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第七十四章:玩扎金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6本章字数:4080字

    任老太也不知道是真的聋了还是在装聋,不管郭玲玲怎么叫怎么骂,她都不理不睬,专心致志的打她的小人。

    郭玲玲也是气上心头,抬起脚就要往任老太的脸上蹬。

    这还得了,再怎么吵怎么闹,可也不能上手啊,就算她用的是脚,那也不行。虽然我很同情郭玲玲的遭遇,但是再怎么也没有达到打老人的地步吧?

    当然了,我之前将撒砂婆摁到水里揍了一顿不算,那已经是鬼物了,不能再当成老人家看待了。

    我赶紧将手上的东西都放下,然后两步跑到郭玲玲面前,将她拦腰抱住,不让她做错事。这一个弄不好,把任老太给踹死了,她不也得跟着坐牢?

    而且撒砂婆的例子就在眼前,对老人家客气一点,没有坏处的。你要知道,老人家基本肯定会在你前头死的,你得罪他,他死的时候带上你,那可就陪大发了。

    郭玲玲被我这么一抱,也冷静下来了,从我怀里挣扎出去之后,想说谢谢,但是就是没说出口。

    郭玲玲指着任老太的鼻子说:“限你一天之内把这些玩意儿拿走,否则我拆了你家的房子!”

    “哎哎哎,这话说的,怎么就那么大脾气了。”我还是个好心人,准备劝劝架。“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了,非要拆人家房子。实在解决不了,你找警察啊,是吧,何必自己惹一身麻烦。”

    谁知道我不说还好,一说之下,郭玲玲哭的更伤心了,一边哭一边说:“死老太婆天天来我家门口烧纸钱,打小人,害得我生活全乱了,工作也不顺心。警察来了,把她劝回去,过两天又来了,现在连警察都懒得来了,呜呜~~。”

    这也欺人太甚了吧?

    我看着一脸严肃地在打小人的任老太,没好气地问:“嗨,老人家,人家姑娘怎么你了,非要把人家往死里逼,做人积点德,省的死后下地狱。”

    一百老人家都是挺封建迷信的,我用下地狱的话来震慑她,希望能有点用。

    岂料,任老太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她手里也不停,头也不抬的说道:“想让我回去也行,她的放过我儿子才可以。”

    这怎么又扯出儿子的事情来了?哪儿跟哪儿啊,我都听糊涂了。

    这时易坤走过来凑到我耳边小声说:“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们两个的事情麻烦着了。”

    这叫什么话,中国人就是一直受着这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想侵染,才会出现社会上那一幕幕的冷漠,才会出现街上有人请求帮忙而无人问津的情况。

    我不是什么伟人,也不想为了中国的崛起而奋斗。我想做的仅仅是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给办好,不违背自己的良心,踏踏实实地干一些事儿。

    而郭玲玲跟任老太的事情,我还真想管上一管。

    我对郭玲玲说:“我叫毕焱,这样,你要是信得过我,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你只要把事情从头到尾一五一十的跟我讲个明白,我帮你们两处理纠纷,行不行?”

    任老太根本没有反应,这小老太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倒是郭玲玲,一个劲的点头,同意我说的。

    毕竟,女孩子家家受了那么大的苦,突然遇到个人来帮助他解决困难,说实话,我都有点为自己的行为所感动了。

    郭玲玲讲到:“她儿子任东,吃喝嫖赌,不学无术,还一直对我心存不轨。几个月前,任东向我表白,还给我买花,买巧克力。可是我哪里是那么随便的人,随随便便就跟他好了,再者,我还真看不上任东,所以我就没答应。”

    哦,我有点明白了,原来一切的开始就是这个任东啊,我不打断她,继续听下去。

    “任东不死心,一直给我买东西,追求我,而我一直不答应他。后来,任老太就认为我对她儿子灌了什么迷魂汤,把他儿子的魂儿给勾走了,要我把他儿子的魂儿给还回来,并且答应以后再也不纠缠她儿子。”

    郭玲玲指着任老太对我说:“毕焱哥,你说她这说的都是人话吗?她儿子纠缠我,反过来还指责我的不是,你说我到哪儿诉苦去?”

    我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一个不明是非的老太太,跟一个游手好闲的儿子,真是一对活宝母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偏听则暗,听话不能只听一个人的,我还得找那个任东谈谈。

    于是我就让郭玲玲先回去,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我拉着任老太的手,说:“老人家,这打小人打的是别人,打的也是自己。”

    任老太“啊?”了一声,似乎不曾听说过这种事情,于是问我:“怎么打的还是自己啊?我打的不是对面那个勾引我儿子的狐狸精吗?”

    我一听这叫什么话,你儿子纠缠人家还说人家是狐狸精,这老太也是太宠儿子了。我挤出一丝笑容说:“打小人,你以为是白打的吗?那是用自己的阴德来打的,你把人家打惨了,回过头来自己的阴德也都损耗完了,等你驾鹤西去,非得下十八层地狱不可。”

    其实这些话都是我胡编乱造的,我也根本不懂什么打小人儿的事情。不过我是干这一行的,多多少少了解一点,所以编的还不错。

    任老太果然上当,赶紧将草人儿给丢掉了,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

    “那老太,你先回去休息,这里由我来收拾,好不好?”

    任老太也不回我,自顾自的跑掉了。

    嘿,这死老太婆,我在心里面咒骂起来。

    把东西收拾好之后,我问易坤:“你认识任东吗?帮我跟忙,叫出来,我想见见这个人,了了他们之间的纠纷。”

    “你啊,就是做好事太上头,不给你评个社会进步青年,真是白瞎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约任东,那小子好约得很,只要有牌局,马上就到。”

    随后,易坤一个电话打完,任东果然来了。

    ……

    我见到任东的第一眼,就感觉这个人不是个好人。

    其实社会上的人那么多,什么人什么性格通常都能通过他的外表看出来的。因为一个人的外表通常都会受到他个人的脾气秉性、性格特点的影响。

    奸诈狡猾的人,不是长得慈眉善目就是长得贼眉鼠眼;脾气暴的人,光是看他的眼睛,你就会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生怕说错一句话;而那些脾气好的老好人,则一脸敦厚的样子,可是你可别以为这样的人容易接近,他们通常都把自己关在狭小的内心世界里面不出来,你想要进去,那也基本不可能。

    这是我对看人看脸的基本认识,而我第一眼看到任东的时候,感觉这个人长得慈眉善目,但是偏偏他的眼睛很细长,就像狐狸的眼睛一样。

    一个看起来很温和善良的人,却长了一对狐狸一样的眼睛,你说说这样的人会好到哪里去?

    要是一个人看起来就很凶恶的话,那么这个人是犯不了太大的罪的,因为别人一看到他就会觉得害怕,就会不自觉的抵触、防备,他再想对别人进行攻击就困难的多了。

    怕就怕长得像任东这样的人。

    他长得很漂亮,还染了一头金色头发,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小伙子帅呆了。

    这样的人很容易赢得女孩子的芳心,而他的狐狸一样的眼睛也说明了他只是外表好看,内里是很奸诈的,在博得你的信任之后,会在你毫无防备之下给你致命一刀。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犯下大案的罪魁祸首,一个个都长了一张大众脸,人一眼看过去,根本就记不住。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隐藏于平民老百姓之中。

    我现在倒是有点奇怪,为什么郭玲玲看不上任东,按理说这样帅的男孩子花心思、花钱、花时间去追一个女孩子的话,只要不是身份地位悬殊过大,或者对方有了家室、男友,正常情况下都是能够追得到的啊。

    我看郭玲玲也不像大小姐,不然怎么会一个人住在这样的破旧楼道里面。而且我也了解了,郭玲玲到现在都还是单身一个人。

    没理由,难道真的是所谓的没有缘分?看不对眼。

    先不管郭玲玲怎么想,我得看看任东是怎么看待自己追郭玲玲这一件事儿的。

    易坤将我介绍给任东,然后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喝着啤酒吃着烤鸭,开开心心。

    期间,我一直在留意任东,发现这个人真的挺怪异的,也说不上来具体的哪里怪异,就是那种感觉,很不好,就感觉他不像个好人。

    吃饱喝足,任东搓着手,舔着嘴唇,说:“二位兄弟,打牌吧?”

    易坤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打啊,不打牌喊你来干嘛,就来请你吃饭啊?”

    易坤说的不错,任东这小子牌瘾很大,每天都玩牌,也不正经工作。可是我就搞不懂了,他一个人跟一个老母亲相依为命,他整天打牌,他母亲也没有经济收入,那他们母子两是靠什么活着的了。

    对于这一点,易坤也没有能够给我答案,只是他告诉我,任东打牌很厉害,什么都会,经常赢钱,可能,他就是靠赢钱来过日子的吧。

    我还从来没听说靠整天打牌赢钱过日子的,真当自己是赌神啊?

    再说了,要是他一直赢的话,还有谁敢跟他玩。

    任东问我玩什么,他什么都会,玩什么都行,全听我选。

    易坤也说听我的,他会的也很多。

    倒是我,平常不怎么玩牌的一个人,技术也很差,玩什么估计都得被他们两个给玩死。

    我想了想,说:“这样,我们来玩扎金花吧。”

    扎金花是一种非常依赖运气的打牌方式,我把技巧方面的成分压缩到很小,把运气的成分提高到极致,这样一来,我即使技术再怎么不好,也有一搏之力。

    毕竟,只要我牌大,我就稳赢,又不用懂什么脑子。

    扎金花,说白了就是比牌的大小。每人发三张,三张都一样称为豹子,最大,其中又以三张“A”最大;其次就是三张同花为大;再接着就是顺子大;接下来就是对子大;最后要是三张单,那就一张一张比大小了。

    规矩很简单,新手都会的玩意儿,玩这个,我相信自己还不至于输太多。

    我拿了一副新牌,洗洗干净,就在我洗牌的时候,发现有一点不太对劲。

    任东一直盯着我手上的牌看,就好像要将每一张牌都给记住;而易坤则将自己的宽松外套给敞开,露出腰间六个红色的荷包袋,他一个一个的将袋子给解了开来。

    我好奇的问他:“嘿,易坤,你那是什么玩意儿,解开来干嘛?”

    易坤笑了笑,说:“没事儿,就一些香料,解开来会让身上闻起来香喷喷的。”

    我去,这一个在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工,还那么讲究。

    不理他,我先发牌,一圈发完。

    我将三张牌拿在手上,我这个人比较谨慎胆小,不看牌玩的话感觉不安心,所以一定要在知道牌大小的情况下才去玩。

    先看了第一章牌,是张Q,嗯,还行,紧接着又看了一张,呵,还是Q。

    还别说,我运气真挺好的,即使不看第三张牌,光是凭借这一对Q,我都可以跟他们玩玩了。不过我还是老样子,不把牌看完了,我心里不痛快。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又将第三张牌打开来看,第三张牌,居然还是Q!

    呵,太令我惊讶了,才第一把就给我来了个豹子,运气来的太早貌似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啊。

    不管怎么说,这第一局我是要拿下了。

    于是我想都没想,扔下去一张毛爷爷。

    易坤看了我一眼,笑道:“一上来就玩那么大,小心输惨啊。”

    我说:“别废话,到你了,跟不跟。”

    其实我上了那么多钱就已经后悔了,会把他们给吓跑,赢不到钱,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易坤居然跟了!

    这还不算,那边的任东也丢上一张毛爷爷,说:“两位大哥都上了,我不上就太不给面子了,我也跟。”

    那么,又该到我选择了,跟还是不跟?

    手上握着三张Q的我,到是有些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