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审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1本章字数:2831字

    张悠然此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刚刚进入市局工作一个月,身为一个名牌大学的心理学硕士,再加上她的长相,基本上没有经历过其他新人被刁难的情景,各种粗活累活还不等她动手,就会有一帮人抢着去做。

    今天可以说是她第一次真正的参与到案件中,本来以为凭借自己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对付几个野蛮的罪犯应该是手到擒来,没想到等她上阵的时候,发现学校专家教授教的那些理论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不但如此,这几个罪犯都是亡命之徒,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各种污言秽语不断从嘴里冒出,常常让她羞愤不已,要不是袁副队长在场,只怕自己还真的招架不住。

    正在三人一筹莫展之际,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看到萧准从外面进来,刘源眉头微微皱起,道:“萧准,我们正在审讯犯人呢,你跑进来干什么?”

    萧准看了眼那嚣张的人犯,道:“我见你们审了一夜也没审出来,所以进来帮你们一下。”

    市局来的两人脸上有些尴尬,自己好歹属于上级部门的人,现在还得需要一个下级部门的民警帮忙审讯,脸上实在有些挂不住。

    刘源脸色也不太好看,斥责道:“你难道觉得自己的能力比我们还要强?虽然知道你昨天立了点功,但是也不能马上就翘尾巴吧?”

    萧准没想到他的神经这么敏感,自己只不过是说句实话而已,用得着这么上纲上线的吗?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既然这一条道走不通,那不如换一条试试,万一管用呢?”萧准说道。

    刘源挥了挥手,道:“行了,你出去吧,这里已经够乱了,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

    萧准对他这副做派有些反感,只好说道:“是宋所然我来的,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去问他去。”

    “你……”刘源被下属当着市局民警的面顶撞,脸色有些难看,尤其听到他拿宋庆年压自己,更是怒不可遏。

    身为领导,最怕下属拿比自己更大的领导压自己,妥协吧,没面子,不妥协,又不行,一时间,审讯室气氛有些尴尬。

    市局刑侦大队副队长袁天龙急忙打圆场,道:“老刘,我们也审了一夜了,精力都有些力不从心了,不如就让这位小萧同志试一试吧,说不定能有点收获呢。”

    刘源冷笑,但也没再多说什么,一个部队转业回来的残废,就因为会两下庄稼把式,走了狗屎运立了点功,还真当自己当盘菜了?你想试那就试好了,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一直没说话的张悠然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家伙,脸上依旧一股高冷的气息。

    得到首肯,萧准拿起桌上犯人的资料看了几眼,然后回头看向那个被拷在椅子上的人犯,犀利的眼神仿佛能够穿过身体看到人心一般。

    那个人犯昨天被萧准生擒,对他还是有些忌惮的,尤其回想起他昨天的凶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萧准围着那人犯转了一圈,然后捏着下巴思考着什么。

    那人犯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怒斥道:“看什么看,有种一枪崩了老子,想从老子这里套出话来,做梦!”

    “是吗?”萧准淡淡地笑了笑,似乎对着犯人的话并不介意。

    他首先从兜里取了一条黑布出来,然后走过去把犯人的眼睛被蒙住。

    接着萧准把灯光关掉,然后走到犯人耳边轻声说道:“我原本也没打算套你的话,你就算想跟我说,我还懒得听呢,因为……”

    萧准声音压的更轻了,“你不说,我才有机会整死你。老子差一点儿就死在你手里,你以为就那样随随便便就算了吗?”

    眼前陷入到了黑暗当中,犯人开始紧张起来。

    他呼吸急促,胸脯起伏巨大。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不用唬我。我知道这里是派出所,你如果刑讯逼供的话我可以投诉你的!”

    “投诉我?呵呵……你见过会说话的死人吗?”

    萧准伸出自己的右手小指,用指尖用力压在人犯的胳膊上,然后说道:“知道我会怎么对你吗?

    我会割破你的动脉,然后让血液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根据科学实验表明,如果血液流量控制的好,你至少得两个小时才会完全失去。

    在这期间,你会很清晰地感受到死亡的来临,以及生命的流逝。祝你能愉快地享受这一切。”

    萧准话音一落,漆黑的审讯室立刻变得寂静无声。

    只有“滴答”“滴答”的滴水声。

    萧准没有在审讯室久留,而是直接退了出去。

    当审讯室门关闭的声音响起时,在看监控的刘源和张悠然明显看到那个犯人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

    “马丁加拉德的死亡心理暗示。”张悠然一脸惊讶。

    她完全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民警,竟然懂得马丁加拉德的死亡心理暗示,并且还将其运用的那么熟练。

    “什么叫马丁加拉德的死亡心理暗示?那个萧准究竟在干什么?”刘源一脸不满。

    张悠然看了刘源一眼,语气平淡地解释起来:“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马丁加拉德做过一个实验。

    一个死囚犯蒙着双眼,被绑在床上,身上被放上了各种探测体温、血压、心电、脑电的仪器。

    法官来到床边宣布对他执行死刑,牧师也祝福他的灵魂早日升入天堂。这时,他被告知将用放血的方法致死。

    随着法官的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的一位助手走上前去,用一小木片在他的手腕上划了一下,接着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个水龙头打开,让他向床下一个铜盆中滴水,发出叮咚的声音。

    伴随着由快到慢的滴水节奏,死囚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感,他感到自己的血正在一点点流失!

    各种探测仪器如实地把死囚的各种重量变化记录了下来:囚犯出现典型的“失血”症状;最后,那个死囚昏了过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犯人撑不过十分钟。”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我不相信,那种悍匪会连十分钟都……”

    刘源话还没说完,审讯室那人犯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他身体不停的颤抖,到后来甚至痛哭了起来。

    “我真的不想死啊……我儿子上大学交不起学费,眼看就要辍学了……我娘七十多了,得了脑癌,如果再拿不出钱就要死了……我都是被逼的啊……”

    审讯室以及监控室的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有些目瞪口呆,谁能想到被审了整整一夜都不开口的人犯,居然被萧准几句话说的痛哭流涕,这……

    所有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一幕。

    刘源脸色铁青的看着萧准,虽然人犯情绪崩溃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一想到自己审了一夜都没能得到一丝讯息,这个家伙进来说了两句话就轻松攻破人犯心里防线,这不是在赤裸裸的打他的脸吗?

    张悠然认真地看着监控,想要看看萧准接下来会怎么做。

    她脸色有些微红,毕竟她头顶的可是心理学专家头衔,但到头来她却要向一个小小民警偷师。

    听见人犯的叫喊,萧准走进审讯室。

    “牛刚,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牛刚道:“我招,我全招。”

    “你想招,可是我不太想听啊。这样吧,你先说说你想招的。如果有价值,我可以考虑马上给你止血。”

    “我说,我们老大名字叫……”

    牛刚开始招的时候,萧准已经走出了审讯室。

    他刚一走出审讯室,就看到宋庆年带着那几个派出所领导走过来。

    “小萧,我果然没看错你,真有你的。”宋庆年竖起大拇指道,每个领导都希望有几个听话且能干的心腹手下,他现在对萧准更加看重,有勇有谋,如果他能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那自己还真是如虎添翼啊。

    那几个所里的领导也对萧准投来感兴趣的目光,以前他们一直被上级领导指着鼻子骂废物,现在终于在市局的人面前扬眉吐气了一番,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功劳。

    “我们很好奇,你到底对那人犯说了什么,他怎么突然就开口了呢?”一位领导问道。

    萧准笑而不语,其实他没觉得有多高深。

    没过多久,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刘源三人脸色沉重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