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红妆再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6本章字数:2051字

    “什么东西!”我吓得从地上腾的就窜了起来,隔间的地方狭小,我一脑袋撞在了石墙上,疼得我捂着头,眼泪都流下来了,真疼啊。

    可是疼痛还不足以抵消我的恐惧感。

    在这个隔间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老人。

    我摸索着向那个角落走了过去,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我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越来越近,我离那个角落已经不到半米。

    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带着微微的月光,我应该可以看清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可是当我睁大眼睛去看的时候,却发现那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不可能,我刚刚明明看到里面有个长满褶子的老人脸,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了?我壮着胆子将手伸了过去,心想他会不会是躲了起来。

    其实这里的空间就一点点大,躲又能躲到哪里去了?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不可能在我没有一点发觉的情况下进行移动的。

    再一次,我什么也没有发现。

    “奇怪,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我自言自语道。

    我回身想要唤醒易坤,让他别睡了,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儿,真是有点邪门。

    就在我回身的一刹那,又一次看到了那张老人脸。

    他正静静的趴在易坤的头上方,静静的看着易坤睡觉。

    “什么~~”我其实是想说:什么东西,快给我滚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说出“什么”这两个字之后,后面的字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我挣扎着想要发出声音,可是无论我怎么样用力,都不能说出一个字,我就好像瞬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变成了哑巴一般。

    我放弃了挣扎,大口喘气,一动不动的看着老人脸。他要是想害我的话,早就下手了,不可能等我醒了才动手,这说明他还是不想要我的命的。

    他不让我说话,估计是怕吵醒了易坤。从这里可以推断出,这个老人可能只是想跟我单独交流,并不想将外人牵扯进来。

    一如既往的,我的脑子总是在最危急的时候转的飞快。

    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之后,我的心不再跳的那么快了。

    老人脸浮现一丝微笑,而我发觉自己也能说话了。

    老人脸转过来正面朝我,月光从门缝射进来,照在脸上,我才发现,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任老太!

    怎么可能,一个老太婆是如何能毫无声息的进入到别人家里面的?

    而且她还能阻止我说话,那就说明一点,任老太可能不是普通人,他可能是:鬼。

    任老太一步步向我走了过来,将嘴巴凑到我的耳朵边,轻轻说了一句:“记住,不该看的东西,别看;不该管的事情,别管。”

    在她靠近我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脖子上有一丝血迹,还是新的。

    这是她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

    任老太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了,我先前居然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小老太太,真的是大错特错。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突然双眼感到很沉重,支撑不住,闭上眼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易坤穿好了衣服,正在将六只小鬼一一收到袋子里面,用细线绑好袋子口。

    他睡了一觉,神清气爽,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阳光,昨天的阴霾一下子就消失了。

    而我了,却是越睡越觉得难受,总感觉差一点劲。

    我想起昨晚的事情,又看看自己的身子,都完好无损,一点儿损坏都没有。

    “照这么看起来,任老太身上的血迹就不是我的啦。”我又看看易坤,也不像受伤的样子,而且他那么精神,就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好奇怪,难道说是我自己想太多了,自己经常见鬼,然后又刚刚见了任老太,所以就做梦梦到任老太变成鬼了?

    说实话,我也搞不清楚昨晚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还是梦境。

    要说是真实的,可是为什么我跟易坤一点事儿都没有?这不符合鬼的行为模式啊。要说是梦境,那这个梦也太真实了。

    就这么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我掀开被子,穿好衣服,刷牙洗脸。

    “早上吃什么?”我问易坤。

    易坤已经将外套给穿好了,说:“我们出去吃,我知道有一家的油条做的特别的酥脆,我每天都在那一家吃早点,走,我带你去。”

    油条?倒是不错的早餐。

    我洗漱完毕,穿好衣袜,跟着易坤出门了。

    吱吱~~两声,古旧的木门被打开了,我跟易坤两个人就准备出屋子,意外的情况又发生了。

    在我们的门前跪着一个女子,她双手合十托在下巴底下,双眼紧闭。画着浓妆,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衣服。

    她的样子,就跟郭玲玲死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易坤还没看出什么来,想要用手去推那个女人,嘴里还在问:“嘿,姑娘,你谁啊,一大早跪在我门口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我赶忙抓住易坤的手,使了个眼色,说:“快报警,这女的已经死了。”

    “死、死了?”易坤再次看向那个跪着的女人,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易坤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就拨通了警察局电话。“喂,警察吗,我报警,那个,我家门口出现了一具女尸……”

    在易坤报警的时候,我仔细打量起这个穿红黛绿,浓妆艳抹的女人。发现在他的额头的正中央,有一颗黑痣。

    美人痣。

    是昨晚我在任老太家里面看到的那个女人!那个小姐!

    同样的死法,同样的跟任老太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任老太,绝对有问题!

    照这么说,昨晚发生的事情应该都是真的了。

    任老太,绝对是个恶鬼。

    我的拳头捏的很紧,指甲都陷入了肉里面,任老太这是在挑衅我吗?说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别看,不该管的事情别管”,现在又给我送了一具女尸来,那意思就是让我小心着点,不要过问郭玲玲的事吗?

    可惜的是,你越是威胁我,我还就越的管管,我这个人还就是这个倔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