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打小人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6本章字数:2055字

    “你是谁?”我没有多问一句废话,我只想知道他是谁,他是从哪里得知我阴阳伞的事情的。

    那名客人突然笑了起来,将帽子跟眼镜都拿掉,对我说:“怎么,当老板了,连朋友都不认识了?”

    我这才看清楚他的脸,有点黑,棱廓分明。

    “原来是你。”

    这人名叫易坤,是我儿时的玩伴,一个村子里面的。我们家是世世代代的伞人,捉鬼驱邪,这些在村子里面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易坤当然也知道我阴阳伞的事情。

    我们小时候玩的很好,只是后来他去外地打工了,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实在没有想到,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不在外地打工了?”我问。

    易坤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嘿,他倒是挺自觉的。

    他说道:“在外面漂泊了这么多年,倦了,回老家来看看,这不,刚在附近工地找了份活儿。我在村子里面听说你来城里开了家伞店,刚好我住的地方离你的伞店挺近的,所以就来看看了。”

    “怎么样,生意还好吧。”

    我也搬了一张凳子坐下,叹了口气:“好什么呀,上不上下不下,刚好够糊口。”我说的是实话,每个月就那么几个钱,一年下来也攒不到几万块,到现在连讨老婆的钱都没攒够,真够窝囊的。

    易坤笑了,“人啊,都不容易,慢慢来吧。晚上有空不?”

    “有啊,我又没什么事儿的。”

    “嗯,那晚上去我那里坐坐,我们久别重逢,聚一聚吧。”

    我一口答应,没问题,OK的。

    回头看看,其实天色也不早了,加上今天也不像有生意的样子,干脆现在就把店门给关了,随易坤一起走了。

    易坤边走边笑,“屁眼啊屁眼,你还是老样子没变,一听到有好吃的跑的比谁都快。”

    路上,易坤买了一只啤酒烤鸭,四盒凉菜,又整了一箱啤酒,完了我说我想吃夫妻肺片,于是他又给买了二十块钱的。

    大大小小的盒子、箱子,我们两个人也费了不少力气才搬到了易坤住的小区。

    进了小区,来到他住的107栋楼。

    “我住在六楼,没电梯,你坚持一下啊。”易坤说道。

    于是我们又拎着饭菜酒水,一楼一楼的爬。

    刚一进楼道,我就闻到一股子呛人的烧纸味。

    我捏着鼻子问:“这谁啊,在楼道里面烧东西,难闻死了,太尼玛呛人了。”

    易坤也啧啧摇头,说:“是五楼的任老太,每天都烧,弄的整栋楼都是烧纸味,人人怨声载道。还不能说她,你一说她她就哭,那么大年纪了,别人还以为你把她怎么了了。”

    又是个死老太婆。

    我真是无语了,刚刚对付了一个撒砂婆,现在又遇到一个喜欢烧纸玩儿的任老太,现在的老太太不去广场扭秧歌,都喜欢上了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了?

    “她闲杂没事儿烧纸玩?是家里有人刚过世吗?”

    易坤不停地摇头,“要是那样,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关键是,事情比那个还要复杂。”

    还要复杂?完了,我这个人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就喜欢听这些个闲话。

    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老是喜欢听人家嚼舌根。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一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的好奇心就被勾起来了。

    人都有点不良嗜好,我也就这样儿了。

    我问:“到底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啊?”

    这回易坤没有直接告诉我,而是似有深意的说:“嗯,待会儿上了五楼,估计你就知道答案了。”

    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

    等来到五楼的拐角口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传说中的任老太。

    她长得一双横眉,眼睛很尖锐,尖下巴,一头的卷毛,看模样,得有六十多岁七十不到的样子。

    这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脾气很暴,惹不起的角儿。

    地上放了一个火盆,里面烧着火,任老太手里面拿着纸钱,一叠一叠的放进火盆里面,烧。

    烧了一会儿,任老太手上的纸钱烧完了,她就拿出一个草扎的人,然后将自己穿的拖鞋给拿到手上。

    任老太将草人摆在地上,然后右手拿着拖鞋打草人。

    一边打,她还一边似乎在唱:“打你的头,打得你天天皱眉头;打你的手,打得你天天手犯抽;打你的肚,打得你天天就想吐;打你的脚,打得你天天出门倒……”

    任老太嘴里面一套一套的,跟唱歌一样,挺有味儿的。

    我在一边看得出神了,问身边的易坤,“嘿,任老太她这是在干嘛了?”

    易坤皱了皱眉,说:“这叫做打小人,通过打小人来对具体的人造成伤害。”

    呵,怎么听起来像是一种巫术了,我又问:“有效果吗?”

    “怎么能有效了,要是有效的话,那个正主儿早就来抽她了。任老太也就是通过这个形式来发泄发泄心中的不痛快,随她吧,等她打完,自己就会走了。”

    正主儿?

    我看到那个草人上面还贴了一张纸条,纸条上面用毛笔写着三个字:郭玲玲。

    “郭玲玲是谁?”

    易坤说:“就是住在任老太对面的那间房的女孩儿。”

    话刚说完,对面的门开了,一位穿着睡衣,一脸疲倦、嘴上还擦着半拉口红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一出来就将任老太给推倒在地,骂道:“吵吵吵,吵什么啊,还让不让老娘睡觉了?”

    看这架势,此人应该就是正主儿郭玲玲了,我原本想去扶起任老太,可是被易坤一把拉住。

    他小声跟我说:“郭玲玲本任老太欺负惨了,每天任老太都要在她门口烧纸钱,打小人,她还是上夜班的,白天睡不好,晚上又熬夜,整个人都快精神失常了。”

    听到这话,我能明白郭玲玲的心情了。

    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可能会忍不住去把任老太的家给砸了吧。

    不过,为什么任老太要这么狠心对付一个小女孩了?年龄差距那么大,会有什么样的解不开的矛盾了?我又陷入了好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