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跑马促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5本章字数:2097字

    一下了长长的阶梯,我们就跟钟啸天告别了,看着这个悲伤的男人的背影,我再一次奇怪爱情是什么,让人爱的死去活来。

    一路上,我跟余彬没有再多言语,不是无话可说,而是近几日悲伤的气氛让我们还没有恢复过来。

    买了车票,我跟余彬就要分道扬镳,各自回各自的家了。

    我最后将余彬送上列车的时候,他转身看向我,说:“你身上的眼睛很危险,小心。”

    我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我身上的眼睛随时都在散发着怨气,吸引来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是说我每时每刻都有可能遇到危险,所以我得无时无刻不保持清醒。

    列车就要开动了,喇叭里传来列车员提示上车的声音。

    在这最后的几秒钟内,余彬还不忘提醒我。

    “屁眼。”

    “嗯?”

    “答应我一件事。”

    “说。”

    “千万别死。”

    什么时候,活着都变成了一种奢侈?放心,我毕焱不会死,至少五十年内,不会死。

    看着余彬上了列车,列车轰隆隆走掉,我默然转过头。

    时间过得很快,我也搭上了列车,回到了我的那间熟悉的伞店。因为许久没有营业的缘故,店门口脏乱不堪。

    我也没心思去收拾,只是打开门,让久违的阳光照射屋子里面,驱赶走一切的灰暗、不如意。

    还是在家的感觉好啊。

    我将重重的行李丢在地上,人往床上一趴,好想就这样一觉睡到明天早晨。

    “有人在吗?”

    外面的大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有客人上门了?这种天既没有大太阳,又不是下雨天,按理说没有人的,而且我还是很久没营业,刚刚打开店门,这就有客人来了?

    我擦了擦眼睛,回了句:“来啦。”

    我从里屋走出来,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留着长发的男人正站在我的店门口,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把他给认出来了。

    “邱林?”

    这个人不就是在山上给我们玩生死签的长发推销员吗?他也是导致楚晴雨死掉的间接凶手,所以我看到他的时候,感觉不是太好。

    带着一脸的怒气,我走到店门口,不耐烦的说:“怎么,山上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吗?还追到人家里来了。”

    邱林看到我也是一脸的惊讶,说道:“嘿,毕焱哥啊,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你了。”

    听他这么说,不像是特地来找我的样子。可是也不好说,这小子鬼点子特别多,谁知道他是不是给我装瞎了。

    邱林从自己的挎包里面拿出一叠纸,然后抽取一张递给我,“哥,给您这个。”

    我拿过手来一瞅,“阳光跑马场,免费一日爽。”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说:“这啥玩意儿?告诉你,我可是正经人,不干那玩意儿。再说了,我还是喜欢人,对马没兴趣。”

    邱林笑了,“哥,您说的这是哪里话,我这是正经买卖,不是色情服务。”

    “正经买卖?你不搞洗发水促销了?”

    邱林拿出一张名片给我,说:“在山上出了那么大的事,那份工作早就丢了,现在来跑马场搞促销了。跟您说,我们现在正在搞活动,每人限免一日玩,不要钱,还有专车接送。哥,您要不要去玩玩?”

    哎呀,这可就触动我的软肋了,我最为大中华的儿女,自然继承了贪图免费东西的良好品质。一听到专车接送、不要钱玩一天,我的心就痒痒的。

    累了那么多天,我现在还真的就想出去玩玩。

    反正之前在杜鹃村拿了余彬五万块,等于我好几个月的营业额了,可以好几个月不用开店了。得,出去潇洒一回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于是我跟邱林互相留了手机号码,答应明天一早就去跑马场玩玩。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第二天一早,我就换好了衣服在门口等着,果然看到了邱林开着一辆小轿车来了。

    上了邱林的车,他边开车边跟我说,还要去接其他人,然后送我们一块儿去跑马场。

    经过邱林的介绍,我知道他要去接的人是一家三口,户主魏金金,他可和我不一样。我名字里面有三把火是五行缺火,而人家名字里面那么多金,完全是人家老爹爱钱。

    不过这个魏金金真的是个大款,做买卖发了一笔横财。

    唉,为什么我遇到的都是大款了,余彬是,陈圆是,现在的魏金金也是,啥时候我也能成为一个大款了?

    魏金金的妻子叫做陈珂,听邱林说,这位娇妻可是长得如花似月,闭月羞花。

    魏金金的儿子叫魏宁,捣蛋鬼一个,是个特别闹的小男孩儿。

    如此,我带着一点好奇的来到了魏金金一家的门前。

    他们家住的是一栋三层小别墅,这年头大家一般都是盖两层别墅,三层的其实不太多见。

    一家三口早就在门口等好了,我一眼就看出来户主魏金金,因为他穿的实在太显眼了。

    联想的衬衫、蒙牛的外套、劳力士的裤子、苹果的皮鞋,虽然一身都是名牌,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他身边站着一位打扮时髦、烫着花卷的女子,年纪似乎三十多了,但是脸上却一点皱纹都没有,皮肤光滑水嫩。很漂亮,这样的女人是大多数男人的梦中情人吧,只是我从她的眼神里面看到了一丝丝的凶恶,感觉这个人可能有点难以接近。

    至于那个小孩魏宁,则是拿着水枪追着小狗跑,向小狗射击,玩的不亦乐乎。

    车稳稳停下,邱林将我跟他们一家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就准备上车走掉了。

    这时候魏金金的妻子陈珂突然说道:“唉,太阳这么大,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妆都掉了,我回去补个妆,你们等等我。”

    我看了看天,现在才七点多钟,哪来的大太阳,太做作了吧,就喜欢别人都在等她的感觉?

    魏金金则一脸憨厚地说:“各位,别见怪,我老婆就这样,请多担待。”

    果然是个不太惹人喜爱的女人,我无奈的耸耸肩。

    一转眼,通过窗户看到别墅的大门后面,探出来一个老奶奶的身子,她转过头,正一脸严肃的看着陈珂。

    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那种愤怒我见到我的,那是一种恨不得将人杀死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