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人工呼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5本章字数:2034字

    “快扔啊!”余彬就快要跳起来了,冲我吼。

    我看着悬崖下面的被子,从这里到被子那边有将近二十米的距离,这么大的距离,稍微有一点点的偏差,就会歪掉。

    我咽了口吐沫,沉住气,心里倒数五个数,成败在此一举,要是我没有扔的准的话,那就对不住了,兄弟。

    我最后看了一眼在痛苦挣扎的钟啸天,将手里面的打火机给扔下了悬崖。

    打火机在空中旋转着,火苗一直在燃烧。

    啪~~打火机不偏不倚,真正好落在了被子上。

    被子上面全是汽油,别说打火机的火了,就算是一点点的火苗都能够瞬间起大火。

    扑腾一下,整个被子都被烧着了,连带着下面的人面树都在灼烧。

    风声里面夹杂着许多女人的哭喊声,就好像有一群女人在被烈火灼烧一样。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是被人面树残害的女生的灵魂的呼喊。现在她们全部都被关押在人面树的果实里面,可怜了她们,生前被残害,死后还得惨遭烈火的焚烧。

    至于那个罪魁祸首,我看过去,他除了被金光弄得浑身疼痛以外,还会发出被烈火灼烧的焦味。

    灵魂是鬼物的,可是身体还是钟啸天的,也不知道现在的焦味是从灵魂里面发出来的,还是从身体里面发出来的,要是钟啸天被活活烧死的话,那我就不敢想象了。

    我有点急了,问余彬,“神棍,你有办法把他身体里面的脏东西给拉出来吗?”

    余彬费尽心思的想,说:“有是有,可是怕你做不了啊。”

    我呸了一口,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事是做不了的?我没好气的跟他说:“快告诉我,要怎么做?”

    余彬说道:“他现在是被鬼物的灵魂灼烧所牵连了,只要把鬼物的灵魂拉出来,就可以解救他的痛苦了。”

    我还不知道把鬼的灵魂拉出来就没事儿了?关键是要怎么做?

    余彬说了一句让我有点怪异的话。

    “人工呼吸知道吗?”

    我听完就觉得后背发痒,这,人工呼吸?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余彬说:“人的嘴巴里面是有阳气的,你也说过,给山神石哈三口气,就能祈求山神的保护。所以我们可以用嘴巴里面的阳气将钟啸天体内的恶灵给吸引出来。”

    额,难怪余彬说我办不办得到了,这个动作虽然不难,但是要通过心理这一道防线还是挺不容易的。

    看着被灼烧的很痛苦的钟啸天,我把心一横,算了,人工呼吸嘛,又不是真的接吻,我这是为了救人,有什么不可以的了?

    我擦了擦嘴边的哈喇子,想想那恶心的场面,觉得浑身都不太得劲。钟啸天啊钟啸天,难道我毕焱的初吻就要献给你了?

    来吧!

    我往前冲了两步,准备抓住钟啸天的胳膊。

    可是,我忽略了他身体周遭山神石发出的金光。原本我以为这些金光对我们人类是没有威胁的,谁知道,在我一触碰到金光的时候,就感觉到麻麻的,好像触电一样。

    我被“电”倒在地。

    金光内的钟啸天抱头痛哭,挤出一点声音:“毕焱哥,余彬哥,救我~~!!!”

    是钟啸天,他恢复了一点理智,可是也可以看出来他痛苦的不行了。

    可是,那层金光我根本就不能冲过去,要怎么办?

    这时候,余彬将一串金色的佛珠给挂在了脖子上,冲着钟啸天跑了过去。

    当他触碰到金光的时候,金光瞬间就被击打到溃散。

    没想到余彬带着的佛珠居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我一直低估他了。

    余彬一把将钟啸天搂在怀里,含情脉脉的看着,就好像一对久别相逢的情人一般。

    也不知道钟啸天是不是被烧糊涂了,他居然看着余彬喊道:“晴雨,晴雨~不要离开我。”天啊,他把余彬当成了楚晴雨,而且还在呼喊着她的名字,顺便将余彬抱得紧紧的。

    真是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我看到余彬很艰难的呼吸了两口气,然后将嘴巴对准了钟啸天的嘴巴,两个人吻在了一起。余彬将自己的阳气一点一点的吐给钟啸天,慢慢地,他体内的恶灵受不了这么重的阳气,一下子从钟啸天的身体里面蹦了出来。

    我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拿出阴阳伞,打开,将太阳精气全部打在了恶灵身上。

    “嘭”的一声,恶灵被打的魂飞魄散。

    今晚,山里面女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一直延续到凌晨。

    等到第二天我们再去看人面树的时候,发现已经被烧毁的只剩下一个树根还插在悬崖里面。为了以防再出现以外,我们组织人手下去,将树根都刨出来烧毁。

    在将树根刨出来的时候,发现在树根里面有一具女尸。女尸样貌清秀,二十多岁的样子。

    后来根据警察的调查,这名女子名叫陈秀娟,是雍洺髀的结发妻子,于三十年前失踪,一直未曾找到。

    事情到此总算是水落石出了,雍洺髀将自己的妻子残害致死,埋在悬崖峭壁里面,长出这颗人面树。然后从中获得了一些超自然的能力,以此来赚钱。

    还假装说成老槐树是凶手,我现在都怀疑老槐树是不是雍洺髀为了掩人耳目而自己种植的。

    回去的路上,钟啸天神情依旧落寞,不过比之楚晴雨死的那会儿要好得多了。

    毕竟女朋友的死因弄清楚了,还亲手替女朋友报了仇,烧毁了人面树,心理上总算是舒服点的。

    我们三人带着行李,沿着阶梯下山,之所以不坐大巴,是不想回忆起那段不开心的事情。

    钟啸天问我:“毕焱哥,那晚我好像看到晴雨回来了,她还吻了我,她吻过我之后,我就舒服多了,浑身的灼烧感也消失了,我觉得晴雨一直都没有离开我。”

    我看着故作镇定其实早已经尴尬的汗水都留下来的余彬,笑着说:“那晚,确实是晴雨出现救了你,你可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辜负了晴雨救你的心意。”

    夕阳西下,斜阳的光辉侵染了我们三个落寞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