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中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2本章字数:2168字

    就在萧准和林云裳在极速追赶马长征的时候,在莲蓉县郊区一栋豪华别墅内,王冠正端着高脚杯品位着杯中的红酒。

    在他对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莲蓉烟草公司的总经理汪强,另一个竟是……马长征。

    “王少,你说那萧准会中计吗?”

    马长征一脸拘谨的坐在沙发上,自从前几天王冠找到他,并且说了他的计划,他这几天一直有些忐忑不安,感觉这个大少爷有些太疯狂了。

    不过想到自己儿子在医院惨叫时的模样,马长征又不由自主的配合起了王冠的计划。

    王冠嘴角含笑,道:“有汪总配合,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就算是姓萧那小子再精明,这次也死定了。”

    汪强急忙赔笑。

    马长征脸上还是有些不安,道:“王少,那小子虽然可恶,但……但我也没想过要他的命啊,这件事……是不是再从长计议比较妥当?”

    王冠脸色一沉,道:“马总,现在诱饵已经撒出去,计划已经开始执行,你现在说要从长计议?你不觉得可笑吗?”

    马长征急忙认错,道:“对不起王少,我……我只是觉得,如果那小子就这么死了,我们……会不会惹上麻烦啊?”

    王冠脸色缓和了一些,道:“惹上什么麻烦?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办,我保证你们不会有任何麻烦,就算是有,我爸也能替你们摆平。”

    “是是是。”马长征和汪强急忙附和。

    王冠端着酒杯,脸上露出一丝疯狂。

    从小便心高气傲的他,却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被一个小角色吓得尿了裤子,这种奇耻大辱就像一把尖刀扎在他心里,让他在圈子里始终抬不起头来,如果此人不死,他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姓萧的,你带给我的耻辱,我一定让你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萧准将宝马车速提到极限,不到二十分钟,已经远远看到马长征的车子,正在不紧不慢的行驶。

    萧准先是一喜,但是同时心中又升起了一丝警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他总感觉这件事情有些古怪。

    林云裳一直处于亢奋状态,一路上不停尖叫,此时看到马长征的车子,急忙说道:“你看那车牌,就是那辆车对不对?赶紧追上去,快追……”

    萧准有些头疼,不过速度不减,快速向那辆车靠近。

    正在这时,那辆车似乎发现了后面有人跟踪,开始加速。

    “加速加速,他们要跑了。”林云裳攥着拳头催促道。

    “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萧准无奈说道,不过还是紧追上去。

    那辆车连续几次加速,眼看无法甩开尾随,突然开始减速,就在萧准诧异的当口,那辆车突然拐下国道,直奔山路而去。

    萧准愣了下神,但最后还是跟着开下了国道。

    这条盘山公路并不是很宽,大概只能允许两辆卡车并排同行,路边便是数十米上百米深的峭壁。

    山路由于颠簸,不可能开的太快,但是在萧准娴熟的驾驶之下,到不会感到太多不适。

    林云裳回头看向萧准,“他们怎么突然走开小路了?”

    萧准没有说话,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总感觉事情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慢慢将车子减速,萧准有些犹豫。

    还要不要追下去?

    如果车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倒无所谓,但是旁边还坐着林云裳,怎么能让她跟着一起冒险呢?但是如果就这么半途而废,万一马长征真的将检举材料交到市里,那父亲可就万劫不复了。

    正在萧准有些打退堂鼓的时候,突然听到林云裳喊道:“他们怎么停下了?”

    萧准抬头一看,只见马长征的车子在距离百米的距离停下,司机跑下车揭开前盖查看,车子好像出了问题。

    萧准心里松了口气,他赶紧把车子加速过去,准备拦下马长征的车子。究竟要怎样阻止马长征去告发萧准还没有想好,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尝试一下跟马长征谈条件。

    眼看距离马长征的车子已经不到十米,萧准脸上刚露出一丝欣喜,突然从拐角处冲出一辆大卡车,气势汹汹的向这边撞过来。

    林云裳尖叫一声,急忙抓住萧准的胳膊,道:“萧准!车!有车!。”

    “别动。”

    萧准呵斥道,但是已经吓的魂不附体的林云裳已经失去理智,抓着方向盘向外打去。

    宝马一下失去了平衡,轮胎和露面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翻下了悬崖。

    就在车子失去掌控的第一个瞬间,萧准急忙一把将林云裳扯在怀里,尽量用自己的身体将他包裹住。

    山路上的几人看着萧准的车翻下悬崖,都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原本一直坐在马长征车里的那人拿出电话。

    “王少,事情已经办妥,那小子死定了。”

    “你确定里面是姓萧的那小子吗?”

    “我们见过他的照片,不会搞错的,里面除了他,还有一个女孩儿……”

    “你说什么?女孩儿?”

    “对,一个大概二十出头的女孩儿,长的很漂亮,跟这小子死在一起,实在有点可惜了……王少,你还在吗?”

    “……”

    莲蓉县委办公室,管文学神情焦急万分,不停的拨打林云裳的手机,却始终提示无人接听,拨打萧准的,得到同样的答复。

    一向镇定的管文学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林书记将他的掌上明珠交给自己,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情,让自己怎么跟他交代?

    管文学沉思半饷,先是拨通莲蓉公安局报了警,然后又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林秋海的电话。

    “林书记,我……有件事情要跟您汇报……”

    莲蓉县老城区萧家。

    “还是打不通吗?”兰亚茹神色焦急的问道。

    萧显业面如土灰的摇头,儿子不会是出事了吧?要不然为什么不接电话?

    兰亚茹顿时瘫在地上,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萧玉芬道:“嫂子,你先别想太多,他会不会是没带手机啊?”

    兰亚茹悲痛摇头道:“带了,他出门时我亲手把手机交给他的。”

    萧显业在自己脸上狠狠扇了两巴掌,道:“我没事干嘛让他去啊,我一条烂命没就没了,干嘛连累我儿子啊,萧显业,你个王八蛋啊。”

    一直不说话的老太太突然起身,道:“我大孙子福大命大,他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

    只是在她说话的时候,攥着云凰抱寿吊坠的手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