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父亲的苦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2本章字数:2028字

    萧准回到家时,天色已经很晚,萧家三人都还没睡,正坐在客厅里愁眉不展。

    突然看到萧准回来,原本死气沉沉的家里顿时一片欢呼。

    兰亚茹抱着儿子的胳膊激动的无以复加。

    “妈,我饿了。”萧准难得的撒娇道。

    “妈这就去给你做饭。”兰亚茹急忙说道,然后急冲冲走进厨房。

    “哥,你回来了?”

    萧柔脸上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萧准被警察带走之后,她心中无限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哥哥也不用去找马永源的麻烦,就不会被警察带走了,此时看懂萧准回来,她心里高兴坏了,哪怕是当初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江海大学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么高兴。

    萧准伸手抹掉她的泪水,斥责道:“哭什么哭,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又不是缺胳膊少腿了。”

    萧柔嘟着嘴拍了他一下,道:“我不许你这么说。”

    萧准点头道:“好,没有你的同意,哥是不会出事的,哥还等着看我老妹变成老太太的那一天呢。”

    萧柔气的剁脚,道:“不理你了。”

    然后转身跑进厨房帮母亲做饭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萧准和萧显业两人,空气似乎有些凝固。

    过了许久,萧显业率先开口,道:“儿子,爸……爸跟你道歉,爸不该让你妹妹嫁给马永源,我……”

    萧准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从父亲嘴里听到道歉的话。

    萧显业搓了搓脸,继续道:“今天你跟马永源打架的时候,你知道我多担心吗?你是老萧家唯一的独苗,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下半辈子怎么过?”

    萧准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听着。

    “我当初挪用公款炒股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家里好吗?”

    “你奶奶年纪大了,还住在那套破破烂烂的老房子里,我想让她过的好点,没钱能行吗?”

    “眼看你也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我是你老子,总得给你找一个好点的媳妇儿吧?现在娶个媳妇儿多难?到处都要用钱,没钱能行吗?”

    “你妈胃疼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我想带她到大城市的医院去查一查,但是我一打听,光检查费都要好几万,没钱能行吗?”

    “你以为我真的想把你妹妹推进火坑啊?她从一岁多就到了咱们家,虽然不是我亲身,但是毕竟也是我一手养大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能让他嫁给马永源吗?”

    “……”

    萧准一直没有插话,而兰亚茹和萧柔也躲在厨房没有出来。

    他们父子平日里一见面,不是吹胡子瞪眼就是相对无语,难得今天说了这么多掏心窝子的话。

    “爸,不管家里有多困难,家人就是家人,永远不能用金钱去衡量,钱没了可以挣,但是亲人没了,就再也挽回不了了。”萧准难得的语重心长的跟父亲说话。

    萧显业点头道:“我懂,马家的彩礼钱我会一分不留的退回去,他娘的,大不了老子蹲大狱去,怕球。”

    萧准认真的说道:“你是我爸,我不会让你去蹲大狱的,那笔钱我会想办法,你放心吧。”

    萧显业点头道:“不管能不能弄到,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其实我现在就算去蹲大狱也没什么遗憾,起码我儿子已经长大,比他老子强,能够把这个家扛起来了。”

    “爸……”萧准还想说些什么,萧显业摆了摆手,道:“爸困了,先去睡了。”

    看着父亲有些佝偻的背影,萧准心里突然有些戚戚然,小的时候被人欺负,总是会用“我告我爸去”这种话来威胁别人,那时候觉得父亲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父亲的身影越来越渺小,也慢慢会发现他其实并没有那么伟大,他身上也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显露出来,心中对父亲也就越来越轻视,觉得他世故、小气、懦弱……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小市民的土气。

    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父亲其实一直都很伟大,只是被自己主动忽略了而已。

    兰亚茹和萧柔这时才蹑手蹑脚走出来,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面。

    萧准狼吞虎咽的全部吃完,率先回了房间。

    今天算是彻底将马长征得罪,虽然他碍于管文学的威势暂时妥协,但是他心里一定对自己充满恨意。

    他是烟草公司的副总,并且手里还握着父亲的把柄,这就像一颗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一旦他将父亲挪用公款的事情抖出来,那父亲恐怕面临的就是牢狱之灾。

    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棘手,萧准沉思了许久,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他很不愿意拨通的号码。

    “二哥……”

    莲蓉县人民医院。

    马长征站在加护病房门口,看着里面被纱布缠的跟木乃伊似的的儿子,心中的愤怒难以言表。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儿子被人打成重伤,自己面对着凶手却束手无策,这种憋屈的感觉让他极其窝火。

    萧准!

    马长征一想到这个名字就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有管文学拦住,他一定会让那个小畜生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只是一想到管文学背后的势力,实在让他有些无力反抗,他平时结交的都是一些县级的领导,市委书记,根本不是他那点人脉可以抗衡的存在,那个小畜生怎么可能跟市委书记扯上关系?

    就在马长征愁眉不展的时候,楼道里突然出现几个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看衣着打扮,家世应该不错。

    那几个青年人走到马长征面前停下脚步,其中一个长的极其英俊的青年开口问道:“你就是马长征?”

    马长征愣了愣,点头道:“是我,你们是……小源的朋友?”

    那青年以及后面那几个人都嗤笑了一声,似乎感觉被称为马永源的朋友有点可笑。

    “我们能换个地方聊聊吗?”青年问道。

    马长征有些犹豫,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青年淡然一笑,道:“我叫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