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被困谷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2本章字数:1929字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林云裳艰难的睁开眼睛,原本光洁的额头微微擦伤,不过好在没有致命的伤口。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直到过了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萧准,萧准呢?

    林云裳并没有在车内找到萧准的身影,神情有些焦急,在车子冲出山路的瞬间,萧准用他的身体将她护住,紧接着便听到“哗啦”一声,车子好像砸在了树上,萧准的身体被强大的惯性撞了出去……

    林云裳心下一紧,急忙去推车门想要下车,但是车门已经严重变形根本推不开,林云裳只好从挡风玻璃爬了出去。

    车旁的那颗杨树已经被砸断,粗壮的枝干散落了一地,可想而知当时的冲击力有多大。

    山谷中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景象,林云裳呼喊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萧准,你在哪儿啊?你还活着吗?”林云裳一边翻找一边喊道,但是得到的只有山谷里的回声。

    “萧准,你要是活着就说一声,我怕。”林云裳娇弱的身子瑟瑟发抖,声音里带着哭腔。

    找了大概有半个小时,萧准依旧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蒸发了一样,林云裳无力的瘫坐在地,抱着双膝抽泣。

    “萧准,你别吓我好吗?你最后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也许就没事了,如果你死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萧准你千万别死……”

    “你如果继续坐在我腿上,我说不定会流血过多而死。”

    正在林云裳哭的稀里哗啦时,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吓得她急忙躲开,等看清楚时萧准时,顿时破涕为笑。

    “你躲在这里就为了吓唬人家,讨厌。”林云裳一边抹泪一边笑骂道。

    萧准的衣物已经破破烂烂。

    “萧准,你……你还好吧?”林云裳走过来忧心忡忡的问道。

    “不太好。”萧准诚实回答,虽然大腿上的树枝并没有伤到筋骨,但如果不能及时得到医治,恐怕会终身残疾。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平日里聪明伶俐的林云裳此时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根本不值得该做什么。

    萧准强撑起身体靠在树上,道:“你看看手机有信号吗?”

    林云裳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手机这回事,急忙掏出来看了看,失望的摇了摇头,道:“没有,你的呢?”

    萧准艰难的从口袋掏出手机,屏幕已经完全碎裂,彻底报废。

    林云裳抬头望了望,大声喊道:“上面有人吗?来人啊……”

    萧准摇头苦笑,道:“大小姐,省点体力吧,别说这个时间不可能有人经过,就算是有,也听不到你的救命。”

    林云裳苦着小脸,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坐以待毙?”

    萧准笑了笑,道:“不会啊,说不定等一下就会有人来救我们。”

    “为什么?”林云裳见他一脸笃定,好奇问道。

    萧准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道:“真笨,别忘了,你可是林书记的千金,别看公安局平时办事效率低,遇到这种事情,分分钟钟都能搞定,所以你就安心在这等着,用不着等到天亮,就会有人来救你。”

    林云裳道:“可是你的腿一直在流血,要是不赶快止血的话,恐怕……”

    “恐怕会残废是吗?”萧准笑了笑,道:“那多好,以后再坐公交地铁,就不用担心抢不到座位了。”

    林云裳“噗嗤”笑了一声,恼道:“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萧准一脸无奈,道:“那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一头撞死吧。”

    林云裳知道他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让自己宽慰,事实上他身上的上很严重,如果再拖下去,恐怕就不是残疾那么简单了,怕是会危机生命。

    萧准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看到她那副焦急的神情,笑道:“过来陪我聊会儿天吧,这样时间过的会快一点。”

    林云裳暂时也想不到其他办法,只好听话的走到他身边坐下。

    不过两人实在又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毕竟无论是从出生、经历、见识等各个方面来看,两人都找不到一个交叉的点,萧准跟她聊枪械聊搏击,她都不感兴趣,她聊一些衣服包包或是学校轶事,他也兴趣缺缺,刚聊了两句就都开始沉默。

    “对了,那辆车为什么没爆炸啊?”林云裳指着那辆已经彻底报废的宝马问道:“看电视机的时候,车子一般掉下山都会爆炸啊。”

    萧准无语道:“电视机总要夸张点才好看嘛,要是每辆车翻到沟里,男女主角都拍拍屁股没事人一样,那还有什么意思。”

    林云裳一脸向往的说道:“其实如果真的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也是一件浪漫的事情,总好过跟一个庸庸碌碌的男人每天柴米油盐,直到互相厌倦对方再分离。”

    萧准摇头,道:“生活就是柴米油盐,无论曾经经历过多么波澜壮阔,最终还是会回归平静,这就是人生。”

    林云裳怔怔看着他,道:“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经历波澜壮阔似的,能给我讲一讲你的故事吗?我想听。”

    萧准看了她一眼,摇头道:“算了,我的故事都太血腥,怕吓着你。”

    林云裳不满道:“不要小看人,我可是真正见过实弹演习的,还亲眼看到一个士兵被炸断了腿,很血腥的。”

    萧准诧异的,道:“军事演习都是全封闭的,你怎么会看到?”

    “因为我外公……”林云裳突然住口,道:“我想听你的故事,你怎么反倒问起我了。”

    萧准笑笑,道:“你真想听?”

    林云裳认真点头,道:“真的。”

    萧准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像是在回想什么,许久之后才开口。

    “三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