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一筹莫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1本章字数:1895字

    萧准早上五点多便起床,先是围着小区跑了几圈,然后又打了几趟军体拳,一身臭汗回家洗了个澡,便骑着摩托车去了单位。

    原本正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聊天的同事纷纷向他打招呼,萧准看到这些人突然热情起来,明显有些诧异。

    其实前段时间,这些人对空降来的萧准还是有些抵触的,由于他在狼魂大队的档案是保密的,所以资料上只是写了“转业”两字。

    派出所这些警察大部分都是正经八百从警校毕业,算得上根正苗红,你一个部队转业的回来的,要专业没专业,要经验没经验,让你去调解个纠纷,你都能给人劝架劝出人命来,所以这些人大多都不怎么待见萧准。

    不过经过昨天在KTV那一出“危难时候显身手”的戏码,他的形象顿时在这些人心目中高大起来,因为很多人都是听当时在现场的民警转述,话语中难免会带一下夸张成分,经过那些人添油加醋的描述,萧准当时的表现几乎跟赵子龙大战长坂坡差不多神勇,简直就是现代版的武神。

    有实力的人到哪里都会获得尊重,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别人对你笑脸相迎,你自然不好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萧准只好对这些人微笑回应,等回到自己的位置的时候,脸都笑的有点僵硬了。

    坐在萧准隔壁的陶欣是个三十多岁刚刚结婚的少妇,见他到来,便转过椅子道:“行啊小萧,隐藏的挺深啊,原来还以为你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呢,没想到这么厉害。”

    陶欣这次想到正事,急忙道:“对了,刚刚宋所过来说,你如果来了,就去监控室一趟。”

    “他有说什么事吗?”萧准问道。

    陶欣指了指审讯室的方向,道:“市局昨天过来两个人,跟老刘在里面审了一夜了,连个屁都没问出来,宋所看样子有点急了。”

    萧准知道她口中的老刘就是副所长刘源,一个二十多年的老警察了,居然花了一夜时间都没闻出只字片语来,看来这几个歹徒听难缠的。

    没有耽搁,萧准直接去了监控室。

    宋庆年此时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监控,在他旁边还坐了几个人,都是派出所的领导。

    看到萧准进来,宋庆年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明显是在问他昨天见管文学的情况。

    萧准心里虽然对他有些鄙夷,但还是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顺利。

    宋庆年满意的露出一丝欣慰,然后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一个位置让他坐下。

    坐在旁边的几个领导都纷纷向他点头示意,萧准昨天立下大功,前途无量,并且看宋庆年对他的态度,怕是有意要提携他,这些人自然要对他客气一些。

    “你先看看里面的情况。”宋庆年指了指监控画面道。

    此时监控画面显示里面正有三个警察在提审人犯,其中一个正是副所长刘源,另外两个没见过,应该是市局的,一个是个三十多岁的男的,另一个是个女的,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长的极为秀丽。

    萧准忍不住多看了那女孩儿几眼,公安系统里还是很少见这么漂亮的,一般长的稍微好看一点的都能称为警花了,像这种级别的,真的可以当成熊猫供起来了。

    宋庆年替他解释道:“那个男的,是市局刑侦大队副队长袁天龙,旁边那个女孩儿叫张悠然,是今年刚调到刑侦大队的,据说是水木大学心理学硕士。”

    萧准撇嘴,名头倒是挺唬人的,心理学硕士审了一夜也没审出什么结果来。

    审讯室里的三人经过连夜审问,此时都满脸倦意,而坐在三人对面的人犯倒是一脸得意,似乎看到三个警察在自己身上铩羽而归,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张悠然一脸威严的对人犯道:“我希望你不要在负隅顽抗了,你只有配合我们的调查,才能争取宽大处理,死撑到底只有死路一条。”

    人犯翘着二郎腿,道:“宽大处理……有多宽大?如果你们答应只要我招供,就立刻把我放了,我就配合你们。”

    张悠然冷脸道:“这不可能,我们只能答应你,会根据你提供的情报真实性和重要性,对你进行适当的量刑……”

    现在子啊监控室听着里面你来我往的拉大锯扯大锯,不禁打了个哈欠,这么问要是能问出东西来,那就真的是天上掉馅饼了。

    宋庆年说道:“这帮人确实口风有点紧,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就是插科打诨不配合审讯。”

    萧准笑了笑道:“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撬不开的锁,之所以无功而返,也可能是方式不对。”

    宋庆年愣了愣,道:“你有办法?”

    萧准道:“不敢说百分百,应该有七成把握吧。”

    在座的几个领导都露出惊容,七成把握?还真敢说啊!

    里面三个人,其中两个是身经百战的老警察,一个是名牌大学心理学的高材生,这三个人审了一夜都没审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你一上来就有七成把握?未免有些太自大了一点吧?

    萧准原本因为昨天出色的表现建立起的一丝良好形象,瞬间在这帮人心里坍塌,有人已经开始摇头,还是太年轻,担不了大任。

    相比这些人,宋庆年对萧准倒是有点信心,经过昨天两人的一场深谈,他此时已经把萧准视为自己的心腹,自然希望他能好好表现,当下便点头道:“好,那你去试试,就算审不出来也没关系,但是要谨守纪律,不要做出一个出格的事情。”

    萧准点了点头,起身出了监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