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血肉做泥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5本章字数:2047字

    怎么又是“死”签?

    不只是楚晴雨,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还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戏谑道:“哈哈,老天爷该不会是想看美女的底裤,故意玩她吧。”

    那人估计楚晴雨一个人好欺负了,没看到旁边站着的一米八几的钟啸天。结果可想而知,那个人被钟啸天打掉两颗门牙,屁股还被踹了一脚,灰溜溜的跑走了。

    钟啸天这人,人性不坏,但是做事太冲动,容易上脑子,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打架。他连自己的女朋友都能推下阶梯,更何况对其他人了?

    我叹了口气,以后跟他相处,还是不要随便开玩笑,这样的人,你跟他谈谈人生、互帮互助是OK的,你要是跟他随便开玩笑,估计有的死了。

    有了前车之鉴,长发男--邱林自然不敢说出让楚晴雨翻跟头的话来了,他那么精明,怎么可能让自己吃到一点亏了。

    邱林咳嗽两声,将“死”签放回筒里,满脸堆笑,说:“对待美女跟对待别人怎么能一样了?这样,我就再给这位美女一次机会,来,你抽一根。”

    楚晴雨有了前两次的不快,这回已经不想抽了。钟啸天对她说:“抽吧,怕啥。”

    楚晴雨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人,一咬牙,不就是抽了两次“死”签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随后,她特意挑了一根边上的签,因为她记得刚才将“死”签放回了中间位置的,虽然摇了一下,但是应该不会摇到边上来吧。

    这回一定不会再是“死”签了。

    楚晴雨将签拿起来一看,整个人脸色瞬间苍白,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她手上拿的,依旧是“死”签。

    晚风吹过,撩起楚晴雨的长发,此刻她虽然身处人群之中,但是看上去却显得那么的落寞。

    钟啸天看到女朋友伤心、害怕的样子,急了,一把打翻抽签筒,抓住邱林的脖子,吼道:“你搞什么?筒里究竟有多少根死签?”

    邱林一脸的无奈,指着散落的签,说:“你自己看啊,一百根签,就那么一根死签,被抽到的概率那是一百分之一啊。而且还是连续三次被抽到,一百分之一的三次方,那概率是百万分之一啊!你女朋友手气这么好,不去买彩票简直是种浪费。”

    钟啸天一开始不信,等到他将散落的签一一检查过之后,才发现,除了楚晴雨手上的那根“死”签,其他的居然真的都是“生”签。

    楚晴雨“啊”的一声,将“死”签给丢到了,既害怕又生气,什么都不想,回旅馆了。钟啸天跟在后面,一路安慰。

    就这样,本来一场蛮开心的促销活动被搞得一团糟。

    我跟余彬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面都明白,这件事,可大可小,要真是因为运气差,遇到了这种小概率事件那也就罢了。要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的话,楚晴雨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了。

    要知道,她抽的签上面可是刻着“死”的。

    第二天一早,钟啸天跟楚晴雨就来跟我们道别,准备回去了。我奇怪他们不是来找天眼神人的吗?怎么现在还没见到人,他们就着急回去了?

    钟啸天看了一眼闷闷不乐,还有些神情慌张的楚晴雨,没有说什么。

    其实我也明白了,他们应该是觉得这个地方晦气,不能再呆了,所以临时决定离开。毕竟谁碰上昨晚那么不开心的事情,心里面都不会觉得好受吧。

    我准备送他们一程。

    下山就不走阶梯了,他们决定坐大巴下去。

    我们再一次来到那个凉亭,三个人围着石桌坐下,随便聊聊。

    天很拦,太阳也挺大,暖风吹在身上还挺舒服的。

    “滴~滴~”大巴车从山上慢悠悠的驶了下来。

    “那毕焱哥,我们先走了。”钟啸天跟我道别,我微笑着点头,说:“以后常联系。”

    因为他们买的东西还挺多,钟啸天一个人有点拿不下,而楚晴雨一脸的忧郁,根本没有来帮忙的意思。所以我就走过去帮助钟啸天拿行李,两个人一起搬。

    我们在凉亭里搬行李,而楚晴雨则走了出去,先去等待大巴车。

    大巴车,一开始开的很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它行驶到老槐树的时候,突然间,速度就变得快了起来,那感觉就好像是司机突然加大了油门,又或者是刹车一瞬间失灵了,总是大巴车飞一般的冲了过来。

    而且大巴车在冲下来的时候,方向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是向山下行驶的,这会儿突然向路边冲了过来,而此时站在路边的,正是楚晴雨。

    “晴雨,快退后!”钟啸天在后面大声喊,可是为时已晚。

    大巴车一下子就撞到了楚晴雨,不仅如此,还将楚晴雨整个身子卷入了车轮下面,紧接着,大巴车拖着楚晴雨的身子在地上行驶。

    楚晴雨的半张脸被紧紧的贴在地面上磨,大巴车行驶过后,地上留下了一长串的肉泥跟血迹。

    就在大巴车过了凉亭之后,突然间速度又降了下来,恢复了正常。车很快就停了,车上的司机赶忙跑下来查看,而车上的乘客全都吓得作鸟兽散。

    “不!”钟啸天被眼前的景象吓蒙了,心里面如刀缴一般难受,将行李丢开,冲向了女朋友楚晴雨的尸体。

    楚晴雨的尸体还在车子下面,被卷在了车轮里面,此刻已经都快成一滩肉泥了。

    钟啸天跪在楚晴雨的尸体前,捶胸痛哭,一个大男人,眼泪、鼻涕,全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的心也痛了一下,明明知道楚晴雨可能会遇到灾祸,明明知道这个路口不太平,为什么我没能做出点什么事情来拯救楚晴雨了?

    我看向不远处的老槐树,风吹着它的树枝轻轻摆动,就好像在嘲笑我的无能,嘲笑人类的卑微。

    “咚~咚~咚~”山上道观传出三声钟声,此时听着,就感觉是在楚晴雨送行。一个青春洋溢的女孩,就这么毫无缘由的归去了。

    我捏紧了拳头,这次不管碰上了什么,我都要将它彻彻底底的消灭,以告楚晴雨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