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吸血僵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4本章字数:2185字

    我被自己看到的景象吓坏了,连忙招呼那些还在坑里的人:“快上来,快快快。”

    那些壮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很淡定的往上面爬着,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我冲着他们大喊:“快点啊,别磨蹭。”

    可是由于雨下的很大,地面上都湿了,泥泞的很,他们都有些难以爬上来。

    其中几个人挣扎着爬了上来,剩下三个人还在坑里面奋力的往上爬。

    此时我已经看到原本已经被盖起来的棺材盖子,此时正一上一下的颠簸着,就好像我们平时坐公交车行驶在不平整的土地上。

    里面的东西要出来了吗?

    我把阴阳伞交到陈老伯的手上,然后跑到了坑前,伸手去拉还在坑里面的人,顺便跟其他人说:“大家都来搭把手。”

    在我的招呼下,几个人都过来一起拉坑里的人。其他的两个人很快就被拉了上来,但是我这边的这位,由于体重较大,加上这边的泥土已经完全松弛了,一碰就掉。

    结果一不注意,不但没有把坑里的大汉给拉上来,我自己反而被拽了下去。

    扑腾一下,我一屁股跌到在坑里面。

    坑里的水已经比较深了,我坐在坑里,整个身子都快给弄湿了。

    我赶紧站了起来,雨水浇到我的头上,加上山里的冷风吹着,弄得我有些发抖,牙齿疙瘩疙瘩的打颤。

    余彬在上面喊:“怎么样,不要紧吧。”然后把手给递了过来,准备把我给拉上去。

    就在我想要伸手抓住余彬的手,上去的时候,我从余彬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恐惧。

    是什么东西会让久经沙场的余彬都会感觉到恐惧了?

    我感觉后背凉凉的,有阵阵阴风吹过。

    转过头来,看到棺材的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而里面的死尸,却不见了踪影。

    “陈建业了?死尸了?哪里去了?”我问余彬。

    余彬伸手一指我旁边,吼道:“就在你跟前,快抓住我的手,快。”

    经过余彬的提醒,要是平时受过训练的军人,会第一时间抓住余彬的手,想办法爬上去。可是我不是军人,没有经过特殊训练,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抓余彬的手,而是在人的最本能的好奇心的驱使下,扭头看向了自己的身旁。

    余彬说的不错,陈建业就在我的身旁,跟我不到半米远,直愣愣的站在那儿,张开吐着黑气。

    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气体,居然能够穿透雨水,还能够通过肉眼看到。

    余彬提醒道:“小心,那是尸气,吸收了尸气就麻烦了。”

    这下糟了,好好的一次迁坟居然变成了僵尸觉醒了。

    陈建业的尸体吸收了日精月华,练就了不腐之身,加上闪电的电流激发,由一具普通的死尸活活的变成了僵尸。

    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个破道士廖轩君早就死了一万多次了。什么日子迁坟不好,偏偏要选择这种雷雨天气迁坟,你不看天气预报的吗?!

    突然,陈建业似乎觉得该活动活动了,艰难的迈着步子,漫无目的的摸索着。

    这里要说一下,很多人对僵尸有误解,以为僵尸就像电影厘米看到的那样一跳一跳的,其实不然。

    如果是土葬的话,在人死后会用细线把人的双脚给绑起来,这条线叫做牵魂线,目的是为了死去的亡魂能够在黄泉路上歇歇脚,但是在下葬之前第三天就要把牵魂线给解开的,因为差不多在三天的时间内,亡魂就会走完黄泉路。

    所以,如果是还没有下葬就诈尸的话,那僵尸会一跳一跳的,因为他的脚还被绑着。

    但是在下葬之后诈尸的,就不会跳了,因为下葬前已经把牵魂线给解开了。

    而此时的陈建业已经下葬十多年接近二十年了,自然早就解开了牵魂线,也就是说他是可以正常走路而不是一跳一跳的。

    以前遇上的鬼都是看不见摸不着,可以穿墙啊之类的,这次碰上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可是给我的震撼要比那些鬼还要大。

    你要是看到一具死尸突然蹦起来了,还在走路的话,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

    我这会儿才想起来要去抓余彬的手,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陈建业一下子就朝我蹦了过来,张开嘴向我咬了过来。

    当他张开嘴的时候,我看到他的两颗长牙露了出来,特别明显,比平常的牙齿长了一倍,有点像狗的牙齿。

    说实话,我确实被吓到了,长这么大还从没看过有人的牙齿这么长的。

    我往后一倒,余彬也把手缩了回去,齐齐躲开了僵尸的攻击。

    坑上面的那帮人早就被吓坏人,做鸟兽散,女人们尖叫着跑了起来,也不管大雨淋湿了衣服,鞋子掉了就光着脚踩在泥泞的山地上,疯狂地逃散开。

    至于那个道士廖轩君,更是第一个跑掉的,像他这样对鬼物有一定了解的,肯定在第一时间就发觉不对头跑掉了。

    你大爷的,我在心里不停地诅咒那个挨千刀的,不怕你不会看病,就怕你不会看病还假装会看病,乱开药。

    余彬把阴阳伞拿了过来,打开,将平日里搜集的一些太阳精气全部打在僵尸身上。

    可是令我们不敢置信的是,僵尸不但没有受到伤害,还显得很享受、很满足。

    我冲着余彬喊道:“这货平日里就是受了日精月华,修炼成精了,太阳的精气对他已经起不了作用了,反而会帮助他修炼,快把阴阳伞收起来。”

    余彬赶紧收起伞,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坑里面还有一个哥们,就是那个害我被拽下来的大汉,此时他像一个小女生一样躲在角落里,哭哭啼啼,嘴里面不停说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可是,僵尸是没有人性的,他不会因为你的可怜、求饶而放过你的性命。

    它需要的只是鲜血,他需要鲜血来维持自己的活动得以延续。僵尸吸血就跟人类吃饭是一个道理,仅仅是生命的需要,本能的反应。

    僵尸一口就咬向了那个壮汉的脖子,壮汉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我看到壮汉的血液被一点一点的从僵尸的长牙里面流进去,没多久,僵尸松开手,仰起头,显得很满足。

    而那名壮汉,此时脖子上出现了两个牙齿洞,脸色惨白没有血色,显然,他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了。

    可能是因为沉睡太久了,僵尸陈建业吸完一个还不够,看了看我。

    一步一步,陈建业向我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