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灭门惨案(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1本章字数:2043字

    市局刑侦大队的袁天龙深深看了一眼萧准,然后对宋庆年说道:“恭喜宋所长得到一员猛将,三言两语便解决了我们一夜都没解决的事情。”

    宋庆年脸上有些得意,不过表面还是谦虚道:“袁队长过谦了,要不是你们花了一夜时间已经让人犯心理防线不断削弱,小萧也不能这么快就套出话来。”

    袁天龙知道他实在客气,这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

    “不知道宋所长愿不愿意割爱,把小萧同志调到我们刑侦大队来啊?”袁天龙别有深意的问道。

    宋庆年脸上的笑容一僵,道:“小萧刚刚专业到机关工作,很多事情还比较生疏,还需要在基层多些历练,刑侦大队主要都是督办一些大案难案,恐怕小萧暂时还胜任不了啊。”

    袁天龙知道他不会轻易放人,他这话其实是说给萧准听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想来刑侦大队,我可以帮你活动活动。

    客套话说完,袁天龙神色一正,道:“好了,宋所长,人犯交代了一些重要案情,我和小张必须尽快赶回去跟局里的领导汇报,就不耽误你们正常工作了。”

    说完便率先向外走去。

    张悠然路过萧准身边时,她正色对萧准道:“你知不知道,你对犯人用那样的方法,也属于刑讯逼供!”

    萧准笑了笑,审个人犯而已,这帮人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相比起他在狼魂大队时那些审讯敌军间谍的手段,这些方法实在太小儿科了。

    当国家利益受到侵犯时,为了保护国家、人民的安全,审讯间谍、俘虏时,有时候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那会像警局这么温柔。

    “哦,那你去投诉我吧。”萧准凑到张悠然耳边说道,她身上没有任何香水、化妆品的人工香味,只有淡淡的体香,很迷人。

    张悠然皱着眉头走了,嘴里嘀咕了一句:“流氓警察。”

    “老刘,人犯都交代了些什么?”宋庆年回头问道,看袁天龙的神情,应该是有些棘手的事情。

    刘源道:“人犯交代,他们几个只是一些虾兵蟹将,在他们上面还有一个主使之人。”

    “果然如此。”宋庆年攥拳道:“他有没有交代幕后主使之人是谁?”

    刘源脸色犹豫道:“宋所还记不记得6.23灭门惨案?”

    宋庆年脸色一变,道:“6.23灭门惨案?你是说……”

    萧准看到在场的人听到6.23灭门惨案时,脸色都变得很难看,便出言问道:“什么是6.23灭门惨案?”

    刘源皱眉道:“你一个小小的警员知道这些做什么,想知道去翻档案去,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工作。”

    “哎,小萧在这个案子里出了不少力气,跟他讲一下也没什么。”宋庆年现在打定主意将萧准当心腹培养,自然要多给他表现的机会,便耐心的解释道:

    “6.23灭门惨案是十年前的一桩案子,当时陆家沟的一个村支书叫陆庆发,在村里为非作歹横行霸道,不过由于家里有点势力,村民都是对他忍气吞声。

    在6月17日傍晚,村名王长贵的媳妇儿去跟他谈田里浇地的事儿,没想到由于陆庆发喝了点酒,就把王长贵的媳妇儿……强/奸了,那个女人也是刚烈,事后便跳到村头河里自尽了。”

    萧准拳头紧攥,这种狗仗人势的人渣当真该死。

    宋庆年继续说道:“原本如果事情到了这一步,抓了那村支书判刑就没事了,结果没想到那村支书狡辩说是跟那王长贵的媳妇是通/奸,还动用关系把事情压了下来,只是被撤去了村支书的职务,却没有受到法律制裁。”

    萧准脸色变的很难看,那村支书该死,但是那个庇护他的帮凶更该死,手握重权却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

    宋庆年叹气道:“6月23日晚上,平日里窝窝囊囊的王长贵,提了一把菜刀闯进陆庆发家里,将陆家除过一个五岁小女儿外的七人全部杀死,事后他自己也服毒自尽,不过被医院抢救了过来。

    当时陆家沟很多村民都自发组织,到时任莲蓉县委书记林秋海办公室请愿,说王长贵是为民除害,希望能够对他宽大处理。”

    林秋海?萧准愣了愣,那不是林云裳的父亲,现在的江海市市委书记吗?

    “林书记是怎么处理的?”萧准问道。

    宋庆年摇了摇头,道:“如果他只杀了罪魁祸首陆庆发,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但是他连杀气人,根本就无法量刑,最后林书记拍板对他执行枪决。”

    萧准心里叹息,正义与邪恶有时候真的很难区分,王长贵为了妻子,一怒之下杀人,你能说他是十恶不赦之人吗?

    “那这个案子和这次的幕后主使有什么关系?”萧准问道。

    刘源虽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但是宋庆年明显是想让他参与到这个案子里,只好说道:“当时王长贵被枪决之后,他正在部队服役的儿子突然失踪不知去向,部队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

    “你是说,这个幕后主使就是那个王长贵的儿子?”萧准惊讶道。

    刘源点头道:“他……是回来报复的。”

    “报复?报复谁?”萧准问道,当年害死他母亲的凶手已经死了,他还报什么仇?

    宋庆年接话道:“只怕他……是冲着林书记来的,毕竟他父亲被枪决的命令是林书记下的。”

    萧准想反驳,但是最后发现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有些人偏激起来是很可怕的,王长贵的儿子当初一夜之间父母双亡,说不定真的会将仇恨转移到林秋海身上也不一定。

    整整一天时间,萧准都在想这件事情,如果王长贵的儿子真的是来找林秋海复仇的,那林云裳岂不是很危险?

    对了,她不是说要来接自己下班的吗?现在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她怎么还没来?难道……

    萧准不知道一直杀伐决断的自己为什么突然多愁善感起来,正在他有些焦虑的时候,突然看到宋庆年陪着一个人向他走来。

    那个人正是……管文学。

    林云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