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殡仪馆雨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5本章字数:2012字

    草皮里面流淌着鲜血,小孩的鲜血,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没办法做出什么。

    拿出八卦镜,照向马匹,我看到一个穿着白底红色花衬衫的老人的背影,正缓缓离开。

    是她?那个老奶奶。

    是她杀死了自己的孙子?我心底里面也开始有点厌恶这个老人了。终归血浓于水,怎么能杀死自己的孙子了?

    报复,报仇,你害我,我害你,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悲剧,我不知道该同情谁,该可怜谁。

    陈珂哭的很伤心,中年丧子,人生三大悲之一。

    “快,通知警察、医生。”我摇了摇还处在惊讶状态中的邱林。

    邱林这才反应过来,用手机拨通警察局号码,报了警,然后又打电话给120。等到警察、医生来的时候,小魏宁已经死透了。

    我站在远处看着尸体,发现在尸体上有一些沙子。

    沙子?

    我头一次对这样的东西感到好奇。之前在来的路上我的眼睛里面就进了沙子,来到跑马场之后又看到了漫天的风沙,弥漫的连眼睛都睁不开的风沙。

    人死后变成厉鬼,会产生一些超自然的能力,飞行啊、穿墙啊、大力啊,但是从没有听说有哪个鬼能够将沙子玩的那么遛的。

    究竟在老奶奶潘霞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得而知。

    看着哭的痛不欲生的陈珂,我没有了之前的鄙视,心底里有了一丝丝的同情。虽然她很可恨,但是她对儿子的爱是真的,这个世上的母亲都是爱儿子的吧。

    转过头,我不想再看这么伤心的事情了。

    一天之内,两场命案,祖孙两条人命。

    我再也没有心情再玩了,早早就回到了自己的伞店。

    拨通了余彬的手机。

    “喂,神棍,问你件事。”

    “说。”

    “有哪种鬼会玩沙子的?”

    ……

    第一次,连余彬也没了主意,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

    一夜无眠,想着各种事情,人世间的感情太奇怪了,你越爱一个人,越想得到一个人,越容易引起对方的痛恨。

    一大早,我就接到了邱林的电话。

    “毕大师,有件事要麻烦你啊。”

    我感到奇怪,问:“怎么了?”

    邱林紧张兮兮地说:“电话里说不清数,我开车来接你,回头聊。”

    嘟……邱林挂了电话。

    我还在回想着他说的话,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过从他一句“毕大师”就可以猜出来,一定是跟昨天的老奶奶的事情有关。

    我将八卦镜、阴阳伞装好,又画了两道驱鬼符,觉得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就搬了张凳子坐在店门口。

    等着,等着,车来了。

    一路上,邱林把事情跟我讲了,说将老奶奶潘燕跟小孩魏宁送进殡仪馆之后,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在两个人的身上都出现了很厚重的沙子,一开始以为是普通沙子,不小心碰上的。可是后来无论怎么洗刷都弄不掉,殡仪馆的人就发觉不对劲了,他们对这一类事情很敏感,坚决要找道士来看看。

    “所以你就想到了来找我?”我看着邱林说。

    邱林憨笑两声,说:“我也不认识别人,就认识你了。在山上的时候,你不是很好的处理了人面树的事情,想必这次的沙子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我没有回答他,说实话,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对付这个老奶奶。不是说能不能对付,而是愿不愿意对付。

    她活着就已经这么辛苦这么累这么惨遭欺负了,死后我再对她做出什么野蛮的事情的话,你叫我于心何忍?

    走一步算一步吧。

    车到了,我打开车门,发现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

    “天气真是怪啊,刚刚还晴天的,一眨眼的功夫就下雨了。”邱林说道。

    我将手伸出去,感受雨水的温度,冰凉透骨,不像是正常雨水的温度。

    “不太对劲。”

    我看向远处,眯起眼睛,发现好像在很远的地方,还有眼光照射下来。

    是太阳雨?还是说……我心里头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可能,只有我们头顶上的这一块地方是下雨的,而其他地方则是阳光明媚。

    那就说明,在这家殡仪馆内,存在着不同寻常的东西。

    邱林到车后面,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一件工作服出来,船上。我一看,那不就是殡仪馆的工作服吗?这小子在搞什么。

    邱林笑着说:“没什么,我兼职多,顺便在殡仪馆也干着。”

    这家伙还真是“兼职达人”,佩服佩服。

    废话不多说,我们一路走,来到了殡仪馆里面,到了停尸间,看到了那两具特别的尸体。

    一老一少,尸体上都覆盖了厚厚一层沙子。

    我用手一摸,小孩身上的沙子很容易就被抹掉,但是老人身上的沙子就好像是铠甲一般,坚硬的跟水泥一样,根本弄不掉。

    “怎么会这样,你们对这具尸体做什么了?”

    邱林摇摇头,说:“干我们这一行的,对尸体都特别的尊重,不会轻易乱动尸体的,这老人家一来就是这个样子了。”

    那真是奇了怪了。

    这时候,有几名工作人员来到停尸间,其中有一名是护士。

    护士检查了一遍老人跟小孩,再一次确定他们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之后,才去把他们的管子。

    在人进了医院治疗,就算死了,他脖子上的那根管子都要护士来亲自拔掉的,然后殡仪馆再给护士包个红包。

    这在行内叫做“拔管”,是判定人生死的时候,只有护士、医生才有这个资格,要是别人拔了,很可能惹得尸体愤怒。

    我站在一边安安静静的看着,拿出八卦镜,查看有无异常。

    突然,我看到在护士的背后,漂浮着一个光脑袋的魂,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老人跟小孩的尸体,手上还捧着一个笔记本,正在记载着什么东西。

    我心头一惊,那个背影,怎么看上去那么眼熟了?

    直到漂浮的魂转过脸冲我一笑,我才认出他来,这不是在花魁娘子一事中死去的得道高僧卢舒吗?他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