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二哥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3本章字数:2514字

    萧准有些搞不懂孙晋中的来意,一开始听他说是受林秋海的指示来警告自己,现在却又说出这种话来。

    孙晋中并不算强壮的身体看上去颇有几分气势,说道:“我知道我姑父的意思,他其实是想让云裳找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要么是某省部大员的公子,要么就是某财阀的大佬的儿子,这样对他的仕途也能有所帮助,但是……”

    孙晋中看了萧准一眼,道:“那帮整天混在胭脂堆里的太子爷,我一个都看不上眼,整天油头粉面的跟个娘们儿似的,哪有半点男人样?要说爷们儿,还得说咱部队的男人,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哪一点比那帮酒囊饭袋差了?”

    萧准听到他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这人……有点意思。

    孙晋中走到萧准床头,一脸郑重的说道:“其实在姑父跟我说有人差点害的云裳丢掉性命的时候,我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把那小子揪出来,然后好好收拾他一顿,但是当我查过你的履历之后,我现在对你只有敬意,没有给咱共和国的军人丢脸。”

    萧准嘴角含着淡淡笑意,道:“谢谢。”

    孙晋中在萧准肩膀拍了拍。

    “你安心养伤吧,其他事情先别想了。”

    “好。”

    “我等下把联系方式给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

    “你要是真的喜欢云裳,我可以帮你追她……”

    “好……呃……”

    萧准扶额无语,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追求林云裳了?

    孙晋中也没给他解释的机会,道:“我等一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一步,等下次有机会再跟你细聊。”

    萧准对这个性格直爽的男人颇有好感,闻言便要起身相送,孙晋中冲他摆了摆手道:“你我都是军人出身,就别弄这些虚的了。”

    快要走出病房的时候,孙晋中突然停下脚步,回头说道:“这起车祸是王冠搞的,本来他是想让你悄无声息的消失,只是没想到云裳也在车里。

    现在他已经躲了起来,他父亲在找我姑父求情。最近江海市的常务会议,我姑父几个人员变动的提案都得到了王冠他父亲的支持,我估计王冠可能会被逼到国外,短时间内肯定回不来了。

    你父亲的事我也有所了解,我建议你好好想一下应对之策。像马长征那种老江湖,你不把他踩到死,他是不会轻易和你善罢甘休的。”

    孙晋中走了很长时间,萧准还在回味他最后的话,不得不说那个王冠心计确实深沉,先是抓住了父亲挪用公款这件萧家目前最大的痛点,然后以此做文章,故意透露给父亲一个假消息,说马长征要去市里检举他。

    同时他也算到了以自己的性格,一定会出手阻拦,然后再放出诱饵故意将自己引向绝路。

    在那条山路上没有摄像头,并且车子又确实是自己开进悬崖,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是一起意外的车祸,即使有一些疑点,凭借王大公子的势力,也可以轻易的抹除。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林云裳也在自己车上,更没算到两人翻下山去还命不该绝,这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萧准瞳孔微缩,心里暗自提醒自己要记住这次这件事给予的教训。

    在现实社会行走,解决事情的方法再也不是拳头和枪了,而是应该靠脑子。

    如何料敌于先,如何把潜在威胁扼杀于萌芽状态。这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

    萧准看了眼纱布裹的严严实实的左腿,他脑海中不断回忆起孙晋中那句“像马长征那种老江湖,你不把他踩到死,他是不会轻易和你善罢甘休的。”

    “马长征……”萧准轻声念了一句。

    就在萧准考虑着该如何给马长征来个一报还一报时,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是“叶伟红”。

    萧准拿过手机把电话接通,叶伟红的声音很快在电话里面响起:“老四,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你爸那笔账我已经托人解决了,账目也已经做平。

    至于那个马长征和他儿子马永源,我劝你快过去揍他们一顿,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二哥,你……”叶伟红的话萧准听的云里雾里,他刚准问清楚时,叶伟红已经挂断了电话。

    萧准重拨回去,电话已经关机。

    莲蓉县中心医院。

    马长征将自己那辆霸道停在医院停车场,然后拎着几箱补品进了医院。

    儿子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差不多也快出院了,只是让他有点不爽的是,打伤儿子的凶手却仍然在活蹦乱跳。

    那个王冠也是一个有胆子没脑子的酒囊饭袋,你既然要做就做的干净利落一点,结果不但没把那小子弄死,反而引起了轩然大波,县公安局长亲自带队搜寻,连累自己都跟着担惊受怕。

    马长征拎着补品直接上了二楼VIP病房,发现儿子的病房门紧闭着,暗骂一句,大热天的不怕捂出蛆来,推门而入。

    等他看清楚房内情形时,顿时傻眼。

    眼前坐在儿子病床的人,竟是……萧准!

    儿子马永源此时正灰头土脸的被他踩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萧准也是当真是个耿直boy。

    叶伟红让他抓准机会赶紧来医院揍马永源一顿,萧准当真就来了。

    虽然萧准和叶伟红相处不多,但他对叶伟红这点儿信任还是有的。

    叶伟红说以后没机会了,那恐怕就是真没机会了。

    看见萧准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子,马长征怒不可遏,指着萧准骂道:“小畜生,你……你放开我儿子。”

    萧准抬脚用力踩在马永源脸上,道:“跪下来叫声‘萧爷饶命’,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儿子。”

    马长征怒不可遏,咬牙看着萧准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伤我儿子一根汗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是吗?”萧准笑了起来,右脚高高抬起,然后又狠狠落下,马永源惨叫一声,鼻血长流。

    “你……住手。”马长征气急,道:“你这可是故意伤人,是违法的。”

    萧准道:“违法?呵呵……想不到你居然还懂法。”

    萧准话音刚落,突然密集的脚步声从病房门口传来。

    很快病房的房门被人推开。

    走进病房的是一群警察,和两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

    那两个中年男子中有一位萧准还认识,正是之前在派出所见过的刑侦大队副队长袁天龙。

    另外的警察和那个中年男子萧准就不认识了。

    见到这些警察,马长征顿时像见到亲人了一般,当即激动地指着萧准叫道:“警察同志,你们来的正好。快……把这个小畜生抓起来,他身为警察公然对我儿子行凶。

    你们看看,他脚还踩在我儿子脸上呢。”

    袁天龙轻轻地瞥了萧准一眼,竟然随即对他露了一个善意的笑容。

    心里还有些犯嘀咕的萧准顿时心安了,他多少猜到了袁天龙的来意。

    袁天龙接着看向马长征,语气淡漠地说道:“我刑侦大队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你儿子马永源和多起强/奸、迷/奸案有关。今天来就是对他实施拘捕的,这是拘捕令!”

    袁天龙说完,摸出拘捕令扔在了马长征身上。

    被萧准踩在脚下的马永源听到袁天龙这话顿时慌了,刚才还像死狗一样的他立刻大叫道:“爸!救我啊,救我啊爸!”

    “你爸恐怕救不了你了。”

    马长征还没说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先悠哉哉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