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狙击枪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4本章字数:2933字

    接下来两天,萧准一直在对那几个选拔出来的家伙进行特训,虽然几人都是各个警队里的精英,但是在面对王羽这种接受过特殊训练的杀手来说,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两天接触下来,萧准也对这几人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李二狗虽然看上去傻乎乎的,但他以前念过武校,一身横练功夫炉火纯青,就连萧准都看的有些心惊,最为难得的是他很听话,不像另外几人总是跟他斗心眼,李二狗是唯一一个绝对服从他命令的,哪怕是萧准让他跳火坑,他恐怕都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至于另外几人就让萧准有些头疼了,虽然有林秋海的名头镇压,但是几人还是不停给他出难题。

    候大壮是几人里最机灵的,每次惹事都是他带头,但是等到萧准发怒的时候,他又是闪的最快,然后还一脸正义的指责另外几人,不过他有一个别人都不具备的异能,就是鼻子比警犬都灵,在禁毒支队出任务的时候,都不用带警犬,直接带上他就行。

    唐大宝是监狱看犯人的,可能是长时间看管那帮凶犯的缘故,脾气极其暴躁,一言不合都可能掀桌子动手,不过他虽然性格粗犷,但是心地却也不坏,曾经将自己准备结婚用的钱拿出来资助了一个人犯的孩子念书,害的自己倒现在三十大几还打光棍,并且他长时间跟犯人在一块厮混,学了一身三教九流的本事,基本上社会常见的那些坑蒙拐骗的手法他都会。

    而这几个人里对萧准最不服气的,就是那位据说家境不错的方铭,萧准经过两天的观察发现,这个人虽然一身傲气,不过也确实有傲的资本,尤其是在侦查、推理方面的天赋惊人,萧准布下的陷阱大多都能被他识破,这也让他对萧准更加看不上眼,弄个陷阱都弄不好,竟然还敢出来丢人现眼。

    如果让他知道,萧准只是拿出了自己刚入狼魂大队时的初级陷阱,而当初他只用了半个小时便连续识破七十二处破掉了狼魂大队纪录时,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相比起这些人,张悠然倒还算和气,毕竟两个来自一个单位,也不好太过驳了他的面子,不过她却是让萧准最为头疼的一个,不是因为她是里面唯一的女孩儿,而是她总习惯用心理学分析每个人,尤其是对萧准,哪怕是一个简单的皱眉动作,她都能分析的头头是道,让萧准有一种被人层层扒光的感觉。

    不过总的来说,萧准对这几人还算满意,应该说,这几个人算是莲蓉最精锐的警察,虽然脾气都有些古怪,不过这些都是旁枝末节,哪个有本事的人没点脾气?

    明天就是林云裳工作室开业的日子,身为云裳工作室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的林大小姐肯定是要到场的,而身为林大小姐的保镖,萧准自然贴身保护。

    只不过到时候人多眼杂,谁也不敢保证不出任何问题,这几个家伙正好派上用场。

    云裳工作室开业仪式并不繁琐,林云裳和梁若熏都是比较务实的个性,对于这种形式主义一向不屑一顾。

    只是为了图个吉利放了两串鞭炮,然后一起合了张影便草草了事。

    管文学作为林云裳在莲蓉唯一算是长辈的人物,自然要到场庆贺,除此之外,就剩下云裳工作室的五名员工。

    开业仪式前后加起来不到三十分钟,中间没有出现任何差池。

    一直跟在萧准身旁的张悠然望着四周,低声问道:“王羽应该不会出现了吧?”

    萧准道:“暂时没出现并不代表不会出现,说不定此刻他就躲在某个角落看着我们,这种时候,就要看谁更能沉得住气,只要出现哪怕一点疏忽,都可能造成致命的结果。”

    张悠然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道:“你好像懂的很多啊,谁教你的?”

    萧准知道她千方百计的想打听自己的底细,于是淡淡一笑,道:“自学成才。”

    张悠然翻了个白眼,明显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

    开业仪式结束后,众人一起上楼回了林云裳的工作室。

    管文学在工作室转了一圈,赞叹道:“一开始听你说要开什么工作室,林书记和我都觉得不靠谱,以你林大小姐的性子,怎么可能安心做事?没想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还真的让你把工作室做起来了。”

    林云裳昂起骄傲的小脸道:“再让你们小看我,我都说过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让你们看看,我自然要说到做到。”

    管文学打趣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我要是没猜错,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功劳都得归到若熏的头上吧?”

    林云裳张了张嘴,却想不出反驳的理由,工作室能够顺利开业,确实都依赖梁若熏的辛苦,反而是自己这个老板没有出多大力气。

    梁若熏见自己闺蜜吃瘪,急忙出面解释道:“管叔叔这就说错了,其实工作室的进展能够这么顺利,云裳也是有很大功劳的。”

    管文学好奇道:“哦?说来听听。”

    跟在几人身后的萧准也满头雾水,林大小姐一向习惯了做甩手掌柜,怎么就大功劳了?

    就连林云裳自己本人都有些疑惑。

    看到众人都看向自己,梁若熏干咳了两声,说道:“她的功劳就是……没有添乱。”

    “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就连那几个新招来的员工都有些忍俊不禁,要不是顾及到林大小姐的权威,早就笑出声来了。

    林云裳羞恼的追赶梁若熏,发誓要将这个害自己丢人的家伙胖揍一顿。

    管文学看着两人打打闹闹,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回头看向萧准道:“我是从小看着云裳长大的,以她的身份背景和自身条件,周围永远少不了追求者,其中不乏英俊不凡家世显赫的青年俊彦,但是从来没见过她对任何一个异性这么关心过,她每次看你的眼神都跟别人不一样,不是对父母的那种亲情,也不是对朋友的那种友情,而是……”

    管文学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后面的话已经不言而喻,不是亲情不是友情,那就只剩下爱情了。

    萧准也不是傻子,这些东西平时自然也能感觉到一些,但是两人虽然每天朝夕相处,可在两人中间却始终有一条根本无法跨越的鸿沟。

    “你觉得我们之间可能吗?

    她的父亲是高高在上的市委书记,母亲是国内有名的大画家,而我爸只是一个小烟草公司的小干部,母亲是家庭妇女。

    她从小接受的是最好的教育,并且从国内最好的大学毕业,而我只是一个初中没毕业就跑去当兵的粗人。

    她天生丽质,无论走在什么地方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而我则是一个丢进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普通人……

    无论怎么看,我们都是两条平行线,无论离的有多近,始终不会有交叉。”

    管文学听到萧准的长篇大论,笑着说道:“你平时不是挺有自信的吗?就连见林书记的时候都自信满满的,怎么现在反而畏畏缩缩的?”

    萧准自嘲的笑了笑,道:“有些事情可以装出来,但是有的事情却装不出来,很多东西都是早已注定的,天命难违。”

    管文学转身看着窗外,说道:“我从小家里也很穷,长的也不帅,成绩也不好,在学校基本就是那种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一个,最后走了狗屎运考上一所野鸡大学,原本我也以为我会像很多学长一样庸庸碌碌念完大学,然后找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

    直到上大三的时候,我喜欢上了隔壁学校的校花,她各方面的条件都是万里挑一的,无论怎么看,我跟她都不会有任何可能性,周围很多人都劝我别去自取其辱,但我不想就这么一枪不放就做了逃兵,所以即使被她连续拒绝了很多次,我还是坚持每天给她写一封情书,送一朵玫瑰花……”

    萧准难得看到管文学露出这种柔情的一面,好奇问道:“后来呢?”

    管文学笑道:“后来……她就成了我现在的老婆。”

    萧准忍不住向他竖起大拇指。

    管文学道:“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事在人为,没有付出行动之前,永远不要去预测结果。”

    萧准仔细回味着他最后一句话,心中渐渐有了答案,确实,付出或许不会得到回报,但是如果不服从,永远不会有任何回报。

    正在这时,林云裳突然走过来,一脸好奇的问道:“你们两个在聊什么?”

    萧准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正要开口,突然从对面楼里射来一束光线,萧准脸色顿时大变。

    “趴下。”萧准一把将林云裳推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