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萧准的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1本章字数:3095字

    枪声再起,萧准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开枪如此干脆,看来对方不是一般的小毛贼。

    萧准立刻站在拐角处取出自己的手机,用前置摄像头观察走廊上的情况。

    走廊上一共五个匪徒,有一人持枪挟持着一个年轻貌美,穿着时尚的女子。

    还有一个用枪逼着五个男女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身体簌簌发抖,明显已经害怕至极。

    另外三个匪徒手里拿的则是明晃晃的钢刀。

    此外在走廊的尽头处,有两名协警和一个民警倒在地上地上,显然是中了枪伤。

    另外匪徒的身边,也有两男一女倒在血泊之中,生死暂时不明。

    其中一名匪徒大声吼道:“刚才开枪那个,老子知道你是领头的。你滚过来带我们走,我立刻放了这些人!

    你要是不过来的话,老子一分钟杀一个人。”

    听到匪徒这话,萧准眉头猛皱。

    他听所里的老警察说过,当警察的最怕就是匪徒提议用警察换人质。

    你去了,恐怕性命不保。你要不去,那就是质人民安危于不顾,如果因为你畏惧不前导致犯人杀了人质。那不管你官大官小,事后舆论必定会让你职业生涯从此断送。

    从这些匪徒的行事作风来看,他们绝对是一等一的悍匪。

    一共开六枪,六枪都打在了人身上。

    问他们敢不敢杀人?答案再明显不过。

    匪徒的提议让宋庆年彻底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正沉默着,突然抱头蹲在地上的一个中年男人大声叫道:“所长,你们人民警察可不能置民众安危于不顾啊。我是县委管文学,你的行为我可都看着呢!”

    中年男人那话让萧准顿时有了一种想骂娘的冲动。

    现在匪徒本来就想找身份足够高的人当人质,方便逃跑。结果你丫的马上说自己是县委的,你他娘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吧。

    果不其然,中年男人此话一出,匪徒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其中一名匪徒用枪顶在管文学的头顶,笑着说道:“原来是个所长,我是说那警衔看上去跟一般人不一样嘛。

    老子数五声,你他娘要是再不过来,老子就开枪了!”

    “五!”

    “四!”

    “三!”

    “等一等!”

    宋庆年终于顶不住压力叫了一声,他声线都在微微发抖,说话仿佛万分艰难。

    “你……你先把他们放了,我马上过来。”

    “我草,你当老子是煞笔?”匪徒手动了动,看样子真是准备开枪了。

    情况危急之下萧准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让他眼睁睁看着人质死在自己眼前,他做不到。

    萧准高吼了一声:“等一下!”

    说完,心脏猛跳的他直接从走廊拐角处走出来,双手举过头顶道:“我是城东派出所副所长萧准,我来交换人质!”

    静!

    寂静无声!

    当萧准走出来,说出这番话时,有那么两三秒钟是静到针掉地上都能听见的。

    走廊尽头的宋庆年透过走廊墙上的玻璃看着萧准站出来,整个心顿时暖了一下。

    要知道匪徒开口要的人是他,萧准此时站出来,就等于是来替他挡枪子的。

    即便现代社会人情冷漠,但这种以命换命的行为,是人都难免感动不已。

    其实不仅是宋庆年,蹲在地上的几个人,还有被匪徒挟持在手里的那个年轻女人,也都看了萧准一眼。

    眼神之中或多或少,都带着浓浓的敬佩。

    萧准把手里的甩棍扔到一边,然后把身上的电棍、手铐这些东西都解下来扔掉了。

    他小心翼翼地朝着五名匪徒方向走着,口中说道:“我虽然职务不如我们所长,但我背景比他深厚。

    你们把我抓住,保证没有人会阻拦你们离开。

    我也看得出来,五位都是不惧生死的铁血真汉子。相信我站出来了,你们应该会信守承诺放人吧。”

    萧准为了给自己的份量加码,所以信口胡诌着。

    他暗自观察着五名匪徒,心里已经演练了七八套把五人制服的方案。

    不过萧准并不敢妄动,毕竟这跟战场上拼杀不同。匪徒的身旁,还有人质存在。

    “哟呵,现在的警察里面竟然还真有不怕死的。来来来,你双手抱头走过来,只要你不耍花样,我立刻放几个人表示诚意。”

    匪徒中,身材最高大的一人如此说着。

    萧准把手抱在后脑勺上,一步一步地朝着匪徒方向走去。

    五名匪徒,只有两个人有枪。

    因为一个匪徒用枪顶住了管文学的头,所以原本用枪顶着年轻美女头的匪徒,此刻把枪移开用来指向了萧准。

    随着萧准一步步靠近匪徒,匪徒的表情明显也凝重起来。

    岂料这个时候被匪徒挟持的这个美女竟然不停的在对萧准眨眼睛,使眼色。

    萧准眉头微微一皱,很明显这美女是准备做一些反抗的举动。

    “我去,不要啊美女,你这样会把大家都害死的。”

    萧准心里这里叫喊着,但表面却不敢泄露任何声色,只能暗自祈祷这年轻美女不要乱来。

    可惜,这人世间的事往往就是你怕什么它偏偏就来什么。

    在萧准离挟持年轻美女这匪徒只有一步之遥时,年轻美女的头突然狠狠地往后一仰,后脑勺立刻撞在了那匪徒的鼻子上。

    萧准也没办法了,这突发的情况容不得他考虑。

    电光火石之间,萧准顶尖的单兵作战能力立刻显露出来。

    他一个大跨步上去,直接用左手抓着匪徒持枪的手,然后手指穿进扳机扣中,对着另外持枪的那个匪徒便开了枪。

    砰!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匪徒立刻倒地身亡。

    萧准腕部力气一发,强行抢下这名匪徒的手枪。在夺下枪的瞬间,萧准还拉了那年轻美女一把,直接把她甩到了自己身后。

    铛!铛!

    萧准对着匪徒连续扣了两次扳机,竟然没有一颗子弹射出。

    他瞬间明白过来,这枪容弹七发。先前那六发都是这把枪打出来的,然后刚才萧准开那一枪,是这把枪里最后的一颗子弹。

    萧准下意识怒骂一声,直接把手枪朝着一名持刀的匪徒扔了过去。

    面对三个持刀匪徒,和一个空手匪徒,萧准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

    两柄钢刀同时劈砍下来,萧准身子一侧躲开,同手右手准确无误地抓住其中一名匪徒的手腕,反关节一折,匪徒手里的刀立刻脱落。

    萧准伸手握着刀把,心里顿时底气大涨。

    他反手一刀迎上,架住两名匪徒同时砍来的两刀。然后他身体一转,后背紧贴着空手的这名匪徒。

    钢刀从萧准腰间往后刺进去,萧准只听见一声惨呼,同时感受到刀刃刺入身体的感觉。

    萧准没做丝毫的停留,刀身扭了半圈立刻抽出来,同时一记大力劈砍,直接以力道震落了其中一名匪徒的刀。

    最后一个手里还有刀的匪徒大吼着砍向萧准时,萧准只是用刀轻轻一引把劈砍的力量引向了一边。

    此时的歹徒,唯独剩下一个早已经吓破了胆,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颤声叫着:“我投降,我投降……”

    萧准用刀指着他,大声叫道:“宋所,拷人!”

    一切发生的太快,枪声响起时宋庆年等人连看都没敢多看一眼。

    只是听声音猜到萧准应该是在和匪徒搏斗。

    此刻听到萧准的叫声,宋庆年这才有一种灵魂归位,意识回归的感觉。

    他偷偷从走廊拐角探头看了一眼,这才看清五名匪徒竟是全都被萧准制服了。

    宋庆年心里一阵热流淌过,当即大声叫道:“我草他娘的,拷人!全部给我铐起来!”

    等宋庆年几人过来把人拷上以后,萧准这才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刚才的情况实在是太凶险了。整个过程有一点儿处理不当,或者他能力稍差半分。那么人质和他,必然都活不了。

    用后脑勺狠狠撞击匪徒鼻子的年轻美女此刻竟然笑吟吟地走到了萧准面前。

    她拍了一下萧准的肩膀,笑着说道:“诶,警官。你刚才好帅啊!怎么样?我是不是也挺机灵的?”

    正处于后怕期的萧准一听美女这话顿时心态爆炸,他一下直起身来,冲着这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就大声狂吼。

    “我帅你妈个头!你知道你刚才那样做有多危险吗?你不要命不要紧,能不能别他妈害我?老子媳妇都还没找呢,准备多活几年!”

    年轻美女修长的粉颈都缩在了一起,整个人被萧准瞬间骂懵逼了。

    另外一边,被协警扶起来的管文学大口大口地喘了两口气后,竟然痛哭着冲被拷的一名匪徒一阵挥拳。

    只不过拳法实在太难看,萧准粗略看一眼就辨认出来,竟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王八拳”。

    打了几拳后,管文学带着哭腔冲着宋庆年吼道:“我告诉你,你面对匪徒畏惧不前,漠视人民群众安危的行为我明天一定会上报给赵书记,你等免职通知吧。”

    管文学说完以后又走到了萧准跟前,他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塞在萧准手里,抽泣着说道:“小兄弟。救命之恩,我管文学一定不会忘。以后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最后管文学走到那年轻美女面前,低声道:“云裳,我们走吧,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