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沙里狂飙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6本章字数:2030字

    经过我的仔细的查看,发现在浴室里面有许多的沙子。特别是陈珂的双手双脚、口鼻、脖子处的沙子,更是多。

    虽然现在沙子是松散的摊在地上的,但是撒砂婆可是控制沙子的高手,她想要将这些傻子聚在一起变得非常坚硬的话,那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我指着陈珂身上的那些沙子,对魏金金说:“你仔细看,她身上的这些沙子,位置是不是不太对劲。”

    魏金金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了,哪里还管什么沙子不沙子的事了。

    算了,跟他也说不清楚,没有共同语言,性格、脾气全都不一样,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可说的。要不是因为撒砂婆的事情,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跟他有什么接触。

    还是我一个人分析分析算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倒是有点想念余彬了,要是他在身边的话,一定能给我分析一下现在的形势,或者给我出出主意,要怎么来对付撒砂婆。

    就算他什么都做不了,以他那个德行,肯定又要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来逗我乐,放松一下,不用把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

    跟余彬一对比,这个魏金金简直就是不能看啊。

    语言不能交流,还什么事都办不来,这样的人,跟他多呆一秒钟我都会觉得难受。

    可是没办法,我得保护他的安慰,不是说他给了我钱还是什么的,只是我作为人类,应当帮帮同类罢了。我可不想看着他被撒砂婆害死了。

    现在已经有了三条人命,够了。

    要是连魏金金都死了的话,他们一家四口谁来埋葬,谁来送行了?

    从陈珂身上的沙子来看,她应该是被沙子堵住了嘴,手脚被牢牢的固定在浴室的地板上,脖子也被固定住。

    双手双脚外加脖子全部都被固定住的话,这个人基本上就动弹不得了,最后在堵上嘴,那么她真的是眼睁睁的看着滚烫的水淋在自己的脸上而无能为力。

    看着自己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虽然我没有尝试过,但是我知道那感觉一定很不好。

    不再看陈珂的尸体了,虽然她被浴巾包裹着,但是还是有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的,非礼勿视。

    我打了警察局电话,报了警。

    虽然知道这样做已经没什么用,警察也不能查出凶手来,但是在形式上还是有必要的。而且警察的阳气够重,有警察在家里的话,一般鬼物都是不敢轻易靠近的,他们受不了那么重的阳气。

    我走到魏金金身后,悄悄的将最后一张驱鬼符放在了他的上衣口袋里面。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节哀顺变。”

    随后,我快步下楼,找到邱林,让他开车带我到市里走一趟。

    虽然把魏金金一个人留在家里面很危险,但是我毕竟在他身上放了一道驱鬼符,想那鬼应该没那么大的本事,能够对着驱鬼符强行害人吧。

    而且鬼物杀了一个人之后,一般过一天才会再杀人,虽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但是从历来的经验中还是可以得出一点点结论的。今天撒砂婆已经杀了陈珂,她应该会暂时收手,不去动魏金金。

    有了这两点保障,我才敢去市里走一趟。

    要对付撒砂婆,不得不去准备点东西。

    对症下药,得了什么病就吃什么药,同样的,对付什么鬼就得用特定的方法。虽然阴阳伞相当于万能钥匙,但是也不见得对什么鬼都好使。

    至少对付撒砂婆,我的阴阳伞可能就会有点问题了。

    因为撒砂婆是控制沙子的高手,所以当我把伞打开之后,放出太阳精气,她能够御起沙子来遮住精气,那样就能够从容避开我的攻击。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重新准备对付撒砂婆的道具的原因。

    “毕焱哥,你要买什么东西?”邱林问。

    我对他说:“你跟我走就行了。”

    随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工地,跟当地工人善良,又找来了包工头,最后花钱买了一袋石灰。

    我跟邱林两个人合力把石灰抬回到车边,放到了车的后备箱里面。

    邱林一脸的茫然,问我:“毕焱哥,你这是干嘛?要石灰有什么用啊,起房子吗?这点石灰也不够的啊。”

    我淡然一笑,“不是用来起房子的,是用来泡茶的。”

    听我这么说,邱林更傻了,“石灰还能泡茶?哥,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哪儿那么多废话,你开车就行了。”

    我确确实实要用来“泡茶”,不过这杯茶,得给撒砂婆喝。

    一路开着车,车上的广播里面播报着:“今日市南地区沙土较多,市民出门要戴上口罩,以免吸入砂石……”

    市南地区?魏金金的别墅不就在那片区域吗?

    也不知道真的是自然天气,还是说撒砂婆忍不了一天的时间,现在就想要动手了,要是这样的话,魏金金一个人在家会很危险。

    “快,开快一点!”我吩咐邱林说。

    邱林也很焦急,讲到:“不行啊,这边风沙太大了,可见度很低,开快了容易出现交通事故啊。”

    现在魏金金生死未卜,多一秒魏金金可能就命丧黄泉了,我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冲着邱林吼道:“你开快点就是了!”

    邱林叹了一口气,一只手将长发拨到左肩,露出了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那毕焱哥,你可要坐好了,我这车可不稳,开快了容易飘!”

    话还没说完了,邱林就猛踩油门,车子飞速前进,顶着风沙前进。

    一路上风驰电掣,两边的树木飞速倒退,说实话,我还是挺害怕的,第一次坐速度这么快的车。

    最关键的是,现在的可见度是非常低的,万一出现一点点纰漏,我跟邱林那可真是玩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也得亏邱林的开车水平实在是高,加上运气的成分,一路上有惊无险,顺利回到了魏金金的别墅。

    而此刻,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栋别墅都蒙上了沙土,就像冬天下的雪覆盖了屋子一般,厚厚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