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打脸华晨阳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5:52本章字数:3153字

    华晨阳一直没敢接那个电话,因为手机屏幕上的显示是他父亲的电话号码,而结合刘芒刚刚那番话,再加上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华晨阳怎么能不吃惊?怎么能不颤抖?

    “你傻在那干嘛?你倒是接电话啊。”刘芒带着玩味的意思说道,手里把玩着自己的打火机,还是那种一块钱一个的劣质打火机。

    “接,接……接就接,难道我还怕了不成?我家里人打电话只是叫我早点回去而已。”华晨阳说话时都有点结巴了,他很害怕了,但碍于面子,他又不得不去面对那个电话,现在他只能自己在内心宽慰自己,刘芒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

    而在一旁的林欣怡,还有华晨阳身后的那三个高管,还有华晨阳带来的那女人无不是将华晨阳看着,因为大家都开始有点相信刘芒刚刚的那段通话了,最吃惊的人还是林欣怡,因为在林欣怡看来,刘芒就是个十分厌恶,平时爱占小便宜,而且是个色情狂的老烟鬼。

    可从刚刚那样看来,林欣怡觉得自己对刘芒的认知几乎是全无。华晨阳那边接起电话,一时间整个包间的气氛都紧张起来,都关注着华晨阳要说什么。

    可一直,华晨阳什么都没有说,拿着手机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慢慢的,眼角里的泪花也开始在华晨阳的眼角里打转,大家似乎明白了什么,都把刘芒给看着,吞了下口水,心想着还好没得罪刘芒。

    那华晨阳身旁的女人也特别现实,一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便一副嫌弃的样子将华晨阳松开,同时也开始离华晨阳远远的。

    刘芒这边觉得没什么可看下去的了,拉着林欣怡转身便要走,肚子早就饿了,再耽误下去,那可就苦的是肚子。所以刘芒还是想跟林欣怡换个地方,先把肚子饥饿的问题解决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集团吧!”就在刘芒拉着林欣怡走出转身要走出包间门口的时候,华晨阳居然当着众人的面上,冲着刘芒的那个方向,直接跪下了,而且哭得十分伤心。

    在场的几人直接傻眼了,和那华晨阳在一起的女人,也因为华晨阳这一举动眉头紧皱,不忍看下去便转身就走,在刘芒和林欣怡之前,直接出了包间。

    而站在包间门口的刘芒,则是头都没有回一下,淡淡的说了一句:“说了你回后悔,可是你一开始不悔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还是好好享受你以后的生活吧。”

    刘芒说完便拉着林欣怡出去了,走得是那样的潇洒,是那样的自信,让包间里的人都傻眼的看着,大家都揣测着刘芒的身份。

    出了包间之后,林欣怡则一把将刘芒给推开,一副疑惑的样子对刘芒问道:“你究竟对给谁打的电话?他为什么要跪地求饶?还有……”

    就在林欣怡还有诸多疑问的时候,刘芒直接用手堵住了林欣怡的嘴,然后轻声在林欣怡的耳边说道:“能不能别问了,等明天你就会得到一个好消息,记得到时候请我吃饭啊!”

    刘芒说完便向前面走去,刘芒是真饿得不行。在刘芒的容忍之中,有两个是不能容忍的,一是抽烟,二就是吃饭。烟是刘芒生活的根本,而吃饭是刘芒的基本需求。

    “请你吃饭?我弄死你还来不及呢!这下可好了,你打了那胡总,你知道那胡总是谁吗?他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之一,是傲世集团的董事,是和我们集团一样厉害的存在,而且听说这个集团还与黑帮有着交易来往,你这下得罪了他,我们公司可真的遭殃了。”林欣怡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抓着头发,一副苦恼的样子。

    林欣怡还是第一次在刘芒面前有这种举动,刘芒在一旁看着摇了摇头,淡淡的笑着说道:“你可就放心吧,有我这男朋友在,你怕什么?放心就好了,你看到那华晨阳的样子了吧?他都对我下跪求饶了,我自然有办法再搞定这个胡总了。”

    林欣怡听刘芒这样一说,状态才稍微好了点,虽说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但还是准备相信刘芒一次,毕竟刚刚刘芒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住了,不得不说刘芒的势力惊人。

    “你刚刚跟我说什么?你说你是我什么来着?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还敢胡说?说了你不准在其余时候说我是你女朋友,你是不是有嘴痒了?想死的慌?”林欣怡说着就要动手,还好刘芒躲得算快,不然肯定要挨毒打。

    “你说吧我们去哪吃饭?我请客哦!你知道我这人的,从来不请客,你今天算是运气好,碰上我心情好,你想去哪吃,我都不会拒绝。”刘芒大度的说道,想将之间的话题给转移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保护我?你有这样的能力,明明就不用来当我的保镖受气的。”林欣怡停了下来,还是想要搞清刘芒的身份。

    刘芒听到林欣怡的话,直接停了下来,对着林欣怡说道:“不,你说错了,我除了有保护人的能力以外,我根本没有其他任何能力,我就是个保镖,只不过我是最厉害的保镖。”

    林欣怡看着刘芒,知道从刘芒那不可能问出什么的,所以林欣怡准备不再问了。

    “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林欣怡开口说道,将刘芒看着的眼神之中,又多了几许的和善。

    “什么话?我哪句话是有说假的吗?”刘芒摸着鼻子说道,看着林欣怡对自己态度的转变,刘芒心里挺得意的。

    “你是不是打算抵赖?这么快就忘记了?你刚刚说随便我去哪吃吗?你该不会说假话吧?”林欣怡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刘芒看着林欣怡的那丝笑意,完全就沉醉于其中,刘芒笑着说道:“当然不会啦,你说去哪就去哪,不过这家就算了吧。”

    林欣怡听到刘芒这句话,直接撇了撇嘴,没好气的白了刘芒一眼。刘芒倒没觉得什么,反正自己脸皮厚,林欣怡怎么看他,他也觉得无所谓的。

    “既然这样,那你请我去以前我们去过的,那家卖羊汤店的地方吧。”林欣怡说着便要走,刘芒则是傻在了那里,那汤是好吃,但价格也太贵了,刘芒一想着价格,便一副肉痛的样子。

    “喂,你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啊,不然谁请你吃啊。”刘芒说着,急着去追走在前面的林欣怡。

    可谁又会想到呢?就这样一个连一百一碗羊杂汤都要心疼的人,却能掌控一个公司生死的命运。

    刘芒开车带林欣怡去了那个熟悉的小巷,这一次林欣怡主动提醒刘芒先去停车的,刘芒上次才弄得那车被交警队拖走了,这都还没去领回来呢,再把这辆车弄走了,那林欣怡也得跟刘芒急了。

    这次两人虽说来得也有点晚了,里面灯光也比较昏暗,但刘芒和林欣怡手机电都很足,他们一起用手机照明,也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前行的道路。

    到那家羊肉店的时候,那老板都是准备要关门了的。看着林欣怡和刘芒走去,老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姑娘,今天又来了?还是两碗对吗?一碗少放羊肠,一碗多放羊肠?”那老板好像跟林欣怡很熟,本都打算打烊的,也因为他们两个,重新又开始生火起灶。

    “老板,一碗就好,太多了我们吃不了。”刘芒有点肉痛的样子,一想到价格那么贵,而林欣怡给他开的工资那么低,所以刘芒想着的就是节约才好。

    “一碗哪够啊?难道我不吃吗?老板给我们来两碗。”林欣怡白了刘芒一眼,林欣怡也服了刘芒了,之前那大度的样哪去了?真怀疑刘芒是有精神分裂症的人,有时间能大度,有时间却又抠门。

    “那什么,我记得你晚上一般不吃饭的啊,毕竟你要保持身材,我晚上也吃得不多,等下那碗上桌,我等你先吃,你吃不了了我再吃,这不就行了吗?”刘芒解释着说道,一点都不尴尬的样子。

    林欣怡当场无语,但看着刘芒这样子林欣怡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眶里的泪花一直在打转,不过被林欣怡给憋了回去,刘芒似乎也注意到了,但也没说什么。

    在几秒的沉默之后,林欣怡一副任性的样子对老板说道:“老板就要两碗羊杂汤,再给我来两瓶烧酒,我今天就要多吃。”

    刘芒则有点惊讶,第一次看着林欣怡有这样的一面。刘芒似乎明白了什么,人或许不是生来就高冷的,林欣怡或许也是这样,之所以她显得高冷,平时冰霜面无表情,但那真是她愿意的吗?或许她也有她的苦衷。

    “好嘞!这是你们的烧酒,羊杂汤还得等上一会儿,你们先等着,我随后给你们端上来。”老板先是端来了那酒和酒杯。

    这烧酒是用土罐装的,不同意其他白酒,看来这种酒应该是这老板自己酿造的,现在要还能喝上自家酿造的酒,那还真有点难,刘芒拿着那酒闻了一闻,竖起拇指对老板说道:“好酒啊,老板。”

    那酒清香无比,是市面上任何酒都不能媲美的,哪怕是那种上千上万的白酒,都不如这酒纯正,而且这酒中的植物香气,再加上大自然的芳香,让酒闻着便有一丝陶醉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