”

    好吧,我刚刚才有的一丝感激之情也荡然无存了,因为我觉得他会去小村庄,完全是冲着钱的面子,也不知道那些淳朴的村民给了这个大骗子多少定金。

    火车驶入一个站台,旅客上下车交替,有一个打扮时尚的女生手提粉色挎包坐到了我床对面的位子,她后面跟着一个男生,一米八几的个头,拎着大小箱子,累的直喘气。

    余彬上下打量了一眼对面的女生,轻轻说了句:“长得真不耐。”

    我没理他,女生身边的男生可是有一米八几,比我足足高了一个头,一个人就可以对付我跟余彬两个了,还是识相一点好。

    轰轰轰轰……火车又发动了。

    那男的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水壶跟一个玻璃杯,倒上一杯水递到女生面前,故意把粗犷的嗓子捏的细细的说:“来,美美,喝茶。”

    女生都没有用手接,而是将嘴巴凑了过去,小小的抿了一口,说:“凉了。”然后也不管男生,自顾自的拿出镜子跟化妆盒,开始给自己补妆。

    我看在眼里就感觉恶心,这女生未免也太矫揉造作了点吧?我们村子里的姑娘像她这般年纪的时候,早就下地干活、贴补家用了。

    或许是我迂腐吧,但是我还是喜欢实实在在的女人。

    倒是余彬,他看得出神,那样子,似乎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也不管他,反正他钱多,像那个什么美美这样的女生,应该是很喜欢钱的,这么看来,他们还真是什么夫什么妇,哦,对不起,说错了,是天造地设才对。

    美美发现余彬在看她,也不难发现,余彬看的连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美美嘟着嘴,嗔怒:“看什么看,长成你这样的,多看我一秒就算猥、亵,知道不?”

    旁边的男生见美美生气,也跟着生气,作势就要来教训教训余彬。我假装看报纸,嘿嘿,有好戏可以瞧了。

    可是我还是小瞧余彬了,他的每一个行为都不是常人可以猜得透的。

    只见他将一根烟含在嘴中,从怀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然后再从钱包里拿出一叠毛爷爷,在对方面前晃了晃,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点燃了毛爷爷,用钱币燃烧的火焰来点烟。

    看到如此令人叹为观止的场面,我的心中涌现出了四个字:我了个去!

    震惊的何止我一个,对面的男女也多看傻眼了,那个男的刚才还想动手来着,现在已经被余彬的强大气场跟完全震慑住了。至于美美,我已然从她的眼神里面看出了一丝贪婪。

    美美也不生气了,边笑边说:“帅哥,交个朋友吧。”

    余彬把烧了一半的钱币在烟灰缸里面掐灭,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可以。”呵,我真不知道这货得装到什么时候。

    美美说:“我叫美美,是名模特,这位是我的经纪人,叫小刚。”

    余彬吐出一个烟圈,说:“我是做金融产品的,朋友们都喜欢管我叫彬少。至于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嗯,小跟班,拿拿行李,叫他小焱就行了。”

    呵呵,你还真能说啊,不过就冲他拿钱点烟的行为来看,他说什么估计都会有人信了。

    就这样,余彬一边把妹,一边打法无聊的火车时间,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看看手表,已经十点多了。

    经纪人小刚一脸的妒意,看那样子,就好像喝了整整一大摊子醋一样。我摇了摇头,唉,在有钱人面前,你再有脾气,也不顶用。

    似乎被冷落的不习惯,小刚突然说:“美美,闲得无聊,不如我们玩玩游戏,解解闷吧。”

    美美根本就不想理睬小刚,倒是余彬,我估计他是真的闷得慌了,搭了小刚的话头,问:“玩什么?”

    不管是谁回答的,小刚只要把握好机会,就能加入跟美美的互动中,所以他很乐意的对余彬说:“等我拿出来你就知道了。”说完,小刚在自己的箱子里面翻找起来。

    余彬双手抱头,往后一趟,懒懒的说:“该不会是打扑克吧,我可不玩。”

    “不是不是。”小刚边说边拿出一个碟子、一张叠起来的纸。

    我也有些好奇,起身看去。

    那个碟子很普通,就是我们平常蘸醋的小碟子,手掌心大小,唯一有点特殊的是碟子的一个边角有个红色的尖头。

    小刚把叠起来的纸打开,这张纸铺开大概是四十厘米长宽,纸上写满了汉字,一行行一列列,很规整。

    “这是要做什么?”我不禁好奇的问。

    小刚说:“我们来玩碟仙。”

    所谓玩碟仙,就是请鬼,让鬼来解答一些我们的问题。这样的游戏在韩国以及中国台湾玩的人比较多,但是在内地还不是有太多的人玩。没想到这个小刚竟然喜欢玩这个。

    由于我跟余彬都是干捉鬼驱邪这一行当的,所以对鬼物都比较敏感。我看了看余彬,向他眨眨眼,示意他不要玩,以免出什么意外。

    余彬看到我的暗示,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于是余彬开口说:“就让我们玩个痛快吧!”

    你妹夫的,我居然还向他做暗示,简直有够傻。

    小刚本来就想玩,美美虽然一开始不大愿意玩,但是听到余彬说要玩,于是她也装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呵呵,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被余彬的金钱给吸引了。

    玩碟仙最好是两人以上,十人以下,奇数,女生比男生多一点,这样容易请来碟仙。可是我们也不是那么讲究,加上我也根本不愿意让他们请来什么碟仙,所以我也加入进去。

    这样,我们四个人,成了偶数,而且还是三男一女,请来碟仙的可能性应该很小了。可是我忽略了一个细节,我们的人数是“四”,音通“死”,这也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但是我们现在都还没有一点点的意识,根本没想到会有什么危险,于是我们四个人在完全无戒备的情况下玩起了碟仙。

    小刚把纸铺好,将碟子放在纸张的正中间,然后将右手的食指按在了碟子上面。我们三个人都按照小刚的做法,一个个把手指都按在了碟子上。

    “下面,就开始玩了。”小刚故意压低声音,显得神经兮兮。“你们跟着我一起念,碟仙碟仙,我有事问你,快快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