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制服僵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4本章字数:2132字

    余彬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问:“三火,你搞什么了?又让子明吃花生,又是叫他喝水的,想让他拉肚子啊?”

    我没理他,独自一人走到厨房里面,找出一个饮料瓶,用剪刀把上面的口子给剪的大了点,然后拿着瓶子走到了桌子前。

    我把瓶子交给子明,说:“子明,想尿尿吗?听叔叔的,就尿在这个瓶子里面。”

    子明接过瓶子,很懂事的点点头,然后跑到一边,脱下裤子,尿了起来。

    余彬就更不明白了,“三火,你就不能支个声啊,神神叨叨的,想干嘛啊?”

    等到子明尿完之后,我把瓶子接了过来放在桌子上。

    这一动作直接把余彬给吓到了,他连连退后数步,用手捏着鼻子,说:“你大爷的,没想到你还有收集尿的嗜好啊?不早说,刚好我这里也有,要不要一起给你。”

    说完,余彬作势就要脱裤子。

    我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说:“得了吧,你还是把那玩意儿收好,别给小鸟当成虫子给叼走了。”

    “我日,你的才跟虫子一样大了,我的绝对有香蕉那么大,不信我脱给你看。”

    我赶紧捂着眼睛,“你妹夫啊,太恶心了吧。”

    “我恶心?你玩尿就不恶心了啊?”

    经过一系列的倒腾,我们最后达成共识,我把尿远远拿开,余彬也不脱裤子了。

    然后我跟他解释起来,“我让子明吃干花生就是让他口渴多喝水,喝了水就能多尿一点。像子明这般年纪的童子尿对于僵尸的杀伤力还是不小的,我们能多做一点准备就多做一点,没什么坏处。”

    余彬用他那邪恶的眼神看着子明,说:“你咋知道他就是童子了?就不许人家早熟破身啊。”

    我一把推开余彬,这货整天没个正经。

    长夜漫漫,我跟余彬轮流守夜,我守前半夜,余彬守后半夜,以防僵尸半夜来袭。

    前半夜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就叫醒余彬,让他换班,自己睡觉去了。

    睡着睡着,我就隐约听到村子里面有狗吠的声音,而且还叫的很厉害,我睁开眼睛,问余彬:“嗨,神棍,外面是不是出事儿了,怎么狗叫的那么厉害?”

    谁知道余彬那小子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简直没把我气死。

    我一把推醒余彬,说:“快,拿上家伙跟我出去看看。”

    我跟余彬分别拿起家伙往狗吠的方向跑了过去,同时我也没有忘记把那瓶尿给带上,一路上余彬都离我远远的,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事发地点,一条大黄狗在那里叫个不停,地上有一只死掉的大公鸡。

    我走进一瞧,公鸡的脚腕子上还绑着红绳子,应该是村民听从了我的意见用来避僵尸的。我蹲下身子,发现公鸡身上有两个大的牙齿洞,体内的血被吸干了。

    “啊~~!”不远处的拐角传来男人的吼叫声。

    我放下公鸡,跟余彬快步跑到了拐角处,一转过来就看见一个身穿道服的道士正拿着桃木剑在那边张牙舞爪的摆弄着。

    “是廖轩君。”

    而廖轩君的面前则是陈建业,也就是那只僵尸。

    “帮忙吧。”我对余彬说道,虽然跟廖轩君不太和睦,但是好歹也算同行一场,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可是,廖轩君也看到我们了,一边应付僵尸一边说:“你们两个废物还不快点滚,被给老子碍手碍脚。”

    这人,口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廖轩君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黑驴蹄子对准了僵尸,嬉笑道:“死怪物,来啊,你以为你能奈何的了本道爷吗?”

    谁知道僵尸根本就不怵黑驴蹄子,张口就咬。廖轩君慌乱之下,将一瓶黑狗血泼在了僵尸脸上。

    僵尸闻到血腥味,狂性大发,变得更加的凶狠,一下子就抓住了廖轩君的一条胳膊。

    “不好!”我不能在犹豫了,要是廖轩君在我面前被僵尸咬死的话,我的内心一定会很自责。

    我将事先准备好的一瓶童子尿全部都泼向了僵尸,童子尿一触碰到僵尸的身子,就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好像小炮仗一样,不停地炸。

    僵尸很痛苦,一用力,居然将廖轩君的一条手臂给拽了下来!

    “啊~~!!!”廖轩君发出杀猪般的嘶吼声。一个大活人被活活拽掉手臂,那种疼痛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到的吧。

    我赶紧把廖轩君给往回拉,趁着僵尸被童子尿弄伤的刹那,余彬将一张符纸贴在了僵尸头上。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法力不够的原因,符纸根本没有起到效果,一下子就脱落了。

    我一看之下明白了,僵尸脸上全是黑狗血,刚才余彬太过用力,把符纸上都弄得黑狗血,“敕令大将军到此”七个字都糊成一团,这样的符纸怎么可能发挥得了效果了?

    “用墨斗。”我朝着余彬喊道,然后将墨斗里面蘸上朱砂的线拉了出来,将一头交给了余彬。

    余彬一个标准的跟头翻到了僵尸的身后,然后将那头扔回给我。我拿着两头用力一扯,朱砂线就将僵尸的双脚给绊住。

    僵尸的脚刚一碰到朱砂线,就像沸水烧开了一半,直冒热气,僵尸疼的嚎叫起来,滚倒在地。

    而我此时已经很快的摸出一块口香糖在嘴里面嚼了起来。

    “你拖住他,别让他起身。”

    余彬拿着桃木剑,用自己的血给桃木剑开了锋,调到僵尸的后背上,一剑就刺了下去。

    由于僵尸的躯体比较硬,加上桃木剑本身就不是什么锋利的兵器,所以这一剑紧紧是给僵尸带来了一点痛苦,而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僵尸双手一撑,将余彬撂倒在地,然后就像余彬爬了过去。

    余彬将桃木剑刺向僵尸,岂料僵尸一口咬住桃木剑,然后咬成了两段!而余彬就只有眼睁睁看着僵尸向自己爬过来而无能为力了。

    我把口香糖吐到手掌心,拍扁,取出身上的符纸,粘在上面。

    眼看着余彬就要被抓住,我也过不得那么多了,飞身抱住僵尸,将粘有口香糖的一面贴在僵尸的脸上。

    口香糖跟黑狗血混在一起,黏在了僵尸额头上,没有损伤到符纸。

    僵尸被符纸控制住,动弹不得。

    我看向被吓得惊魂不定的余彬,两个人相视而笑,长长的舒喘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