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青衣女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4本章字数:2020字

    “红色高跟鞋,哪儿了?”余彬指着窗外问我。

    我来回瞧,就是瞧不见了,奇了怪了,明明刚才还在,怎么一眨眼就消失了。这也坚定了我的想法,这间房绝对不干净。

    余彬打着哈欠回到地铺上,一边躺下一边说:“好了,睡吧,别疑神疑鬼了,咱都是修行有道之人,一般鬼物不敢靠近的。”

    他的心倒是挺大的,我可没他那么心宽。

    可是到了深夜,我也架不住连日来的疲乏,困得实在不行了,心想就打一个盹吧,也不会怎样。

    于是我就倚着墙,将脑袋靠在墙上,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就在我迷迷糊糊之中,听到卫生间有抽屉拉动的声音。

    都这么晚了,会是谁了?难道是余彬那小子闲的没事儿干吗?

    我睁开眼睛瞧瞧,却发现余彬依然睡在那里,没有动过。我再去看陈圆,他也是睡得很沉,根本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他们两个都睡着,那么现在卫生间里面的人会是谁了?

    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小偷,在这个不太平的时代,小偷是很猖狂的。

    我赶紧爬起身,往卫生间走了过去。我蹑手蹑脚,也没穿鞋,生怕被里面的人听到脚步声做好准备。

    一步两步三步,我慢慢靠近卫生间的门。

    然后,我悄悄打开那扇门,将眼睛凑了过去,想要看看里面是谁。

    就在我打开门的一瞬间,一张青灰色的女人脸随着门的打开出现在我的面前,刚好跟我凑过去的脑袋紧紧靠在了一起。

    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嘴唇艳的发紫,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像是在看我,又像不是。

    我被吓到了,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不停地往后退,冷汗都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什么东西!”

    等到我离她有一米多远的时候,方才看清她的全貌,一生青衣,手里面拿着一面镜子,那面镜子看起来很眼熟。

    我想起来了,是梳妆台上的镜子,她居然给取了下来。

    是鬼,没错。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女鬼了,但是猛然间再次看到,还是觉得心里面毛毛的。

    我顺着她的衣服往下看,就看到了她的脚,一只脚光着,而另外一只脚则穿着那只红色高跟鞋!

    我咽了口吐沫,抑制恐惧的情绪。

    青衣女鬼似乎并不在意我是否在看她,居然在那边一边照镜子,一边梳妆打扮了起来。

    她转过身,背对着我,而我却移动也不敢动。

    忽然,她从镜子里看到我的脸,转过来大声说:“不是你,你不是我的丈夫!”

    说着就作势要来掐我的脖子。

    也不知道鬼物是不是都喜欢掐人的脖子,鬼是这样,僵尸也是这样,还能不能有点新意了。

    这时候,余彬打了一个喷嚏,说道:“怎么这么冷啊?”然后揉揉眼睛坐了起来。

    青衣女鬼看到余彬之后,脸色变了变,又钻回了卫生间,门一关,不见了动静。

    余彬看着在地上大喘气的我,好笑道:“嘿,你是怎么了?做噩梦了还是摔了一跟头啊?”

    我没心情跟他开玩笑,我只知道,这间房是住不了了。

    我看到余彬脖子上的巨大金佛珠,明白了,可能是有法宝护身的缘故吧,余彬跟陈圆都没有受到女鬼的骚扰,而偏偏只有我被女鬼弄得浑浑噩噩。

    他们呆在这间房是没问题,我是不能呆了。

    我冲余彬摆了摆手,说:“你继续睡吧,我睡不着,出去走走。”

    “哦。这么晚了,没事别瞎跑,回头给人贩子给拐跑了。”余彬调侃两句就睡下了。

    我摸出口香糖,现在也只有这个能给我一丝安宁了。

    我拿好钥匙,走出房间,将房门关上,然后一个人来到外面。

    外面还是挺热闹的,虽然是深夜了,但是对面的KTV以及整条街的发廊、洗脚店都开灯营业,时不时就有顾客上门。

    我还没走出几步,就有一位穿着很简单衣服的女人凑上来,说:“嗨,帅哥,要做个大保健不?”

    我回头瞅了瞅她,二十多岁,样貌也挺好,就是妆画得太浓了,还抽着烟。

    我对这样的女人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摇了摇头,“不做。”

    她很鄙视的朝我呸了一口,又去勾搭另外一个男人了。

    每个人都是出来混的,都不容易。做她们这一行的,吃的就是个青春饭。等年纪大了,带着一身的疲倦跟肮脏的身体,不知道有哪个男人肯接手了。

    我在街道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由于事先就预料到外面会比房间里面冷,所以我已经准备好大衣,这会儿刚好给自己披上。

    夜风冷冷,回首岁月,听着张国荣的《沉默是金》,独自感受夜的寂寞。渐渐地,我闭上眼睛,睡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我睁开眼,发现自己上上下下的口袋都被掏了一个遍,口袋都是翻着的。

    也好在我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出来就带了一盒口香糖跟一串钥匙。

    我看了看,钥匙还在,口香糖倒是不见了。

    还别说,一大早,挺冷的。我架不住寒冷,将大衣裹紧了些,回到旅馆。

    一路小跑上了二楼,大白天的,青衣女鬼应该不敢出来找我麻烦了吧。我将钥匙插进钥匙空,扭了扭,打开了锁。

    我推开房门,当看到里面的情形时,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我什么都没看到。

    地铺还在,余彬不见了;大床还在,陈圆不见了。

    我在房间里面喊了喊,到处找,都找不到他两的身影。卫生间我也找过,就是找不到。

    现在我有些后悔了,为什么没有及时让他两出来,离开这个不干净的房间,要是他们两个出了什么事请的话,我该怎么办,这一切都要怪我。

    越找越急,我急的直跳脚。

    忽然,从对面房间传来两声尖锐的女孩子的叫声。

    “流氓~~!!!”

    “救命~~!!!”

    我走出房间,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就看到对面房门突然打开,余彬跟陈圆两个人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