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4本章字数:2176字

    路边的烧烤摊上,林云裳埋着脑袋憋着笑,时不时偷偷瞄一眼木着脸的萧准,肩膀一抖一抖的好似羊癫疯要发作一般。

    萧准看到她的小动作,唇角抽了抽心中发出一阵哀叹,特种兵中的特种兵啊,引以为傲的身手啊,怎么就在这丫头面前失手了呢?

    林云裳见他面色不好,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心中的狂笑,清咳了一声,以自认为最温柔的声音问道:“萧准,你没事吧?”

    萧准的脸皮一阵抽搐,带着还有完全好转的淤青一阵阵的刺痛,乌青的熊猫眼让人忍俊不禁。

    萧准无奈啊,你说这问题让自己怎么回答?说有事吧,要让部队那帮家伙知道还不得笑疯掉,堂堂特种兵王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打了个熊猫眼,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要说没事吧,这眼眶子乌青发黑的,这不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萧准其实心中并没有多少难堪或者生气,只是一时间有些郁闷而已,这一段紧张的日子好不容易过去了,心底难免放松了不少,再加上在他内心深处怎么也没有想着对林云裳设防,更没有想到拍个肩膀而已,这小姑奶奶反应这么大干嘛?顺势往后一个头槌,冷不丁的还真有些高手的架势。

    见萧准面色怪异一直不说话,林云裳撅嘴了:“好嘛,怪我不好就是了,我哪知道是你啊。”

    “不是吧,才几天啊,当面儿就不认人了?”

    “哪有啊。”林云裳指了指他的脸憋笑道:“大晚上的你一脸淤青人不人鬼不鬼的突然出现,我那是自然反应好不好。”

    萧准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但还是忍不住斜眼哼道:“那是我的错咯?”

    啪!林云裳猛然一拍桌子瞪着大眼睛道:“怎么着,你是来找茬儿的是不是?想吵还是想打,划个道儿来!”

    见她突然翻脸这副表现,萧准差点没把舌头吞下去,这丫头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就对方这架势,俩个自己也吵不过她啊,开打倒是自己的强项,那也得自己敢啊!

    讪讪一笑,萧准干脆埋头苦吃起来,姑奶奶,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林云裳得意一笑吐了吐舌头,聪明如她如何不知道萧准可不是真的怕她,这样的小戏码无非男女之间的一种小情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难怪人说男女之交犹如弹簧,进退松紧全在俩者之间的掌控,一人进的时候,另外一人就要懂得退让,这样才能保持足够的弹性。

    反之,要是一人进,一人毫不退让,正如各执弹簧俩端,结果是死死压在一起,连气儿都喘不过来了。

    亦或者俩人背道而驰,不知进退,只会越拉越长,越走越远,失去了弹性,松手,再也回不了头。

    俩人坐在嘈杂的烧烤摊上谈笑无忌,被林云裳逼着喝了几口啤酒的萧准瞬间上脸,满脸通红混杂着淤青,再加上一个青紫的大眼圈,就如同戏台上的大花脸,惹的林云裳又是一阵嘲弄。

    萧准估摸着林云裳并不清楚父亲如今遇到的危机,以她这爽直的性子,真要知道了,早就在萧准面前唠叨开了。

    旁敲侧击了几句,果然如此,萧准也不敢多说了,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当然的,自己既然帮不上忙,那就顺其自然吧,或许自己还真没有当官儿的命吧。

    烧烤啤酒填了一肚子,萧准要送林云裳回家,人家可不干了。

    “几点啊,才几点啊!”林云裳很不满的晃着手腕上的表瞪眼道:“才十点呢,就要回家睡觉,你属猪啊!”

    “不是,我属猴。”萧准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难怪,猴精猴精的!”林云裳直撇嘴,忽然想起什么来笑道:“跟我同年呢!我也属猴,来叫姐姐!”

    “凭什么!”萧准脖子一扬哼道:“都属猴怎么就要叫你姐了?”

    “小屁孩儿还不服气?”林云裳拉开车门坐进去白了他一眼道:“姐姐我生日大成不成?”

    萧准气乐了,这倒霉孩子都没问我生日就自顾自的充大了,想当姐姐想疯了吧。

    “我是元旦的生日,要比吗?”林云裳抱着胳膊冷笑,萧准一个踉跄差点没拽稳车门,元旦,一月一日,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话题不能再接下去了,再说下去得从姐姐变姑奶奶了,萧准聪明的干脆不接这茬儿,忙着转移话题。

    “十点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儿呢,早点回去休息吧。”

    林云裳直摇头道:“就你如今的名声,三俩天不去上班也没谁不开眼吧,就说伤还没好利索。”

    “好吧,我是可以在家休息几天,你呢,明天工作室不开门了?”

    林云裳听得直撇嘴道:“我做工作室是我的兴趣,而不是为了金钱,所以一天不开门对我只有利益上的损失,对我的爱好并没有什么影响。”

    见萧准要说话,林云裳手一挥继续说道:“如果把金钱和生活联系成必然,去做金钱的奴隶,这日子还有啥活头?”

    萧准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金钱和生活本来就有这必然的联系,要不是大小姐你家不缺钱,你还能整天玩你的兴趣爱好?早就被柴米油盐困顿了。哪由得你按着心情想怎么就怎么。

    林云裳小嘴皮子利索,不等萧准做出反应,立马接着说道:“萧准,你看这段时间为着杀手的事情,整天紧张兮兮的都没个放松时间,今天你就陪我好好玩玩儿嘛!”

    得,萧准彻底没话可说了,虽然知道林云裳一副小可怜的样子是装的,想想却也是这么个道理,这段时间确实让这丫头绷着神经没个放松的时候,少不得舍命陪君子,想玩儿就玩儿吧!

    只是这最后一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呢,陪你好好玩玩儿?

    林云裳没有他那么多龌龊心思,见萧准点头答应了,高兴得直摁喇叭,咋咋呼呼的开着车就往前窜。

    “哎哎,你想去哪玩儿啊?我可没带身份证啊!”萧准看着路边的宾馆笑得猥琐至极。

    “要身份证干什么?”林云裳撇撇嘴道:“转过这条街就是沧浪酒吧,上次你不是去过?我们去那里吧!”

    沧浪酒吧,那里可不是个愉快的地方,萧准心里嘀咕,想反对,林大小姐转眼就把车开到了酒吧门口。

    还真不是个愉快的地方,无奈下了车的萧准晃眼看到一群人大摇大摆的从另外一边走过来,心头不由叹了口气。

    冤家路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