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塑料眼珠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3本章字数:2131字

    陈老伯一脸慈祥的看着我,站在我的身后,可是我根本就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哪里知道身后会有人,被他吓了一跳,不由得喊了出来,一嗓子也引起了屋子里面的小孩的注意。

    “陈老伯,你没声没息的,可吓死人了。”我没好气的说。

    陈老伯笑了笑,然后看了看屋子里面,我也看过去。

    只见那个小男孩已经钻进了被子里面,假装睡觉了。

    “那是我孙子,陈子明。”陈老伯说。

    “他是怎么了?我看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好像在跟空气说话一样。”我好奇地问。

    陈老伯叹了口气,说:“我也不太明白,自从上个星期子明生病发烧之后,等他好了,就再也不再外人面前说话了,只会在晚上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对着空气说话,自言自语。我找村里面的大夫来看过,大夫说孩子身体没事儿,是他自己不肯说话罢了。”

    听老伯这么说,我感觉陈子明的状况有点像自闭症,可是也没有听说过有那个人是因为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才得了自闭症的啊。

    有些摸不着头脑,干脆不想了,我实在累得不行了,困得要死,于是跟老伯摆了个手,回我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隔天的中午。

    等我起床的时候,太阳都升得老高了,其他人都已经干活的干活,游玩的游玩,各忙各的了。

    我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到了屋外。余彬冲我笑了:“没看出来,你还挺能睡的嘛。”

    我走了两步,伸了个懒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还真别说,大山里面的空气质量,真是三个字:顶呱呱。

    一转眼,我又看到了那个小孩,陈子明。他正趴在一张小板凳上写暑假作业。

    想起昨晚的事,我还是有些不舒服,要是我以后的孩子也想这样每晚不睡觉,自言自语,那可怎么办。

    往口袋里面掏了掏,想找出两片口香糖嚼一嚼,可是只掏出了几片破纸,口香糖不见了。一定是走山路的时候不小心给弄掉了。

    我走到陈子明身边,问:“嘿,子明,这里有商店吗?我想买盒口香糖。”

    陈子明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说话。他的眼袋已经开始有些发肿了,应该是太久没有睡觉导致的。

    余彬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后背,说:“没用的,我已经跟他说了很多话了,他一句都没有回答我,应该是个哑巴吧。”

    小子明忽然放下作业,跑开了。

    我很无语的看了一眼余彬,“你真是的,有这么说小孩子的吗?伤人家自尊心了。”

    余彬双手一摊,“好啦好啦,算我不对。我们还是快去找陈雕吧,办正经事要紧,不要浪费时间了。”

    说的也是,于是我们找来陈老伯带路,到了陈雕的家门口。一路上,我看到村民们以一种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没有见过什么外来人吧,所以好奇。同时我也发现,村民的生活状况实在不太好,每个人的衣服都很破旧,他们的家里面陈设都非常简单,家具什么的有些都烂了。

    唉,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等到了陈雕的家门口,陈老伯上前敲了两下门,喊:“小黑,我给你找的高人来了,开开门,让人家看看。”

    过了片刻,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一个面色发灰,眼神黯淡无光,精神状态非常糟糕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面。

    我跟余彬互看了一眼,太明显了,这人完全就是一副被鬼跟上了的样子,所有特征都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我拿出八卦镜向他照了照,镜子里面出现的是人类的模样,还好,他没有被鬼上身。

    陈雕有气无力地说:“二位高人,求你们,救救我,我、我好难受啊。”

    余彬说:“进屋说话吧。”

    陈雕把门完全打开,让开身子,让我们三个人进去。

    甫一踏进屋子,一股恶臭就冲进鼻子,我瞬间就有种想吐的感觉,陈老伯则直接跑了出去,呕吐起来。

    这间屋子已经成了鬼物的乐园了吗?阴气这么重。

    余彬也感觉非常不好,从来没有见过阴气如此重的屋子。

    我问陈雕:“你的这间屋子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重的恶臭味的,而且,你呆在里面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吗?”

    陈雕抬起灰色的脸,说:“恶臭?有吗,我没有感觉到唉。”

    正应了那句话,如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如鲍鱼之室,久而不闻其臭。陈雕是呆的太久了,都感觉不到臭味了。

    这里是真的呆不了人了,我跟余彬先后跨出了大门,奇怪的是刚一走出屋子,那股恶臭味就消失了,闻不到了。

    太奇怪了,屋里屋外就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怎么会差距这么大。

    我心里面估量着:这间屋子有问题,恶臭味被锁在了屋子里面。

    我们把陈雕拉到院子里面,别的不多说,让他先打开自己的衣服,让我们看看他胸口的眼睛再说。

    陈雕脱去上身的衣服,露出了胸口的那只眼睛。眼睛的部位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正好落在了陈雕的乳、、头上面。

    眼睛成黑色状,其实与其说是眼睛,更不如说是一颗眼珠子。

    我细细的看着,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这颗眼珠子根本就不像是人类的。准确的讲,它不像是肉做的,反倒像是塑料做的。

    为了明确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我伸出手去触碰了一下那颗眼珠子。从手感传来的直觉告诉我,我的猜想没有错,这是一颗实实在在的塑料做的眼珠子,跟我胸口长得那颗直至在在的肉眼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我再仔细看了看,那颗塑料的眼睛似乎是从身体里面长出来的,又好像是外力强行嵌入身体里面的。

    我看了看余彬,问他有没有什么发现,他摇摇头,没有发现。

    这时候,跑过来一个人,我抬眼一看,是陈子明,而他的手里面正拿着一盒口香糖。

    陈子明走到我跟前,将口香糖塞到我手里。

    我看着手里的口香糖愣了,原来他刚才跑走,不是因为自尊心手上,而是去给我买口香糖去了,我心头不禁有些暖暖的。

    突然,我看到陈子明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发现陈雕恶狠狠的看着陈子明。

    不对劲,他们两个之间,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