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故意的打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4本章字数:2099字

    刘源看到萧准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自打进了派出所就没给自己过好脸色,自己也不是没想过动他,可惜每每关键时候总是跳出这样那样的人物插一手,最终反而都是打了自己的脸。

    人生如戏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就拿萧准来说,一个伤残退伍的二愣子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菜,哪知道短短时间居然搭上了好几位强势的人物,搞得自己很是被动,几天前更是新立大功,眼看就要飞黄腾达骑到自己头上来,害的自己昨天还不得不放低姿态准备窝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养老。

    哪知道这人生的戏果然一波三折,昨晚回去自己就得到了内幕消息,这小子最大的靠山林书记被举报了,似乎证据很给力,眼看就要落马,而这小子似乎也逃不过一个树倒猢狲散的结局了。

    有了这个消息,刘源毕竟是系统内的老人,不说手眼通天,动点关系就发现消息似乎并不假,不然市局为什么迟迟对萧准这有功之臣不论功行赏,反而将王羽案压了又压?

    所有苗头都昭示着这小子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刘源哪还忍得住,大清早的看到萧准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就来了气。

    “刘副所长,你是在和我说话?“萧准冷眼看着刘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哼道。

    刘源心里的火气压不住腾腾往上冒,这家伙故意的吧,官场不成文的习俗,即便是副职,也没谁较真在前面加个副字,那是对人极大的不尊重,这小子不会不懂,这是摆明车马要和自己对着干啊!

    “咱所里可没有第二个萧准,你这是明知故问?“刘源皮笑肉不笑的斜眼说道。

    萧准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拍脑门儿笑道:“瞧我这记性,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那啥,副所儿被介意,您昨天还兄弟长兄弟短的和我说话,这一转眼叫我名字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该死该死!“

    这话可不是俏皮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毒着呢,混机关的就没有笨蛋,一帮人闷着脑袋偷笑,心里都清楚,这刘源眼见萧准要上位赶着讨好了几句也是正常,可转眼发现苗头不对又来装大尾巴狼,这就有些龌龊了。

    刘源气得满脸通红,三高差点给整出来,这小子不讲究啊,哪有这么当人抽脸的?什么叫不知道自己是谁?不就是说自己前后判若俩人?什么叫该死,总不是说他自己吧!

    越想越是来气,也不好辩驳,生怕又被这小子抓住话柄更难堪,背着手冷哼道:“上班时间守着点纪律!“

    “是是。“萧准嘿嘿一笑,顺手又扔了个炸弹:”副所改行做指导员了?给咱上起思想教育了,不知道张指导高升到哪里去了?“

    这话阴着呢,无非是说刘源越庖代俎,抢了人家指导员的工作了。

    刘源发现不能和这小子多话了,再来几句自己非得气出个好歹来,好在别人还算给面子,一个个低着脑袋不说话

    “刚才接了报警电话,你带人去处理一下。“

    “我?“

    “不是你难道是我?“刘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指着自己鼻子的萧准,心里暗恨,你小子就得瑟吧,秋天的蚂蚱,看你能蹦哒几天!

    “可是我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严格算起来,我还在修养期啊。“

    “是吗?“刘源眯着眼睛打量着萧准脸上的青紫,心情这才好了几分,背着手打起官腔说道:”小同志年轻力壮,这点小伤算什么?咱们执法队伍历来有轻伤不下火线的光荣传统,都是为人民服务嘛,萧准同志能力出众,那就能者多劳吧!“

    圈圈你个叉叉!萧准心里暗骂,也明白这货是故意给自己难堪,却又不好反驳,自己本就是所里普通一民警,出警也是理所当然的,再怎么说人家是上司,总是占着理的。

    懒得和这种小人多计较,萧准摇摇头点了俩个协警取了出警记录单驱车赶往现场,似乎并没有看到办公室中一帮同事或幸灾乐祸,或担心伤感的眼神,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林书记的小道消息了吧。

    天府路位于县城郊区一带,名字气派,却有些荒凉,县区的建设早就将这里规划为拆迁区,陆续开始动迁,留下的老住户也没几家了。

    跟着萧准出警的俩名协警是新进人员,年轻的孩子没有什么阅历,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人感到泄气。

    赶到地方一调查,萧准差点没把鼻子气歪,原来是俩家遛狗的遇上聊了几句,一不留神一家狗就上了另外一家的狗,这下人家不干了,自己家那可是纯种进口什么世界名犬,被你一乡下土狗糟蹋了,那还得了?

    话不投机三句多,俩条狗是怎么都拉不开,狗主人倒是先干上了,俩老太太走路都打颤的人,这一动手犹如隐世高人一样,什么旷世绝招都使出来了,没几下就满脸血印子,衣衫褴褛的逃难回来的一般。

    萧准到了场,俩老太太还揪着头发不撒手,咋呼得隔了三里地都能听见,见到警察也不害怕,权当看戏的,正眼都不带瞧的。

    萧准劝得口干舌燥愣是没人搭理,旁边倒是围了一圈儿看好戏的,时不时还出些馊主意,一副看大片儿的架势。

    抓瞎了,萧准还真没有处理这些事情的经验,那俩协警更是不堪,手忙脚乱的围着转悠,就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老胳膊老腿儿的,要是强行拉扯,万一有个好歹,把他们卖了都不够给人看的。

    到这会儿萧准算了明白刘源看他出警时眼底的戏谑是什么意思了,警察最怕的就是这类家长里短的事情,更怕的是老爷子老太太们的家长里短,说道理人家不听,谈法律人家不懂,讲政策人家不怕,要动手自己不敢,这活儿还怎么干?

    萧准围着俩老太太摆足了姿势愣是不知道怎么下手,末了一跺脚,你们不是因为狗打架吗?成,老子把狗抓了,看你们松手不!

    这招还真灵,俩老太太一见动了狗立马不干了,齐齐一撒手奔着萧准就挠上了,哪管他警察不警察的。

    萧准心里这个郁闷啊,当年对上边境雇佣兵也没这么畏手畏脚啊,这刘源还真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