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新来的张指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3本章字数:2367字

    在家里又养了两天伤以后,萧准接到宋庆年的电话,电话内容是他保护林云裳的任务结束,如果伤养好的话,就回派出所工作。

    想起林云裳,萧准心里又是一阵失落,他也试着给她打过两次电话,不过最终都无人接听。

    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使偶尔相遇,最终也会回到各自的轨迹,这或许才是这个世界原本的规则吧,萧准自嘲的笑道。

    周一早上,萧准换好警服,和从前一样骑着自己那辆二手摩托车上班。

    所里的同事看到他都热情的打招呼,坐在隔壁的陶欣看到他回来,调笑道:“我们的大英雄终于回来了,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姐姐可是空虚寂寞冷啊。”

    萧准对这个总爱讲一下荤段子的少妇有些犯怵,赶紧岔开话题,道:“这几天我不在,所里有什么发生什么新鲜事?”

    陶欣一脸“爱慕”眼神看着他,道:“我的小准准不在,就算再新鲜的事情,姐姐都觉得无聊的很。”

    萧准扶额长叹,道:“大姐,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陶欣抛个媚眼道:“姐姐我就是警察,你想抱就抱吧,不过别人让看到。”

    萧准正要暴走,陶欣急忙正色道:“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小处男,这两天也没发生什么事,就是新调来一个指导员。”

    指导员?萧准一愣,指导员主要负责处理一些日常政治、思想的工作,城西派出所原来的指导员上本月退休了,他并没有见过,现在又新调来一个?

    “男的女的?”萧准好奇道。

    陶欣一脸暧昧道:“女的,你还见过呢。”

    “我见过?”萧准一脸疑惑,自己除了所里的这几个中年妇女,还真没见过几个女警。

    陶欣道:“你忘了,就是上次审那几个持枪抢劫的歹徒的时候,那个市局的那个女的,叫张悠然。”

    萧准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水木大学心理学硕士,人长的非常漂亮,不过看不出多少本事来,在萧准印象中也就属于花瓶一类的。

    不过她好好的刑侦大队不待,跑来基层派出所干什么?不过很快萧准就释然了,任何从政的人,想要政途顺畅走得远,基层镀金是必须的。

    看来那个张悠然,就是来镀金的了。

    想到这里萧准兴致缺缺,对张悠然这种人并不感冒。

    陶欣看到萧准这副表情,奇怪道:“所里那帮男人一听说张悠然调来所里,都高兴的跟打了鸡血似的,你怎么这副表情啊?”

    萧准笑笑,没接话。

    “对了,还有一件事。”陶欣继续道:“我听说,上次破获那起持枪抢劫案件的奖励通知下来了,估计一会儿宋所就会过来宣布了,就凭你的功劳,警衔最起码得升两格,起码都得是三级警司。”

    一旁那个络腮胡子的男人也一脸羡慕的说道:“我在所里混了十几年了,才混到二级警司,萧哥刚来一个多月就升上来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萧准正要说话,突然看到宋庆年、张悠然和刘源三人走进大厅,所有人都放下手头工作起立敬礼。

    宋庆年目光扫过众人,在萧准脸上停留了一下,不自然的转开。

    “昨天市局下达了关于上次破获持枪抢劫案件的奖励,奖励如下:

    宋庆年,在这起案件中沉着冷静,应对有方,有效减少了无辜民众的生命、财产损失……”

    城西派出所。

    所长宋庆年在宣读市局下发的关于持枪抢劫案件中立功人员的奖励名单,但是众人越听越觉得奇怪。

    上次跟着出任务的人员全部受到了奖励,就连那几个协警都有现金奖励,但是却始终没有念到萧准的名字,难道是因为他的功劳太大,所以要放在最后再宣布以示隆重?

    “杜芳山,奖励三千元,望继续努力,为人民服务。”

    宋庆年念完最后一个名字,合上资料夹,道:“以上就是这次案件中立功人员的表彰通知……”

    “宋所,表彰名单里为什么没有萧准啊?”陶欣开口问道,由于当时她没有出勤,所以名单里也没有她的名字无可厚非,但是萧准不但出勤,并且还立下大功,为什么名单里一句没提?

    宋庆年干咳一声,道:“我只是宣读上面的通知,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宋庆年没有给众人多话的机会,转身进了办公室。

    刘源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表情,也转身走开。

    萧准皱着眉头正要坐下,突然听到张悠然喊道:“萧准,来我办公室一趟。”

    萧准看了看那个拥有一张精致面孔的女孩儿,看上去应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不过人家却已经是领导了。

    萧准跟在张悠然身后进了她的办公室,不得不说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真的很大,平时一进宋庆年的办公室,扑面而来的就是刺鼻的烟草味,办公桌、书架都虽然每天都有人打扫,但是每天还是凌乱不堪。

    但是张悠然的办公室却又是另一番景象,每一个细节都透露出一股精致,在窗台上还放了一仙人掌,虽然满身都是刺,但是总算是让枯燥的办公室多了几分生机。

    张悠然坐到椅子上,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萧准,那双大眼神看的萧大警官不停的起鸡皮疙瘩。

    “我来所里这几天,总是听到关于你的事迹。”张悠然开口道。

    萧准摸了摸鼻子,道:“八成也不是什么好的事迹吧?”

    张悠然端起粉红色茶杯喝了口水,道:“有好有坏吧,虽然你来这里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貌似……很有存在感啊。”

    萧准耸耸肩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张悠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换了个问题问道:“我很奇怪,为什么你的档案里面是空白的?”

    萧准凝视她精致的面庞,反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奇?”

    张悠然神情严肃道:“你别误会,我刚来,自然要对所里每一位同事有所了解,所以每一个人的档案我都有查看,但唯独你的档案里面只写了‘退役’两字,你以前当过兵?”

    “嗯。”萧准点头。

    “当的什么兵?”张悠然追问。

    萧准淡淡地看了张悠然一眼,说道:“你身为警务人员难道没学过保密条例?你知不知你这样追问,是会上军事法庭的?”

    张悠然大眼睛死死盯着他,不施粉黛的脸上全是讶然之色。

    办公室的气氛快要凝固到冰点,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进来。”张悠然收回视线说道,心里对这个胆敢挑衅自己权威的家伙有了一丝怒气。

    接线员小陈走进来看了眼神情古怪的两人,心里一阵疑惑,但还是很快恢复正常,走到张悠然桌前,道:“张指导,刚刚接到一起报警,府东街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要怎么处理?”

    张悠然道:“这种事不应该去找宋所长吗?”

    小陈道:“宋所长和刘副所长刚刚去局里开会了,所以只能跟您汇报了。”

    “行,知道了,你去忙吧。”张悠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