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零一章:冥婚现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18本章字数:3065字

    “你是说,完婚?”白衣女鬼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他,肯吗?”白衣女鬼看着自己的身子,飘来荡去的,怪吓人的。其实如果不是真的爱的深沉,是没有人愿意跟鬼结婚的。

    而且,一旦跟鬼结婚之后,鬼物的灵魂就会时时刻刻跟随着那个人,跟他在一起。人鬼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人的阳气就会被鬼物给吸走,慢慢地变得颓废、嗜睡,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容易生病,容易发脾气。

    所以白衣女鬼才会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这不奇怪。

    我也不觉得曹安守会乖乖就范,我需要的就是惩治一下这类人。虽然我的手法很龌蹉,也不道德。但我就是不爽,不好好修理一下曹安守,我的心里就不舒服。

    我跟白衣女鬼说道:“你别管他愿不愿意,我只问你愿不愿意?你愿意嫁给曹安守吗?”

    白衣女鬼低下头,轻轻地点了点头。

    真是冤孽,丢说恋爱中的女生智商为零,一点也没错,我不知道白衣女鬼喜欢曹安守什么东西。就因为对方长得帅?还是说因为对方是老师,知识够渊博?

    可长得再帅,知识再渊博,这跟人品无关,伪装的再好,我也能闻出人渣的味道来。

    “既然你愿意的话,剩下的事情就就交给我来办了。”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坛子,打开坛子盖,对她说:“来,钻进来,我带你出去。”

    白衣女鬼很欢喜的化成了一缕白烟,钻进了坛子里面。

    盖上坛子盖子,我用两张黄纸符封住坛子口,然后走出去了。

    外面的警察见到我走出来,全部都凑上来看看,“大师,怎么样,里面的女鬼消灭了吗?”

    嗯?他们是怎么知道女鬼的事情的。

    我斜眼看了一眼大飞,他赶紧跑了出去。好小子,这个大嘴巴,什么话都藏不住。

    我把坛子举了起来,说:“你们想看看吗?我现在就把她放出来跟你们见个面,怎么样?”

    额……众警察全部都夺的远远的。

    我走出宿舍,带上大飞,往我们一开始准备好的地方前进。

    来到地点,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了,天黑了,月出了,几声鸟鸣格外的悦耳。

    好,就在这里。

    我把坛子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然后将包着曹安守头发的黄纸给拿了出来,在酒水里面泡了一下,把它嵌入到一个黄草人的身体里面。

    再接着,我默默念咒,将黄草人用红绳子绑住,捆在坛子上面。

    “走!”

    好了,前事准备就绪,我们现在就等曹安守自己走过来了。

    我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坐下,好整以暇。大飞挨着我坐下,问:“毕大师,怎么,法事做完了?”

    我点点头,“前面的事情做完了,现在就等着曹安守自己走过来了。”

    “自己走过来?”大飞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这不大可能吧?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了怀疑。

    哼,如果这点事情都搞不定的话,我还能算避鬼驱邪的人吗?给我睁大眼睛看好吧,等会儿曹安守自己就会走过来了。

    我刚才已经施了法,将曹安守跟女鬼绑在了一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们不得不在一起,但是这个法的时间是有限制的,顶多不超过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我得在一个小时里面完成这场冥婚。

    所以我才会在学校附近找到一个安静的人少的地方做法事,要是离得太远,还没等曹安守过来,法术就被解开的话,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等着等着,透着月光,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是曹安守!

    我看到他的时候说实话还是有些兴奋的,这代表我的法术起了效果了。

    “快快快,准备动手。”我冲着大飞喊道。

    大飞明显还没有从惊讶中缓过神儿,“嘿,毕大师,我是对你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大飞跑过去架着曹安守往这边走。速度快了一倍有余。

    我看看曹安守,他双眼无神,就像一具行尸走肉。嗯,这就是被法术控制住的明显特征。

    趁他还没有恢复精神,我们赶紧把事儿给办了。

    “大飞,把坛子口的封条给撕了,坛子盖子打开。”

    “好!”大飞将曹安守给丢到一边,然后去撕掉封条,打开盖子。盖子刚刚打开,一缕白烟就跑了出来,幻化成了人形。

    大飞猛然间再次看到白衣女鬼,还是吃不消,腿脚不停地发抖,往我身后躲。

    而白衣女鬼根本关不上我跟大飞,笔直的飞向曹安守。

    “安守老师,我想你想的好苦,安守老师,安守老师。”白衣女鬼喊着,但是却得不到曹安守的回复。

    我跟她说:“不用喊了,他被我下了咒,再过个十几分钟应该就会恢复过来了。现在,我就帮你们完婚。”

    “下咒?”白衣女鬼愤恨地看着我,阴冷的说:“你要是对我的安守老师做出什么不正当的行为的话,我首先就会要了你的命。”

    呵,要了我的命?区区一只小鬼而已,口气太大了。

    我也不想跟她做口舌之争,也不想得罪她,因为现在她手中还握有我想知道的秘密,得我把这些秘密了解清楚了之后,我跟她就彻底没有关系,到时候,她爱干嘛干嘛去吧。

    我解释道:“我对他下了咒,让他在一个小时之内会跟你捆绑在一起,这样才能方便为你们网昏君,否则,你以为他会乖乖的服从吗?你真的以为一个大活人愿意跟你一只女鬼结婚吗?”

    我的话说的很直白,白衣女鬼根本无从辩解,她低下了头,说不出话来。

    “现在时间不多了,如果你还想跟曹安守结婚,永生永世都跟他在一起的话,就不要再废话,接下来都得听我的,知道了吗?”

    白衣女鬼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红绳。”我向大飞伸出一只手。

    大飞很懂得我的意思,将红绳子递到我的手上。我拿过红绳,将一头绑在白衣女鬼的右手大拇指头上,然后将另一头绑在了曹安守的左手大拇指头上。

    “在供桌前站好。”我对白衣女鬼说。

    白衣女鬼很听话的飘到了供桌前面,规规矩矩的站好。我将一块红盖头给她盖上。

    嗯,差不多了。

    我向大飞招了招手,把他叫到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待会儿你就充当一下司仪,喊了一下拜天地的词儿,会吗?”

    大飞连连点头,“小意思,这点事情还能难的到我大飞?瞧好了吧。”

    由于曹安守已经被我下了咒,不能自由行动,所以要他自己来拜天地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点我也已经早就预想到了,所以在他的身上放了一张同步符,方便我控制他的行动。

    同步符的控制时间更短,我在启动符咒之后,就得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婚礼。

    我将两根白蜡烛给点着,火苗在小风中微微晃动。

    启动同步符,我向大飞示意,可以拜天地了。

    于是大飞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一拜天地。”

    白衣女鬼很自觉的就弯腰下拜,而我控制着曹安守也下拜。

    “二拜高堂。”

    高堂不在,大飞临时充当一下好了,反正只是个形式而已。还是老样子,很容易就拜完了。

    “夫妻对拜!”

    白衣女鬼转过身,我控制着曹安守也转过身,二者相对着拜。

    三拜天地,完成,这冥婚的仪式就算是完成了,也就是说从现在起,白衣女鬼就算是曹安守的女人了,可以永生永世的跟他在一起。

    哼,以后有你受的了。

    我控制着曹安守,将白衣女鬼的红盖头给掀开,完成了最后一道程序。

    白衣女鬼兴奋的看着曹安守,扑倒在他的怀里。

    就在这时,曹安守一个哆嗦,醒了。我对他下的咒的时间已经到了,可是没关系了,事情都办完了,他现在醒过来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曹安守就感觉冷,打了个喷嚏,低头一看,有个女人趴在他的怀里。

    “姑娘,这是什么地方?”曹安守还没有弄清楚状况,还在问话了。我笑着对他说:“先看清楚你怀里趴着的是谁,再说话吧。”

    曹安守一看是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又是你?这,这是哪里啊?”转而,他又好奇的看了看怀里的女人,瞬间脸色就白了,我不知道他是感觉到恐惧还是惊讶,反正那神不是开心。

    丁玲为了他割腕自杀,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女生,哼,这回就让你好好地报答一下人家姑娘。

    “不,不可能,你不是死了吗?”曹安守紧张到说不出话来。

    “她是死了,你看看她的双脚。”我还不忘逗趣曹安守。

    当曹安守看到白衣女鬼的双脚是飘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词来形容他的神情面貌了,只见他翻了个白眼,晕死过去。

    “曹老师?”白衣女鬼焦急的喊着。

    “不用着急,他只是晕过去了而已,第一次看到鬼,当然不习惯,你给他一些时间习惯一下。”我没良心的说道。

    “接下来,你是不是该告诉我,到底是谁要对付暮云沁?”现在,也该是我提问的时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