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鸿门宴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7本章字数:2915字

    “毕大师?说句话好不好?你在干嘛了?”

    我哪里还有空去离大飞,突然从马桶里面冒出两只白手,这会给我留下心理阴影的好不好,以后我都不敢上马桶了,万一里面有一只手伸出来给我玩个千年杀什么的可就不好玩了。

    柠檬头喷下来的血浆越来越多,都已经深深的闻到血腥味了,很浓。

    “大师,我怎么闻到血腥味了?大师,你不要紧吧?”

    我伸手将旋钮给旋转了一下,把浴霸的水给关掉了。准确的讲,是将血浆给关掉了。

    大飞伸手乱摸,摸到一条毛巾,擦了擦脸。

    “什么洗发水啊,这么黏。”大飞擦干眼睛,一睁开,就发觉浴室的不对劲了。“毕大师,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别废话,后退。”我推着大飞往后退去。

    大飞也看到了马桶里面的一双白手,“里面有人?”

    我摇了摇头,“里面的,不是人。”

    那双手扒着马桶的外延。慢慢地,将胳膊抬了出来,紧接着,头发露了出来。很快,头颅就跟着出来了。

    是我昨天见到的女鬼,没错,就是她。

    女鬼一点一点的从马桶里面往外爬,期间发出咯咯的笑声。

    身后的大飞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了,全身都在颤抖。“那,那是什么?我要出去!”

    先别说大飞现在没穿衣服,出去不合适。光是想打开门就不容易了,白衣女鬼已经从马桶里面完全爬了出来,她正正挡在我们的面前,组织我们走出去。

    她的手腕处有一道很深的割伤,鲜血从手腕处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这应该就是她死时的样子吧?我又一次想到了那个词:现场重现。女鬼特意将浴室弄成她死的时候的样子,是想让我们也感受一下她当时的恐惧吧?

    传说一个人死的时候带着深深的怨恨,她的灵魂就会停留在她死的那个地方,对于敢于踏入她的灵魂栖息地的人,她就会全部杀害。

    这有点像我看过的一部电影,名字叫《咒怨》。在电影里,咒怨是无解的,只要踏入,必死无疑。

    可是在我们伞人看来,这样的鬼,或者叫怨气,还是有法可解的。

    一种是像我二叔那样,以暴制暴。用极其强大的法力将怨气硬生生打散。这个方法简单直接,没有后遗症,鬼都被打散了,还能有什么后遗症?

    但是这种方法不适合我,一来我比较仁慈,好吧,其实就是我法力不深,功夫不到家,别说以暴制暴了,能不被鬼杀死就得谢天谢地了。

    所以我只能使用第二种方法,也是我一直以来所推崇的办法。当遇到了你不能对付的鬼物的时候,你就要想办法弄清楚他的需求是什么,想办法满足他,他的心愿了了,自然就会走了。

    很多鬼就只是有一个心结解不开罢了,我所要做的,就是帮他解开心结。

    而眼前的白衣女鬼,我虽然不清楚她的实力,但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怨气来看,这只鬼要远比我想象的厉害。

    “是你杀死了刘鸾?”我简单直接的问。

    白衣女鬼抬起头,看着我们,不说话。

    我站在大飞身前,摇了摇头,并拿出了驱鬼符,实在不行就把她该走好了,没必要死撑着。

    “你有什么心结未解,我可以帮助你完成,但是想要跟人类交欢,这样的事情我不允许。只要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事情,我就帮你达成心愿,了却心结,互帮互助,如何?”

    白衣女鬼依旧咯咯笑,“好,我跟你做这笔生意。”

    听到她这么说,我瞬间感觉到舒服得多,至少可以谈判了,至于结果如何,那就另说。

    白衣女鬼伸出一根手指头,说:“我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做完这件事,我就告诉你,是谁杀害了刘鸾,又是谁想要对你保护的那位女生下手。”

    太好了,这就是我想要的。

    “你要我办什么事?”

    白衣女鬼望着天花板,沉思片刻,神情从嬉笑变的落寞起来。她说:“这座学校有一名叫做曹安守的老师,我希望你能将他带到这间浴室里面,让我见见他。”

    曹安守?我在心里面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让自己将他深深记住。

    “我把他带来了,又要怎么联系你。”

    白衣女鬼又恢复了笑容,将一只脚伸入马桶,说:“你把他带来之后,就敲打马桶盖,重三下,轻三下,我听到声音,自己就会出来了。可别让我等太久哦。”

    说完,嗖的一声,女鬼钻进了马桶,消失掉了。

    噗通~~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我吓了一跳,转身一看,原来是大飞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唉,真是个没胆子的小警察。

    “你身上全是血,回头再洗洗。”我对大飞说完,就把浴室门打开,走了出去。大飞看到我走出去,顾不得形象,连衣服、浴巾什么都不穿就光着身子跑了出来。

    “毕大师,带上我,别丢下我!”

    给大飞拿了几件衣服,让他换了间浴室洗澡,把身上的血水都冲洗干净。

    我则在思考白衣女鬼所说的话。

    她让我将曹安守带到浴室,而不是自己出来找曹安守,这就说明她是出不了那间浴室的。也就是说,她的灵魂在死亡之后被困在了浴室里面。

    那间浴室那么小,而且在角落里,这就好像酒店的两头的房间一样。在里面死掉的人上不上、下不下,很容易就被困住了。

    唉,可怜的女生,就连自杀,都选择了一个这么不吉利的地方。

    说起学校的老师,暮云沁也该比我知道的多,我拿出小米手机,想拨通暮云沁的号码,却发现她正好给我打了过来。

    ……

    ……

    ……

    酒店里,一张大桌子,围坐着五个人。

    按顺序依次是大飞、我、暮云沁、黄天毅,还有洪智豪。

    刚刚暮云沁给我打来电话就是为了跟我说,洪智豪为白天的事情感到抱歉,想邀请我吃一顿放,以表歉意。

    年轻人嘛,总有冲昏头脑的时候,既然他愿意道歉,我就给他个机会。所以我等大飞洗完澡,一起来到酒店。

    而洪智豪也早早就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哇,毕大师,你朋友真有钱。”大飞拿起筷子,也不客气,夹起一大块红烧肉就往嘴里塞。“嗯,肥而不腻,香、甜,好吃。”说着又夹了两三块。

    这家伙,先前不就还被女鬼吓得瘫坐在地上了,这会儿就眉飞色舞,吃的开心死了。这种人该说他有颗大心脏好了,还是该说他,没心没肺?

    洪智豪端着一杯红酒走到我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说:“毕焱大哥,对不起,白天是我太冲动了,我向你表达深深的歉意,如果你原谅我,就请喝了这杯酒吧。”

    嗯,孺子可教。这样不就挺好吗?才高中生而已,小小年纪就要杀要剐的,这长大了还得了?

    我接过酒杯,对他说:“下不为例。”我其实很不喜欢喝酒,平时烟酒不沾,除了口香糖,其他的吃食我都不太感兴趣。

    但是今天我得喝,不喝就是不原谅他。

    仰起头,将满满一杯红酒咕噜咕噜都灌进肚子。吧唧吧唧嘴,这酒喝下去,有点葡萄的味道,又有点白酒的感觉,有点辣。

    我想要问问洪智豪这酒是怎么酿的,谁知道,我一个不经意的一撇,竟然看到洪智豪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笑的很奸诈,那感觉就好像是做了亏心事却没有被发现一样。

    不对,有问题。如果一个人恨你入骨的话,不可能半天之内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洪智豪不是给我道歉来着,他是给我摆了道鸿门宴!

    可是我酒也喝了,菜叶吃了,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我也没办法避免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盯上去了,就看洪智豪会给我下什么套儿。

    “小毕好酒量啊。”黄天野看我一口喝下一杯,也不知道是真心赞赏我还是在挖苦我。说实话,我有些后悔喝那么多了,喝完就感觉头晕晕的。

    黄天毅也喝下一杯,“嗯,味道不错,好酒,好酒啊!”

    就在这时候,大飞突然噗通,趴在了饭桌上,紧跟着连暮云沁也两眼一闭,趴下来。

    果然饭菜有问题!由于我们是坐在包厢里面,外面的服务员也不能及时发现里面的情况,所以我们现在的情况还是很麻烦的。

    我冲着黄天毅喊道:“黄老爷子,这小子有问题,快把他拿下!”

    谁知道,黄天毅眼睛眯了起来,紧跟着也扑到在地上。现场就剩下我跟洪智豪还是清醒的了。

    而此时,我看到他手里正拿着一只五彩斑斓的蜘蛛,向我邪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