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青女鬼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4本章字数:2043字

    青女房?那又是什么?出来余彬以外,我们其他人都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也就只有余彬才能直到得知么多吧。

    我问他:“快说说,什么事青女房?”

    余彬说道:“相传一位宫女被未婚夫背叛,变成了黑齿蓬头的妖怪,每晚会拿着镜子打扮,如果看到她的人不是她的未婚夫,那么就会被她杀死。”

    那也是古时候的宫女啊,再说,那只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怎么会跟我们现在的事情联系起来了?

    不过,我又一想,似乎还真有那么点类似了。

    同样是被未婚夫背叛,同样是晚上拿着镜子,同样是杀死不是她丈夫的人,在这三点上已经完全吻合了,而且那个女鬼还是穿的一身青衣。

    只要满足了某种特定的条件,那么变成的鬼物就可能是同一个鬼物。

    就像有人掉入水里淹死了,他就可能变成水鬼,水鬼并不是特指哪一个鬼,而是代指的某一类的鬼。现在的青女房也是这样,花魁娘子满足了各种条件惨死后,魂魄变恶,寄宿在旧式梳妆台里面,使得我们住的房变成了青女房。

    还真是头疼啊。

    我问余彬有没有对付青女房的办法,他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也是啊,对鬼他虽然了解的比较多,但是对于怎么捉鬼,他就不是太在行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青女房,是把旧式梳妆台烧毁还是到花魁娘子的坟上去上香?根本就无从得知。

    要是做的不好的话,就不是浪费时间那么简单了,很可能会惹得青女鬼雷霆大怒,怨气大升,到时候就更难对付了。

    我搓了搓手掌,不好办啊。对了,刚刚旅店经理不是说让我去找什么至善大师吗?难道大师真的有对付青女鬼的办法?

    可要是大师有办法的话,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解决了,非要只是震慑住,而不解决掉,弄得青女鬼依旧可以找到机会出来兴风作浪。

    我对大师的法力感到担忧。

    可是现在我们貌似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法子可以对付青女房了,算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去找大师看看。

    于是,我们从旅店经理口中问清楚了上山的路,以及那座寺庙的位置,动身。

    山并不高,我们很快就上到了山上。

    山上寺庙很多,整个山脉连起来一片寺庙群,一座接一座。我们三人分开寻找,以便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清音寺。

    虽然知道清音寺的大致方位,但是这里面的四面实在是太多了,弄得我都有些迷路了。

    一个和尚经过我身边,我上前行了个礼,问:“大师,您知道清音寺在哪里吗?”

    那个和尚将手递出来,说:“问路,五十。”

    这什么出家人啊,怎么张口闭口就要钱,还很不要脸的直接把手伸了出来,看架势应该是轻车熟路干的多了。

    也是,想要在这座山上找到一座特定的寺庙,不找当地人问一下,很难找得到吧。

    无奈,给就给吧,现在的和尚不吃斋念佛,就想着怎么挣钱了。

    我掏出五十给和尚,没好气的问:“现在可以告诉我清音寺的位置了吧?”

    和尚将五十块塞到口袋里面,点了点头说:“可以。你问清音寺啊,我不知道啊。”说完就打算跑。

    我简直快气疯了,不知道你还敢收我五十块?我一把抓住和尚的袖子,想要讨个说法,谁知道不抓不要紧,一抓之下,周围围上来七八个和尚,一个个凶神恶煞,块头都很高大。

    这情况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对了,这不就是切糕党常干的事儿吗?

    得,惹不起咱躲得起,认怂。现在不是跟和尚打架的时候,如果今晚找不到清音寺,找不到至善大师的话,我这条命可能就玩完了。

    松开和尚的袖子,叹了声晦气,我继续找清音寺的位置。期间跟余彬、陈圆通了几次电话,都没有发现清音寺的位置。

    不至于吧,怎么那么难找。

    渐渐的,天可就黑了。

    我可能茶水喝的比较多了,有点想上厕所,可是看看附近也没有什么地方有厕所啊。

    一转眼,看到一间寺庙后面是个荒秃秃的小山丘。

    “到山丘后面方便一下吧,它挡着视线,应该不至于被人家看到。”

    我三步并着两步来到了山丘后面,这里长着一颗松树,山丘挡着视线,外面也看不到里面有什么情况。

    “就是这里了。”我咬字不清,把“是”说的像“死”,所以听起来就好像是“就死这里了。”

    就听见风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到我的耳中:“你要死在这里吗?”

    我被吓得一个机灵,尿意全无,突兀的来这么一出谁受得了。

    我四下环顾,也没有发现什么女人。

    我再抬头一瞧,不知道何时,有一个女子站在了土丘顶上。

    女子生的花容月貌,皮肤细腻,嘴唇鲜艳、眼睛有神,笑起来叮铃铃响,像是银瓶碎地。

    好美。

    女子一手捂着嘴,一边笑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她不停地向我招手。

    同时我发现,她在向我招手的时候,身子还在向后飘。我确定是飘,因为她的双脚是离地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竟然没有一丝害怕,还有着一点点的享受,就特别想要来到女子的跟前,跟她在一起。

    我想要往土丘上面爬,在这时,我一仰头,看到了女子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面镜子,而女子正通过镜子在观察我的容貌,嘴里还低低念着:“不是他,他不是我丈夫。”

    是青衣女鬼,我脑子瞬间就清醒了,刚才应该是中了女鬼的邪术,差点就上了他的当。

    一眨眼,青衣女鬼消失了,等我再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一处恢弘的寺庙前,依旧向我招手。

    我很奇怪,这里原本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小山丘、一颗松树,什么时候变出来的寺庙?

    可是我的身子好像不听我的使唤,自己就像青衣女鬼走了过去。女鬼飘进了寺庙,而我眼看着就要跟进去了。

    突然,一股巨大的拉力从身后拽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