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警察的耻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3本章字数:2234字

    叶青梅看向那几个小混混,一脸愤怒的说道:“我前天刚从外地回来,就看到家里的饭馆被砸了,我爸也被他们打伤进了医院,听说是他们来收保护费。我爸不给,他们就动手打人,我就去找他们理论,还被他们……污言秽语了一番。”

    萧准苦笑,大姐你去找流氓理论,还想让他们对你客客气气,未免有点太异想天开了吧?

    “那你为什么不报警呢?”张悠然问道。

    叶青梅道:“我报了,但是你们的人来了以后,跟他们一起抽了烟说说笑笑,根本不管这事,还警告我想继续在这里混下去,就不要多事。”

    张悠然刚刚上任,正是眼里不揉沙子的时候,听到这种荒唐的事情,有些动了怒气,问答:“当时是谁来处理的?”

    叶青梅摇头道:“我不认识,不过听他们叫他刘哥。”

    萧准看了眼张悠然,看到她脸色变的很难看,所里只有一个姓刘的,那就是副所长刘源,他身为副所长居然做出这种事来,这让张悠然和萧准都觉得脸上无光。

    萧准蹲下身检查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男人,虽然头上流了不少血,不过幸好只是外伤,那几个混混都是打架斗殴惯了的,知道怎么把握分寸,一般倒不会出现人命。

    “他是你男朋友吗?”萧准抬头问道。

    叶青梅急忙摇头道:“他是我弟弟,今天我们本来准备收拾一下饭馆重新开业,谁知道这几个混蛋又跑来闹事,我弟弟一急就跟他们动起手来……”

    叶青梅说着,又开始哭了起来。

    萧准看着叶青梅无助的哭泣,心中有些恼怒。

    他看向杜飞鸿,淡淡说道:“说吧,自己乖乖跟我回派出所,还是我打到你爬过去?”

    杜飞鸿冷笑道:“你们刘所长见到我都得客客气气,你算哪根葱?以为练过几手庄家把式就牛了?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

    萧准正要发火,一个协警走过来小声道:“萧哥,飞鸿在莲蓉很有牌面,一般没人敢动他,我看……要不我们服个软,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就算所长最后知道了,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张悠然闻言怒道:“这是一个警察该说的话吗?身为一个警察,面对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你居然还想装聋作哑?你对得起老百姓对你的信任吗?”

    那协警笑了笑,他做协警是为了挣钱,是为了平时走在街上可以耀武扬威,可不是为了什么老百姓的信任,此时见张悠然这么固执,那协警直接妥协制服,道:“那我不干了,我是本地人,得罪了飞鸿,以后我家人都过不安生了。”

    另一个协警见状也有样学样道:“我也不干了。”

    四周围观的群众本身对警察就有偏见,此时看到两个协警当场做了逃兵,纷纷起哄。

    杜飞鸿笑的更加得意,道:“你们两个还算识相,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滚吧。”

    那两个协警如蒙大赦一般,头也不回的开溜。

    张悠然气的俏脸煞白,指着杜飞鸿道:“你们简直太无法无天了,今天不把你们抓起来,我就不配穿这身警服。

    萧准,把他们都给我铐起来。”

    正在这时,刘源领着两个人匆匆赶来,一把将正要拷人的萧准推开,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刘源一进门,没有询问任何情况,直接将矛头对准萧准,责问道:“谁让你随便打人的?”

    “是我让他打的,刘副所长有意见?”一旁的张悠然开口说道。

    刘源看了她一眼,眉头皱起。

    对于张悠然,刘源心里一直有股怨气,自己辛辛苦苦熬了二十多年,才熬到副所长的位置,而这个要经验没经验要资历没资历的女孩儿刚一来就骑到了自己头上,在所里的地位仅次于宋庆年,这让他怎么想都想不通,不就是学历高点吗?但是学历高能当饭吃吗?真正遇到事情还不是得自己出马?

    “张指导,您刚来,对莲蓉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等我回去再跟您细说,现在您先收队,好吧?”刘源尽量放低自己的姿态说道。

    张悠然并不领情,冷冰冰回应道:“我是不了解莲蓉的情况,但是我眼睛又不瞎,这几个人来收保护费,人家不给,就把人家的饭店砸了,人也打伤了,人证物证都齐全,还需要怎么了解?”

    刘源见着女人油盐不进,却又不能太过得罪,于是又将矛头指向萧准,恼道:“张指导刚来,不了解情况,你可是莲蓉人,怎么也这么不懂事?”

    萧准冷笑,不敢得罪张悠然,所以就挑自己的刺儿?真当我是软柿子呢?

    “对不起,我只是一个虾兵蟹将,领导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别的事儿我管不着。”萧准冷脸说道。

    “你……”刘源见他居然敢当众顶撞自己,有些恼怒,但还是压着声音在萧准耳边说道:“别怪我没有警告你,这个飞鸿一向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你跟张悠然不一样,你家也是莲蓉的,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总得替你爸你妈考虑考虑吧?”

    “刘所长,你这是在帮杜飞鸿威胁我吗?如果警察都怕犯人心狠手辣,会对警察家人不利,那还要我们警察干什么?”

    萧准心里恼怒,这个刘源简直混账。

    一个派出所副所长,居然会对自己的下属说出这样的话来。表面听似乎还是在为他萧准好,实际上就是在帮杜飞鸿威胁他。

    萧准大声说出这样一段话,围观的群众顿时大声叫好。

    “对!说的好,这才是警察。”

    “帅呆了,帅哥警察。我决定了,从今天起我封你做我的男神。等我初中毕业了,我就嫁给你……”

    一直稳坐泰山的杜飞鸿笑起来,“刘所长,你这个所长当的真窝囊啊,说话就跟放屁一样,没人当回事,哈哈。”

    刘源深深看了萧准一眼,然后回头赔笑道:“飞鸿啊,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不对,这两人都是新来的,不太了解情况,你就当给我个面子,别跟两人计较。”

    杜飞鸿看了看张悠然又看了看萧准,没有说话,手上玩着一串佛珠,似乎是在考虑如何处置两人。

    最终杜飞鸿笑了笑,起身说道:“行吧,今天就给刘所一个面子。兄弟们,我们走!”

    地上被萧准打到爬不起来的几个小混混艰难地爬起来,看样子竟是真的准备离开了。

    萧准看了刘源一眼,他直接摘下刘源的帽子扔出去,冷冷的对刘源道:“刘源,你他妈不配穿着身警服,更加不配顶头上的警徽!”

    说完,萧准冷喝一声:“都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