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枪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1本章字数:3117字

    行动前的会议结束后,所有民警、协警各自上了警车。

    整个莲蓉县城东派出所,一共有民警十人,协警二十三人。

    因为有民警在休年假,还有民警需要留在派出所值班,所以出行动的是六个民警,十二个协警,以及所长宋庆年,共计十九个人。

    副所长刘源也被留在派出所坐镇,没有跟随一起行动。

    作为所长宋庆年自然坐的是所里最好的一辆福特牌的警车。

    萧准则随另外三名协警坐的是一辆较旧的捷达警车。此外还有两辆长安警车,坐着剩下的人。

    一上车,马东和严涛两人立刻一个给萧准敬烟,一个给萧准点火。

    萧准也丝毫没客气,大大方方的接受了二人献来的殷勤。

    阶级这东西,在当下社会是无处不在的。

    萧准是民警,属于正儿八经的公务员。马东和严涛只不过是协警,属于非编人员。二人一来得服从萧准管理,二来奖金、以及所里一些隐性福利,都得看所里民警的意思。

    民警看你不顺眼,那像什么罚金分成,当协警的就不用想了。要是民警和你关系好,不仅收入会有增加,并且手里权力也会大上不少。

    因为都知道,协警是没有执法权的,必须在民警的领导下执法。民警给不给面子,直接影响一个协警手里权力的含金量。

    民警,协警。虽然只差一个字,但却是天与地的区别。

    然而这个区别,就是二者阶级的不同区分。

    你低我高,你讨好我,我接受那是给你面子。如果马东、严涛敬烟点火萧准不接,恐怕二人心里会忐忑好久,他们会想是不是萧准对他们有意见。

    这些“江湖规矩”,萧准回来这段时间里面,已经逐渐摸透。

    现在的他,正从一个纯粹的军人,往一个真正融入社会的人进行转变。

    萧准是不抽烟的,之所以接,完全是不想拂了人家的面子。

    所以他把烟吸入嘴里后直接就吐了出来,这就是俗称的“抽假烟”。

    严冬小心翼翼的对萧准说道:“萧哥,今天看所长这架势,怕是要严整啊。联合二中旁边那家电玩城是我妹夫开的,您看一会儿去了方便照顾点儿不?”

    萧准略微沉默了一下,摇下车窗把抽到一半的烟弹了出去。

    他用手煽了煽车里的烟雾,说道:“宋所今天的心情,我猜你们都是知道的。

    屁股不干净被逮到的,今天想一毛不拔肯定是不可能了。顶多我试试,光罚款,不收机器不封店门。”

    “诶,成。”严冬听萧准这样一说,顿时笑逐颜开。“谢了萧哥,明儿我让我妹夫在天龙酒店摆一桌,到时候您可一定要赏光啊。”

    萧准看了严冬一眼,摇了摇头:“都是自己人,不必整的这么客气。”

    萧准随口应付一句后便沉默起来,他在想自己该找什么样的机会,跟宋庆年提撤县分区的事。

    严冬原本还继续劝说了萧准两句,看上去很是希望萧准能赴他口中那顿宴。不过说了两句后他见萧准没回话,当下也就识趣的闭嘴了。

    派出所临检,这算是派出所日常工作中最重要的一项,也是最彰显派出所权力的一项。

    酒吧、KTV、宾馆、电玩城、洗浴中心。这些行业各有各的鬼祟,黄赌毒三项,在这些行业里滋生最广。

    当然,敢开这样的店,肯定是有相关把握的。

    一般像地区派出所,即便临检时查到了些什么,基本也不会上纲上线的把人往死里整。

    这并不是派出所执法不严,而是社会形成的一些潜规则。

    有些东西,无论你怎么打击,都必然是会存在的。

    强力手腕固然能震慑一时,可随后出现的市场空白,必定还是有人会去填补。

    到时候为了抢夺市场,可能状况会更糟。

    所以把局面控制在一定范围,远比把灰色产业连根拔起要有智慧的多。

    萧准他们这次出动十九人,和往常的临检相比,阵势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但凡所过之处,那些老板、经理人无不战战兢兢陪足笑脸。

    也就是这样的时刻,权力的魅力会立刻让众人清晰感受到。

    民警樊毅是大学生,一手字写的不错。所以临检的时候,处罚通知书都是他在填。

    晚上六点出发,到现在九点半,樊毅已经开出去二十多张处罚通知书。

    萧准心里粗略算了算,这次恐怕要收十来万的罚款。即便有说情打折的,六七万怎么也少不了。

    罚款一多,所里民警的奖金也就跟着水涨船高。萧准心里忍不住暗自想笑,看来这所长发怒,也不全是坏事嘛。

    宾馆、电玩城、洗浴中心这些都查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该查的就是酒吧、KTV。

    对于派出所的人来说,查酒吧、KTV是最令人心烦的事情。

    一来敢开这种场所的,关系必定过硬。二来夜场里面必备一类人,那就是镇场子的黑保安。

    这些人可不像那些宾馆、电玩城的小老板,看到穿警服的就发憷。

    一个处理不好,动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

    不过今天有宋庆年亲自带队,大家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夜场的老板们都不是傻瓜,哪些人能惹,哪些人绝对不能惹,他们门儿清的很。

    四辆警车在云海鑫城的街边停下来,随着宋庆年下车,众人也跟着纷纷下车。

    云海鑫城是莲蓉县高档KTV和酒吧的聚集地,这里或大或小开了有十几家夜场。

    萧准和另外一个民警樊毅走到宋庆年身旁,樊毅低声问宋庆年:“宋所,咱们今天先从哪家开始?”

    “先查三楼的君临天下!”宋庆年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萧准和樊毅听了宋庆年这话,两人立刻对视了一眼。

    这“君临天下”是家KTV,准确说应该是云海鑫城里面规模最大的一家KTV。

    就算萧准刚刚进入派出所没多久也知道,君临天下的幕后老板在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

    平日里即便是刘源亲自带队,也很少去找他们的麻烦。

    今天宋庆年一来就要啃这个硬骨头,看来是对这个“君临天下”的老板有意见了。

    宋庆年亲自发话,萧准他们自然不再多说半句废话。

    因为人数太多,宋庆年下令走楼梯上三楼。在上楼梯的时候,宋庆年还做了安排。

    他将带领三个民警和六个协警从正门进去,萧准则被安排和樊毅、王宇带领另外六个协警从后门进去。

    前后包抄,这更加证明了宋庆年要整“君临天下”的决心。

    众人一一应令,很快就上到了三楼。

    从楼梯通道的门一出来,萧准立刻照着宋庆年的安排,带着人往后门去。

    君临天下他不是第一次来临检了,虽然地方不小,但路线他还是熟的。

    一进场所,樊毅立刻站在走廊上对着一群服务生大声吼道:“关了关了!都把音乐关了!临检!”

    这些夜场的服务生也是相当有经验,当即关音乐的关音乐,叫经理的叫经理。

    刚才还喧嚣无比的场所,很快音乐就逐渐停了下来。

    樊毅和王宇走进包厢查身份证,看有没有违禁药物,色情陪侍的情况。

    萧准则站在走廊上,谨防有人偷摸逃跑。

    一切进行的正顺序时,突然萧准听见一声狂吼:“死警狗!”

    砰!砰!砰!

    音乐停掉的KTV里,三声枪响显得十分刺耳。

    “枪声!”

    萧准吼了一声,樊毅和王宇立刻从包房里出来,三人带着六个协警赶紧往枪声传来的地方跑去。

    九个人跑的虽然快,但实际樊毅他们心里还是有些犯怵。

    毕竟他们不是萧准,没有像他那样经历过战场拼杀,心理也没想他那样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

    况且民警身上带着的装备,有电棍有甩棍,有辣椒水有手铐。但唯独没有枪。

    任你武功再高,终究你还是血肉之躯,子弹打中要要害还是得死。

    所以即便是萧准并不害怕,但心里也暗自小心起来。

    因为枪声而引发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不少包厢里的人都纷纷跑了出来,形成一股人流往通道外面跑。

    萧准还在人群中往前挤,樊毅和王宇突然拉住了他。

    “萧准,对方有枪,我们还是不要乱出头了,先向局里求援吧。”

    萧准还没来得及回话。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

    樊毅和王宇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萧准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六个协警,六人干脆站在了原处,根本不敢往前走。

    萧准心里暗自摇头,他轻轻推开樊毅的手:“你们两个打电话求援吧,我去看看。”

    说完,萧准也没管二人,径直抽出自己腰间的甩棍握在手中,大步朝着枪声传来方向走去。

    以萧准的经验,前后两次枪响他很轻易就分辨出了不同。

    一开始的三声枪声沉闷厚重,和后面两声枪响的清脆短促根本不同。

    这证明开枪的是两种枪。

    很有可能是匪徒开了三枪,而警察这边还了两枪。

    这次出来的警察,带枪的只有宋庆年一人。

    果然萧准走到走廊的拐角处,立刻听见宋庆年的声音。

    “我警告你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投降,争取宽大处理。否则的话,等待你们的将是……”

    “放你娘的屁!”

    砰!砰!砰!

    又是三枪,尖叫声和惨叫声,顿时混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