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砂灰成泥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6本章字数:2004字

    我抬起头来,看到在一颗大树上,有个人影在那里摇摇晃晃。

    是什么东西?

    我脑袋里面首先反映出来的就是碰上上吊的了,可是这么偏僻的地方,还那么高,谁会来这种地方上吊了?而且谁有能力上的去了?太尼玛高了。

    不对劲,该不会碰上脏东西了吧。

    我仔细的端详起那个东西来,发现那个上吊的人,双手抓着身子,脚不停地蹬着,拼命的挣扎着。

    我意识到不对劲了,这可不是什么上吊。那个人挣扎的那么厉害,一看就知道他是想活,不想死。

    而且经过仔细的查看,坏事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魏金金。

    他小子居然被吊在了那么高的树上,不用想了,一定是撒砂婆搞得鬼。

    “魏金金,你撑住,我这就来放你下来。”

    话说的简单,可是要怎么放他下来了?我身上又没有带着刀子,就算带着刀,我也不是小李飞刀李寻欢,一下子就能将那么高的绳子给割断。

    真要是给割断了,魏金金掉下来也得摔死。

    再看看那树,有七八个人粗,抱都抱不住,下面也没有枝条,根本没法攀爬。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能做到,就是眼睁睁看着魏金金被吊死而无能为力了。

    我捏了捏拳头,心里头很不服气,我堂堂一名伞人,以捉鬼驱邪为己任,现在居然被一个撒砂婆给弄得团团转,眼看着她杀人而毫无作为,简直是一种耻辱。

    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在四周看了看,发现离这棵树不远就有一颗小树,这颗小树的树顶端刚刚好就能够得着魏金金。

    “就是你了。”

    我将湿哒哒的裤子给脱掉,然后抱着小树往上爬,等快爬到树顶,我就伸手去够魏金金的腿。

    因为离得很近,我很容易就摸着了魏金金的腿。

    无意中看了一眼下面,我这人还有点恐高症,说实话,我是真害怕,腿已经开始哆嗦了。不是我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实在是我对爬高有着心里抵触。

    要不是为了救人,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爬得这么高的。

    咬了咬牙,不去看下面。

    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越看下面就越害怕,不看才是正确的选择。只要把目光集中到我所要做的事情上来,就不会被外界所干扰了。

    我紧紧抱住魏金金的双腿,用力往上抬,然后魏金金一扭脖子,从套子里面出来了。

    魏金金顺势趴在了我的身上,我看到他的脖子上已经被勒了一道深深的绳子印,要是我再晚来一两分钟的话,他估计就嗝儿屁了。

    我一边扛着魏金金,一边小心翼翼的沿着树干往下爬。也得亏我是农村出身的,小时候爬上爬下的多,这要是换成城市里面的孩子,哪里上的来啊。

    慢慢地,我爬下了树,将魏金金扔到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就好像不呼吸,空气就会逃跑似得。

    我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实在是太累了。

    在树林里面,风沙是要小很多的。可是这也不代表没有风沙,因为在我将魏金金扛下来的一刹那,地面上的砂石就被风卷起来了。

    我的手往裤子口袋摸了过去,由于那一大袋石灰太难带着,所以我一早就倒了一小包藏在裤子口袋里面。

    老奶奶,对不住了,我不能眼睁睁的再看着你杀人了。

    撒砂婆,抱歉了,我要在这里将你绳之以法。

    尘归尘、土归土,死去的人,就该魂归大地。

    “你为什么要救他?”

    很突兀的,在我背后响起了一个老太婆的声音。旁边的魏金金一听到这个声音,立马跳了起来,然后双腿弯曲,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

    “妈,我的亲妈,看在母亲一场的份儿上,你饶了我好吗?你就放我一条命吧。”

    是撒砂婆,她终归还是出现了。

    我沉住气,慢慢的转过头,看到撒砂婆正站在我身后的不远处,面色很难看。

    我将裤子里面的石灰握的更紧了。

    “老奶奶,你犯下的杀孽已经够重了,收手吧。”我是一片好意,希望老奶奶能够在最后时刻,悬崖勒马。

    可是,事情总是不能如人所愿。

    撒砂婆一脸不屑,说:“我辛辛苦苦将他拉扯大,他是怎么报答我的?纵容妻子、儿子对我这个老人家又打又骂,百般侮辱,如此不肖子,我怎可让他好受?”

    确实,撒砂婆说的话都没有错,魏金金已经根本不配做人。

    可是,不配做人的人,终归也是人。

    我站到了魏金金的面前,第一次,我为不义之人说话。

    “他所犯下的罪过,命里自有报,还用不着阴间的鬼来插手阳间的人事。再说,他已经死了妻子、儿子,受到了应该受到的惩罚,这还不够吗?”

    撒砂婆沉下来脸,似乎为我所说的话所动,正思考着什么。

    可没到一分钟,她就突然抬起头,吼叫:“还不够!”

    说完,撒砂婆头上的头发全部都立了起来,一大片一大片的沙子从她头上飞射而出,向着我跟魏金金射了过来。

    我这边还好,沙子并不多,可就是这样,也打的我浑身上下疼痛不堪。

    再看看魏金金,他那边的沙子特别多,不知道得疼成什么样子了。

    有些沙子直接就打进了魏金金的身体里面,流出了血,没有多久,魏金金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等不了了,我再不出手,魏金金就会被杀死了。

    我毫不犹豫的将口袋里面的石灰给摸了出来,然后冲向了撒砂婆,将石灰全部都洒向了撒砂婆。

    噗……一大片石灰都倒在了她头上。

    水泥的主要成分是什么?石灰、砂石、水。

    现在沙子有了,石灰有了,就差水了。我一早就打算好了要把撒砂婆给弄成一块大水泥,所以才会一直带着石灰。

    虽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水泥,但是也足够杀死撒砂婆了。

    水……哪里有水?

    我头一转,呵呵,刚才来的地方不就有一条河吗?来吧,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