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照片哭泣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6本章字数:2016字

    来到别墅前,我不等车停稳就把车门给打开了,从车上跳下去,往门口奔了过去,那个撒砂婆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开始动手了。

    别墅门没有关,正合我意,省的麻烦了。

    进了屋子,就看到魏金金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抽着香烟。

    “是你?你来我家做什么?”魏金金没好气的说。

    我之前用火烫他,他自然对我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不过看到他还能生龙活虎的说话,能自由自在的吞吐着烟圈,那就说明他没事。

    四下环顾一周,我问:“你老婆了?”

    进人家屋子,不理主人家,直接开口问人家老婆在哪里,这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我此刻也是太着急了,哪里顾及的到那么多的事情。

    可是这话传到魏金金耳朵里面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他本来就对我没有好感,再看到我现在对他如此的不礼貌,自然对我的厌恶感加倍了。

    “你给我滚出去!”魏金金冲我大吼。

    呵呵,我出去?我现在出去,你的小命可就没了。要换做平时,我哪里受得了这份窝囊气,就算不上去给魏金金一巴掌,也会掉头走人。

    不过我这个人就是这点好,大是大非面前,分的清清楚楚,不搞个人主义。你魏金金是人,就得有人的活法、死法,不能叫鬼把命给抢了去。

    所以现在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出去,而是在屋子里面翻找着。

    我听到楼上有哗啦啦的水声,似乎有些异常,就准备往楼上跑了。一见到我往楼上跑,魏金金的脸都绿了,眉毛都跳了起来。

    “好小子,欠揍。”说着,魏金金抄起鸡毛掸子就向我打了过来。

    可还没等到鸡毛掸子打在我身上了,就听到了一阵阵“呜呜呜”的小孩子的哭声。

    哭声断断续续,一阵一阵,时而微弱,时而强烈。

    “你们家里还有小孩?”我问魏金金。

    魏金金先是一脸茫然,紧接着脸色惨白,颤抖着说:“没、没有啊,我们家一直就只有魏宁一个孩子,哪里还有第二个孩子。”

    哭声一阵一阵的,没有停下。我不禁怀疑起魏金金的话,又问了一遍,“你们家没有小孩?那这哭声是从什么地方传过来的?”

    魏金金双手一摊,表情苦闷,“我哪里知道。”听了一会儿,他说道:“诶,不对,这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像是、像是宁儿的声音。”

    是魏宁的声音?

    我不禁寻思,魏宁都已经死了,此刻尸体还留在殡仪馆的停尸间,怎么可能在别墅里面出现?难道是魏宁也变成了鬼?

    “好好听听,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我跟魏金金两个人竖起耳朵听那哭声,寻找声音传来的地方。慢慢地,我们摸索到了一楼拐角的一间房间。

    “这是宁儿的房间。”魏金金说道。

    我点了点头,伸手指向房门,小声说:“我开门,你站在我身后,有什么异常立刻跑,知道吗?”

    魏金金连连点头,答应得好好的。

    人啊,面对恐惧,总是显得那么的懦弱,即使明明知道眼前的鬼魂是自己冤死的儿子的,也不能放下恐惧的包袱。

    等到魏金金站到了我的身后,我才去伸手打开房门。

    将手按在门把手上,感觉阴冷冷的,之前貌似撒砂婆就是吊死在这个门把手上的。

    转动。

    吱呀一声,门,开了。

    在门开下来的一刹那,我就看到了正对着我们的一个衣柜,而衣柜上面摆了一个相框,相框里面是一个孩子的照片。

    孩子我认识,正是魏宁,照片里面的他笑的很天真。

    一切看起来很正常,房间里面也没有鬼魂之类的东西。

    这时候,屋子里面再次响起了那呜咽的哭泣声。

    是从相框里面传出来的!我一下子就锁定了目标。抬眼一看,发现刚刚还在欢笑照片,居然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张哭脸!

    在照片里面,魏宁的双眼的眼角处居然还有泪水滴落下来。

    会哭的照片?

    我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撒砂婆的事情还没有搞定,现在又遇到个小鬼,真是麻烦啊。我推了推魏金金,想让他赶紧走,这里不是他能呆的地方了。

    在进来之前,魏金金给我答应的好好的,一出现状况就跑,可是现在真有了状况,他却一步都走不了了。

    我还好奇,他是不是良心大起,放心不下我,想要留下来帮我的忙。可是等我转过头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吓得双腿都软了,两条腿就跟打鼓似的摇个不停。

    真够没用的,我第一次见鬼也没有怕成这个样子。

    我将驱鬼符拿出来,左手捏了个咒,将符抛向了相框。瞬间,一个小孩儿的灵魂从相片里面被打了出来。

    我见阴阳伞牢牢的握在手里面,屏气凝神,小心应付小鬼接下来的动作。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小鬼一点攻击的意图都没有,只是坐在地上哭,哭的很伤心、很难受。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问他:“你哭什么?”

    小鬼睁开眼看着我,随后又哭了起来。

    估计我不是他的亲人,他不愿意跟我说话吧。我向魏金金一招手,想让他来听自己儿子的话,可是这个没用的东西居然瘫坐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没办法,我走过去,一手架着他的胳膊,把他硬推到了小鬼的面前,然后跟小鬼说:“你爸爸在这里,有什么话可以跟他说。”

    小鬼抬头看到魏金金,眼神里面透漏出一点喜悦,然后起身抱住了魏金金的大腿。

    这一抱可把魏金金给吓得不轻,直接就有液体从裤子里面流了出来。

    “你有什么话,快点说。”我也在催小鬼。

    小鬼说道:“我死的冤枉,我不服气。”

    “死的冤枉,你怎么冤枉了?”

    小鬼说:“我是被奶奶害死的!我看到奶奶在拍我的马的屁股,还向我撒沙子,是她害死我的,我要回来向她报仇!”

    我一听,乐了,说:“报仇?向你奶奶报仇?你奶奶在你之前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