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举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4本章字数:2148字

    危言耸听!

    这是萧准脑海中跳出来的第一句话。

    林秋海是个什么样的人?杀伐果断,心智坚忍的聪明人!这是萧准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对他的评价。

    从林秋海毅然以自己的女儿为饵将王羽调出来即可见一斑,单单如此并不能让人信服,关键是萧准能从林秋海的眼神中看出来,他是极为疼爱这个女儿的,如此还能毅然设局,可见非同一般。

    如今王羽归案,安全上似乎不存在问题,而政治层面上的对手总有个谋而后动的过程,在如今林秋海风头正劲的时候出手显然不是个好手段。

    这样的人怎么会出事呢?

    “怕是?要?”抓住了宋庆年话语中的俩个关键字,萧准抬眉问道。

    “你该知道,我们这一行的路子比较多,比较广,有些消息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很多人还不知道。”宋庆年苦笑道:“我以为你已经听说了。”

    萧准摇摇头,他确实没有收到什么风声,在医院这几天走马灯的来人看望,也没见谁声色不对,林大小姐依旧没心没肺的样子,管文学含蓄中透着几分亲热,就连一向不对眼的梁若熏几次探视也少了几分咄咄逼人。

    “到底是什么事?”萧准有些不耐烦了,自打退伍回来就没走顺过,心态再好也架不住啊。

    宋庆年叫萧准来一是探口风,二也是知道这家伙有些歪才,想看看他如何应对,这对自己以后的路也是一个参考,因此也不瞒他,谨慎的将门关死才开了口。

    听完这些所谓的小道消息,萧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经历了多年血与火的磨炼,萧准一直以为最残酷的就是战场,这会儿想想才算没白,明刀明枪的厮杀很多时候远远不及政治斗争中的杀人不见血啊!

    其实萧准是有些少见多怪了,官场上背后下刀子常见的很,早起上班俩人能握手笑谈,转脸到了各自办公室说不定就在准备黑材料了,混迹官场的老油子,谁不是几张脸皮玩儿命的换着过。

    林秋海被举报了,一档案袋的举报材料很神奇的出现在纪委书记的办公室地板上,里面有字据,有签名,有照片,一一列举了林秋海的几宗大罪,归纳起来无非贪污受贿、谋私渎职之类,而萧准却对最后一桩罪名很感兴趣。

    包养情妇!

    这个罪名也叫风流罪,可大可小,到了一定的层次,谁的背后没有几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罢了,可一旦作为攻击手段上纲上线,这也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萧准关心这个罪名倒不是有什么龌龊的心思,而是他心里清楚林云裳父母的关系并非表面上的那么融洽,政治婚姻背后的心酸不是当事人是不清楚的。

    也恰恰是因为这一点,萧准对于这黑材料上罗列的罪名多了几分相信,林秋海仪表不凡,位高权重,又是正当年,夫妻关系不和睦,从哪一方面来说,他要没有情人都让人难以置信。

    至于所谓的贪污受贿,萧准是不相信的,这个不相信是基于俩点,一是自己的观察,林秋海属于权位心很重的人,同时也是自控力很强的人,一个极重权势一心上进且自控力很强的人会做满足一时私欲的蠢事?

    显然不可能,因为另外一个原因萧准也是知道的,林秋海不缺钱,他不是平头老百姓一朝得志爬到如今的地步,那样的人欲望的沟壑很难填满。

    他林家大小也是个世家,到了他们这一辈儿上,钱财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些可支配的数字,并不存在太大的意义,当然,有很多事情还是少不了金钱开道的。

    但这不代表他缺钱,更不代表他会去贪污受贿,捡起芝麻丢西瓜的蠢事不会发生在林家子弟身上。

    更别说林云裳的妈妈不但家族富可敌国,自己随便一幅画也是价值千金,他还有什么理由捞钱?

    而所谓的谋私渎职,萧准听到这个罪名就忍不住想笑,华夏是个人情社会,不管身居何位,谁都不想做独夫,为身边人谋些私利再是正常不过,无非大小的问题,可以问问,整个江海上下,只要算得上名号的人物,谁敢拍着胸口大言不惭说自己大公无私?

    这些罪名不见得致命,关键在于上面怎么去看,而这只是导火索,或者说天明前的一声鸡鸣,要的就是拉开清查的序幕,来等待上位者的裁定。

    官场无私怨,萧准明白,这举报材料的背后,不知道多少冷眼旁观与虎视眈眈。

    要说怎么无声无息的干掉一个人,萧准眼睛不眨就能列出上百种方法,可要说怎么玩转派系斗争,萧准就抓瞎了,这忙可帮不上啊。

    宋庆年自己点来一支烟,并没有打断萧准的沉思,他并不期望萧准能出手起什么作用,这种层次的政治斗争并不是谁身手好就能赢的,他的目的无非是押宝,在萧准,或者说在林秋海面前博取一个雪中送炭的好印象。

    不给萧准升迁,也是宋庆年的好意,枪打出头鸟,这时候萧准高调上位,说不准就招来幕后人的第一枪下马威,得不偿失啊!

    萧准明白宋庆年的好意,他也不介意释放出一些善意来,因此有意当着他的面给林大小姐打了个电话共进晚餐,这才告辞出去。

    宋庆年明白这是萧准的回报,自己会在林大小姐那里挂上号,虽然林书记不见得就记得自己是谁,可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操蛋,当某一天书记大人偶尔想起名字的时候,一句话或者就能改变一些人一生的命运。

    林大小姐是一个人来赴约的,开着宝马早早就等在约定地点,萧准远远的看到她的车,不由想起那次摔下山崖同生共死的经历,宝马车已换,有些情这一辈子都替换不了。

    接触时间久了才发现,林云裳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除了有些喜欢恶作剧,似乎并没有多少千金大小姐的脾性,路边摊吃得,野地里坐得,就连约会,也没像人家一样假作矜持非得晚来一会儿才有面子似的。

    车窗开着,林云裳微闭着眼睛,小脑袋随着车中的音乐晃着,萧准看到这一幕不禁恶作剧心起,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重重的一拍林大小姐的香肩。

    “啊!”

    砰的一声,号称拳脚无敌的萧准捂住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