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 玩儿死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5本章字数:2020字

    不管是仙人跳,亦或者是钓鱼执法,杜飞鸿的感觉还是挺靠谱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女孩子哭哭啼啼一抹脸就是一副出尘不染的清纯样儿,浑然没有了一开始的骚媚入骨。

    杜飞鸿知道被阴了,却并不慌张,嚣张的从口袋里掏出香烟自顾自的点上冷笑道:“萧警官,这么玩儿怕是有些不地道吧?”

    “飞鸿哥可别这么说,我可担待不起,我这是适逢其会,没看我这一身便衣只是下班路过而已嘛,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民警察,接到人民群众的报警也不能睁眼装瞎子不闻不问吧,飞鸿哥你说是吗?”

    杜飞鸿脸色阴郁起来,他不在乎被弄进去,关系摆在那里,无非是走一趟罢了,只是如今的飞鸿哥早已不是当初的小瘪三了,任由一个小警员一趟一趟的抽脸,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萧准,何苦呢,你明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一次次的坚持不觉得可笑吗?”

    “可笑?”萧准脸色肃然起来,定定的看着不屑一顾的杜飞鸿道:“我不觉得有什么可笑,这个世界总是需要一份坚持的,或正义,或梦想。仅此而已。”

    杜飞鸿一愣,忽地捧腹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萧准啊,我要是说你傻得可爱,你会不会以为这句话是一种侮辱?”

    “不会。”萧准摇摇头淡然道:“我的坚持,你的不屑,各自有着不同的人生观,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杜飞鸿又是一愣,看向萧准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如果我们早些认识,或许会成为朋友。”

    “不会。”萧准很坚定的摇摇头说道:“我不算是个好人,更谈不上是个好警察,但是相对你来说,我绝对够好,我们不是一路人,永远都不会是。”

    杜飞鸿出乎意料的点点头,弹掉手中的烟蒂瞄了一眼缩在萧准背后的女孩子摇头道:“你准备以企图强未成年少女抓我?”

    “这个罪名比收保护费要重多了吧!”

    “确实,但是你猜别人信不信?”

    “我需要别人相信吗?”萧准的神色很奇怪,歪着脑袋打量着他古怪一笑道:“我只需要你进去关几天而已。”

    杜飞鸿心中警铃大作,正所谓做贼心虚,他自己干了些什么自己很清楚,真要论起来,枪毙十回都够了,这会儿一听这话,虽然不清楚萧准的意思,却直觉很不对头。

    不再废话,一转身,杜飞鸿拉门就出,只要离开了这里,再回头,自己死不认账,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反正自己也没沾到那女孩子,说破天去自己也是个未遂,谁怕谁啊!

    门外的音乐声喧闹异常,自己的小弟就在楼梯口,杜飞鸿心中一喜,只要下了楼,再惹老子说不住还会反咬一口,到时候打起嘴皮子仗来,公务人员总是要吃些亏的。

    可惜期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操蛋的,一脸彪悍之色的唐大宝站在门口戏谑的看着仓皇窜出来的杜飞鸿,还没有等他废话,抬脚狠狠来了一下,杜飞鸿连叫都来不及叫出声,整个人又飞进了屋子。

    “飞鸿哥,何苦呢,为了你,我可是借用了不少精英,要就这么让你走了,我怎么交代啊。”

    老子管你怎么交代,杜飞鸿心中暗骂,却是越发惊惶起来,门口这个壮汉身手可不赖,怎么看都不像混派出所的小片儿警,看着也是眼生,难道是特地调来对付我的?

    杜飞鸿疑神疑鬼,越想越是不安,也顾不得胸口的闷痛,顺手操起桌子上的酒瓶就向唐大宝砸了过去,酒瓶出手,人却不耽搁,转身就往窗边跑去。

    这里是二楼,跳下去伤不了人,对方越是势在必得,杜飞鸿越不能留下,看来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治安拘捕了。

    萧准没有拦他,杜飞鸿来不及多想,狠狠的撞开窗子跳了下去。

    “摔不死吧?”唐大宝倚在门框边挑了挑眉毛问道。

    萧准摸了摸鼻子摇摇头:“这是二楼,不是二十楼,这么容易摔死,还敢叫什么飞鸿哥?”

    唐大宝撇撇嘴,实在想不明白这俩者之间是否有必然的关系。

    索性也不去想,他的长项是身手,而不是脑子,不过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上次临时组建的小队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就功成身退了,这一次萧准再次征召,用的却是政法委书记亲自签发的命令,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非但如此,这次的征召并没有什么公开选拔的戏码,整个过程都极为简单且保密,封口令直接下达到各自直属领导头上,除此此外,没有人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对外的统一口径就是休假。

    是的,不只是唐大宝,李二狗,张悠然等人也在征召之列,也就是上一次的五人,一个都不少。

    也就自己上来了,楼下可还有三个人呢,唐大宝可不认为萧准就没留后手。

    临窗是条后巷,少有人经过,路灯都没有几盏,杜飞鸿跳下来黑乎乎一片,心里反而开心了,只要落了地,自己也就安全了。

    落地是安全落地了,可惜等他直起身子,身边抱着胳膊嬉笑看着的三人让他的心凉透了,这小子居然还有伏兵。

    束手就擒,到了这份儿上,杜飞鸿不认为自己还有反抗的余地,只是肚子里一会儿骂着萧准卑鄙无耻,一会儿抱怨着自己的小弟都是吃屎长大的,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

    乖乖上了车,越开越远,杜飞鸿心就越来越凉了。

    这不是去警局的路啊,这小子又憋着坏准备怎么坑我呢?

    警局是别想去了,风声鹤唳的时候,萧准怎么也不会傻到将人带警局去啊。

    江边废弃的房子不少,车子开到这里,杜飞鸿心死了,这是死干到底的节奏啊,一个不满意直接沉江了,怎么比自己还土匪?

    车门开处,萧准笑眯眯的脸让杜飞鸿手直发痒。

    ”飞鸿哥,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