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诱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3本章字数:2198字

    听到萧准的疑问,林秋海脸色更加沉重,道:“这个王羽这几年不知去了什么地方,竟然学了一身反侦查的本事,每次作案之后都能顺利逃脱,并且不留下半点痕迹,市局已经有些束手无策了。”

    萧准问道:“那你想怎么做?”

    林秋海手指敲打着桌面道:“既然抓不住他,那就引他自己送上门来。”

    萧准笑道:“他又不傻,会自己送上门来?”

    林秋海脸上有些挣扎,但是最终还是说道:“我想让……云裳作为诱饵,引他上钩。”

    “你说什么?”萧准眼中厉芒一闪。

    林秋海并未在意,继续说道:“这个王羽的目的就是报复我,所以云裳不可避免的会成为他的攻击目标,同样,云裳也是能够钓出这条大鱼的最好的诱饵……”

    “那你为什么不去做诱饵?”萧准打断林秋海的话说道:“既然那个王羽是为了报复你,那你应该才是最好的诱饵啊。”

    管文学皱起眉头正要训斥他,林秋海摆手示意没事,道:“你说的很对,如果用我来做诱饵,效果说不定会更好。

    但我身边保护太过严密,我想撤掉保护人员上上下下的人都不会同意。

    即使同意,以王羽的狡猾也不会轻易上钩,一头聪明的狼不会去吃那些死掉的猎物,因为它们知道,越轻易吃到的猎物越危险,王羽甚至比狼还要聪明的多。”

    萧准冷笑道:“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云裳的安危?你用她来做诱饵,一旦出现意外……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林秋海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开口:“她是我唯一的女儿,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她,但是现在已经不是顾念个人亲情的时候了,那个王羽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恶魔。

    上次那起重大交通事故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再加上这次的大巴事故,如果再让他肆意妄为下去,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百姓会因此处于危难之中……

    况且现在王羽在暗,我们在明。如果我们不把他引出来,最终云裳也好,我也好,也都无法幸免于难。

    如果一直是这样的局面,恐怕还会连累到更多的百姓。”

    “为了百姓?我看你是为了你的乌纱帽吧?”萧准用词毫不客气,道:“如果江海市接连不断的出现重大安全隐患,只怕你这个市委书记也难辞其咎,所以你为了你的位子坐的安稳,就置自己女儿性命于不顾,还敢美曰其名为了百姓?”

    林秋海揉了揉太阳穴,语气沉重道:“不管你怎么看我,这个计划都必须施行,而你……是这个计划能否成功的重要砝码。”

    萧准漠然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林秋海语重心长道:“我想让你竭尽全力保护好云裳的安全。”

    “为什么选我?”萧准问道。

    “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林秋海回答道。

    “为什么?”萧准继续追问。

    林秋海看着萧准的眼睛,缓缓道:“因为……你喜欢云裳。”

    萧准将手里的照片扔掉,嗤笑道:“你开什么玩笑。”

    林秋海将照片捡起,道:“那你告诉我,你当时为什么要在车子翻下悬崖的时候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你明知道这样会将自己陷入极度危险之中,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别说只是为了完成上面交给你的保护任务。

    你今天已经被停职了,原本可以拒绝管文学,但是为什么听到云裳出事之后,你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你的嘴巴可以否认,但是你的眼睛却不会撒谎,你刚刚在病房外看云裳的眼神,你敢说只是普通朋友的关切?”

    “那是因为……”萧准找了许多反驳的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最终颓然靠在椅背上。

    林秋海语气放缓,道:“我相信,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激发你身上无穷的潜力,再加上你原本的非凡实力,你一定可以保护好她的安全。”

    萧准脸上终于露出挣扎之色,道:“对不起,我恐怕……”

    “只要你能完成这次任务,我可以升你为城西派出所副所长。”林秋海开出条件道。

    在机关中,升职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就算你功劳再大,也得熬资历,只有资历够了,才能让人信服。

    刘源升到副所长的位置用了二十年,还有许多三四十年的老警察,一辈子都只能做一个普通警员,萧准才刚转业不到两个月,林秋海就给他开除副所长的筹码,不可谓不让人心动。

    不过财权这些东西对萧准来说,还真没那么看重,他自由惯了,受不了那种身居高位的拘束,时时刻刻得看上司的脸色,还是提防着下属的算计,太累。

    萧准一脸轻笑,端起桌上林秋海喝过的茶水,小酌一口。

    林秋海阅人无数,看到萧准的表情就知道这个筹码有些鸡肋,只好抛出最终的底牌:“只要你能出色完成任务,我……可以同意你和云裳交往。”

    “噗……”萧准刚刚一口茶水喝进嘴里,闻言,一口水全喷到了林秋海身上,要不是林书记躲得及时,只怕就得去洗手间洗脸了。

    管文学有些恼怒的瞪着这个家伙,在林书记面前居然敢如此冒失。

    林秋海摆摆手,继续看着萧准,问道:“你还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林秋海这个姿态已经放的极低,如果把两人今天的对话内容传扬出去,一定会被骂神经病,在江海如同天神一般的林书记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低三下四的事情?居然苦口婆心的哀求一个小警察?

    萧准沉思良久,开口道:“我可以接受这个任务,但是……我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我也不敢保证能够保证云裳的绝对安全,所以我不会立什么军令状。”

    林秋海点头道:“我理解,敌人的实力异常强大,我已经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你只要尽力就行,无论最终……云裳是否无恙,我都欠你一个人情。”

    林秋海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把手枪,道:“这把枪是我的私人配枪,我现在授予你自由持枪权,在遇到危险时,可以随时开枪。”

    萧准接过那把54式手枪,虽然在他见过的枪械中算不上多好,但是一个自由持枪权就足以抵消让人激动。

    他本来还想再多问几句任务的细节,但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医生装扮的人走进来,说道:“林书记,云裳小姐醒了。”

    办公室内三人都露出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