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萧准能撑几分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1本章字数:1982字

    “大舅哥,要不要上去玩会儿?”马永源指着拳击台说道。

    “好啊。”萧准一口答应下来。

    马永源不疑有他,回头向身后的人问道:“谁上去陪我大舅哥玩会儿?”

    一个耳朵上打了密密麻麻耳洞的男人说道:“源哥,你大舅哥到底行不行啊,别上去比划两下就gameover了。”

    马永源道:“你可别小看我大舅哥,人家可是当了六年兵,刚从部队转业回来。”

    那人露出一丝不屑道:“上次不是还有个特种兵跑来装逼嘛,说自己是什么野战队的,还拿过全国自由搏击冠军,还不是被源哥你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了。”

    马永源脸上有些得意,但还是斥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要上你就上,不上就滚开。”

    “我来陪大舅哥玩会儿吧。”那个头发染的跟野鸡似的的女孩儿走过来说道。

    “你?”耳钉男笑道:“算了吧,你除了在床上比较厉害,打拳?我让你十个。”

    周围有几个男的都笑的很暧昧,一看就是都领教过这女孩儿的床上功夫。

    女孩儿抛了个媚眼,道:“人家大舅哥第一次来,总得对人家温柔一点吧?你们下手没轻没重的,把大舅哥打坏了,源哥回去不好跟媳妇儿交代啊。”

    众人大笑。

    马永源笑骂一句,然后看向萧准,道:“那……要不让丽丽陪大舅哥玩会儿?”

    萧准看了眼那个身娇体弱的女孩儿,这是一点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意思吗?

    “要不……我跟你比划一下?”萧准回头看向马永源。

    “哈哈……”

    还不等马永源表态,后面那一帮非主流男女都大笑起来。

    “他说什么,他说要跟源哥打?我没听错吧?”

    “源哥东城拳王的称号可不是白给的,找源哥打,这不是找死吗?”

    “别笑了,人家第一次来,不了解行情嘛,你们笑个屁啊,哈哈哈……”

    马永源道:“大舅哥,我看你还是跟丽丽玩吧,我下手没个轻重,万一一不小心伤到你,不好跟小柔交代啊。”

    萧准淡淡一笑,耸肩道:“如果不敢就算了。”

    马永源看萧准一脸轻视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他心里有些不快,“你一定要跟我打?我下手可是有点重。”

    “你废话很多。”萧准很不客气说了句,然后取了双拳套,率先走上拳击台。

    有几个非主流不满,道:“源哥,这小子很嚣张啊,你上去给他点颜色瞧瞧,要不然他还以为咱怕了他呢,什么玩意儿。”

    马永源看了眼站在台上的萧准,心里也是极为恼恨,要不是老子还没把你妹妹弄到手,就凭你刚刚的态度,老子就弄死你八百回了。

    “拿我的手套过来。”马永源按了按手指,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嘎”声。

    这时候,萧显业三人也赶到了拳击场,看到现场的情形,都脸色一变。

    萧显业满脸怒容,道:“小王八犊子,你给老子滚下来。”

    他很清楚的知道马永源的厉害,前两年他跟人发生冲突,一拳便将那人打成重伤,在医院治疗了大半年才出院,小兔崽子就算是当过兵,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啊。

    萧准进入狼魂大队之前,签署过保密协议,协议规定,即便是对自己的亲人都不能提及任何关于狼魂的事情,所以萧家人一直以为萧准只是在普通连队服役。

    萧柔跑到拳击台边,喊道:“哥,你下来,我不许你跟他打。”

    还不等萧准说话,马永源已经舔着脸道:“媳妇儿,你放心,我会让着点大舅哥的。”

    他本来打算给萧准一点颜色瞧瞧,不过此时改变了主意,既然萧家人都来了,那自然不能做的太过火,尤其是在萧柔面前,暂时还是得保持一点风度,等把她弄到手……算这小子走运。

    萧柔皱着眉头,不满道:“马永源,你当尊重点,谁是你媳妇儿?”

    “反正迟早都是,何必这么生疏,哈哈。”马永源直接跳到台上。

    萧准眼中闪过丝丝怒意,他不动声色看向萧柔道:“小妹听话,去场边等我。”

    萧柔咬着下嘴唇看着哥哥,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相互之间都非常了解对方,他既然已经做出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劝都没用,萧柔只好皱着眉头走到场边,一脸担忧的看着拳击台。

    马永源尽量使自己保持一点绅士风度,对萧准说道:“大舅哥,我先教你一些基本的动作,你站的时候最好不要平行站立,因为那样容易失去平衡,你……”

    “能开始了吗?”萧准打断马永源的话道。

    马永源再次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脸色开始有些阴沉,道:“好啊,既然大舅哥不用教,就当我刚才多此一举吧,不过我丑话可得说在前面,我站在拳击场上的时候是从来不会放水的,能撑几分钟,全看你的本事了。”

    萧准心思一动,掏出手机若无其事的划拉两下,“但是……如果我一不小心打伤你,怎么办?你不会讹我吧?”

    台下那帮非主流发出一片嘘声,各种咒骂的声音不断响起,这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马永源也大笑起来,道:“你我是公平比赛,生死自负,你要是能伤到我那是你的本事,我不但不会讹你,我还得谢谢你呢,让我尝一尝失败的味道。”

    “这可是你说的。”萧准道。

    “一个唾沫一个钉。”马永源道。

    萧准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将手机放回口袋。

    两人都摆开架势对峙起来。

    萧家三人都满脸担忧,萧显业指着萧柔的鼻子骂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我儿子要是被打出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萧柔委屈低头。

    跟萧家人不同的是,那帮奇装异服的非主流倒是没有太过紧张,都随地而坐聊了起来。

    “你说那小子能在源哥手底下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