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树鬼上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5本章字数:2017字

    双鬼拍门,红蜡烛熄灭,代表着鬼物已经悄然上来,随时都能够对我们进行攻击。

    我们刚刚只是觉得有点诡异,现在根本就是觉得恐怖,当一个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态了?

    我跟余彬说:“速度加快点,那玩意儿上来了!”

    余彬明白我的意思,跟我两个人加快了速度,将绳子放下去,那床浇满了汽油的被子一点一点的靠近人面树。

    而钟啸天,他正使劲力气的想要将两根红蜡烛给点燃,可是没用,无论他将蜡烛给点燃多少次,都会在一瞬间熄灭。

    “毕焱哥,点不着啊。”钟啸天无力地说。

    这玩意儿熄了就很难再点着了,所以我并没有太过于吃惊,而是跟余彬尽量加快速度,将绳子让下去,还得保证被子的平稳,使其不至于在空着打转将绳子给搅成一团。

    阴风越来越强,我感觉身上的所有毛孔都在打颤,就好像每一个毛孔都被风灌进去了一样。

    “快点,再快点。”我已经有些着急了,说实话,我根本没有正面对付人面树的好办法,跟它对决的话,输的肯定是我。

    身后,钟啸天一步一步的靠近我。

    我通过余光看到钟啸天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他浑身发抖,面色犯青,额头有一阵一阵的黑色气体飘出来,虽然是在大晚上,依旧是那么明显。

    “鬼上身。”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我冲着钟啸天喊道:“嗨,你没事儿吧?”钟啸天不回答,只是一步步向我逼近。

    不对劲,这小子绝对有问题。

    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了愤怒跟杀戮,这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眼神里面,或者说,他对我本不该发出这样的眼神。

    突然,钟啸天加快了步伐,猛地向我扑了过来。感觉就是要跟我同归于尽,一起掉到悬崖里面去。

    余彬眼疾手快,腾出一只手拽住钟啸天的脚,把他撂倒在地,吼道:“你干嘛,不要命了?”

    我赶紧对余彬说:“小心,钟啸天可能被脏东西上身了。”

    有一些鬼,他本身不具备太强的攻击力,所以他会趁人精神虚弱的时候,强行进入人的身体,将人本身的灵魂给挤到一边,用自己的魂来霸占人的身体。

    这就叫做鬼上身。

    被鬼上身的人是有意识的,但是他的意识已经不能够控制他的身体,常常眼睁睁看着自己做出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比如有人在杀了自己的亲人之后,鬼就走了,留下本尊伤心自责。

    鬼上身对人造成的伤害都巨大的,他会对人的心灵造成无可弥补的创痕,而且还会对被上身者的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被鬼上身的人即使好了,也会觉得恶心、呕吐,大病一场、发烧好几天。

    所以现在钟啸天的情况就是,他已经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钟啸天开口了,却用一种极其不像是自己的嗓音说道:“你们想要跟我作对,我杀了你们。”

    当鬼说出杀这个字的时候,表示他已经很愤怒了。

    同时,我感觉钟啸天虽然是用自己的身体在说话,可是无论说话的语气还是语速,或者神态动作,都像是一个女生在说话。

    是女鬼,这也合理,被种下的本来就应该是一具女尸。

    不知道是不是雍洺髀造的孽,居然弄出一个害人害己的怪物出来。

    钟啸天又扑向了余彬,余彬吓了一跳,连忙用手去跟钟啸天对抗。如此一来,他手中的绳子就掉了。

    我赶紧提醒他:“快抓住绳子,不能掉了。”

    余彬这才用脚将绳子给踩住,而我也将绳子放下去一大截,以确保跟余彬的绳子保持平衡。

    “靠,他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力气好大。”余彬吃力的说。

    余彬的力气不小,连他都这么说的话,现在的钟啸天一定是个力气很大的怪物。

    眼看着余彬就要撑不住了,我将胸口的山神石拿了出来,对着石头说:“山神山神,求求你帮帮我们。”

    由于我们一上山就带着这些石头,而且还吹了三口阳气,所以真到了危急时刻,我相信山神是愿意出来帮助我们的。

    现在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孤注一掷吧。

    我照着钟啸天的后脑勺,将山神石砸了过去,啪嗒一声,山神石不偏不倚,正正当当砸在了钟啸天的后脑勺上。

    就看到一道金光闪过,将钟啸天的整个身子都给笼罩在了金光里面,然后他痛苦的嘶吼着。

    “老公,不要打我,不要。你说什么我都做,不要打我!”钟啸天胡言乱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的样子像极了一个被丈夫施加暴力的家庭妇女,抱头躲窜。

    我心头一惊,这个女鬼生前应该是被丈夫修理的很惨,受了很大的心理创伤,而这样的女人在死后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她们会化成厉鬼向丈夫报仇。

    而这个女人更是很巧合的被埋在了悬崖峭壁之上,长成了人面树,通过残害年龄相近的女子来增加道行。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对丈夫进行报复了。

    还是说,她的丈夫就是雍洺髀?

    一切都不得而知,我只知道,现在再不对人面树做一些什么的话,那么钟啸天的身体跟人面树的魂魄都会被山神的金光给损坏致死。

    我冲着余彬喊:“神棍,快,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撒手,将绳子松开。”

    余彬冲我点点头,“好的屁眼,你数吧。”

    我伸出三根手指,数到:

    一、

    二、

    三!

    在“三”刚刚数完的时候,我们一起松开了绳子,然后下面的一床浇满汽油的被子就掉了下去。

    我伸出脑袋去看,心里面扑腾扑腾直跳,害怕被子被风吹走,功亏一篑。

    好在我们之前的校对都还靠谱,而且现在的山风并不大,那颗人面树的枝桠也够旺盛,所以一眨眼的工夫,被子就挂在了人面树上。

    看着钟啸天痛苦不堪的样子,我拿出了打火机。

    “兄弟,我这就救你出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