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 称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6本章字数:2127字

    “如果真有来生,你一定要记住,一个人连自己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别人?”杜飞鸿食指缓缓加力,对疯狗说了最后一句话。

    “杜大哥,你就这么急着杀我?“疯狗面不改色,依旧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或许早在那个夜晚,那个桥洞下,他就再也不知道什么叫死亡的恐惧了。

    “我不想杀你,只是不得不杀,如果你不劝我回去,哪怕我知道你是三哥的人,我依旧会装作一无所知。”杜飞鸿微微摇头叹道:“刚才我有一句话是发自内心的,离开这里,到另外一个国家,开山立派逍遥自在,我们可以做一生一世的兄弟。”

    疯狗点点头道:“如果这时候我说我不再要你回头,想必你依旧不会放过我吧?”

    “我赌不起,更输不起,以命为赌,谁都输不起的。”

    疯狗了然的笑了笑道:“好吧,当年如果没有你,或许我早就死在警察手里了,这条命是你的,你拿走也无可厚非。”

    “对不起。”杜飞鸿默然片刻低声说了这三个字。

    疯狗看了他一眼,眸子清冷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在其中,轻叹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杜飞鸿不再犹豫,一咬牙,食指较力,只要这一点下去,疯狗的脑袋就会成为被高速撞击的西瓜一般化成一滩红白相间的汁液。

    咔吧,清脆的枪机撞击声传来,枪没有响!

    杜飞鸿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食指连续不断的扣击着,一连串的脆响传来,枪依旧没有响,不是哑蛋,不是卡壳,而是没有子弹。

    这个世上确实有很多人不怕死,但是不代表着就愿意去死,疯狗就是如此,刚才没有反抗,并非是因为所谓的兄弟之情,杜飞鸿有句话说的不错,跟生命相比起来,谈什么兄弟手足,壮士断腕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干过。

    壮士断腕那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背底下的龌龊谁还不清楚怎的。

    疯狗不敢动而不是不愿意动,车里的空间太小里,自己但有风吹草动,杜飞鸿指头一动自己的小命就算是交代了。

    疯狗在赌杜飞鸿下不下得了手,真被他一枪打死了,就算是对于自己背叛的忏悔吧。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杜飞鸿不但下得了手,还有些迫不及待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就抠动了扳机。

    枪未响,疯狗动如脱兔,横肘狠狠的撞在杜飞鸿的鼻子上,这里是人体最为脆弱的地方,就算意志力再好的人,撞破鼻梁带来的自然生理反应也会让他涕泪横流,不能自已。

    空间实在太小,杜飞鸿这几年又养尊处优惯了,身手大不如前,这一下是避无可避。就感觉鼻子上一阵刺痛,随即转麻,眼泪鼻涕决堤了一般涌了出来,眼前瞬间模糊起来。

    疯狗抢了先机并不停手,顺势擒住杜飞鸿拿枪杜手腕狠狠一扭,杜飞鸿吃不住劲儿,大叫一声再也握不住手枪,啪嗒掉在了车座上。

    疯狗得势不饶人,知道此刻心软不得,他也从不是个会心软的人物,对于杜飞鸿所有的情分都在那几声枪机空响中消失殆尽,此刻俩人之间完全就是生死大敌。

    杜飞鸿太了解疯狗了,疯狗之所以叫做疯狗,是因为一旦被他盯上,死缠烂打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这会儿动上了手,杜飞鸿再不跑,就只有被杀的命了。

    强自忍住身上如雨点般的落下的拳头带来的疼痛,杜飞鸿不再跟他纠缠,推开车门就往外跑去。

    疯狗随着跳下了车,顺手抓起车上的扳手就追了过去。

    杜飞鸿前一夜被萧准这个贱人折腾的够呛,今天一天就吃了一碗鸡蛋面,体力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跑了几步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疯狗赶上去,眼神冰冷决然,什么话都不说,举起扳手就向杜飞鸿的脑袋砸了下去。

    杜飞鸿凄然闭上眼睛,这一次是逃不掉了。

    当的一声脆响,疯狗直觉得手上一震,扳手就飞了出去。

    “老杜啊,本来以为你是个人杰,现在看来,也混的不怎么样啊。手下小弟都能反杀了,是不是有些悲哀啊?”

    不远处忽然亮起了车灯,光束照射下,一个身影痞痞的晃着腿说道。

    杜飞鸿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杀千刀的萧准,终于出现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小命暂时算是保住了吧。

    萧准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慢慢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并不多看杜飞鸿,笑笑的歪着脑袋打量着疯狗。

    “三哥的嫡系历来都是老人,这不奇怪,从来都是知根知底的用着顺手啊,我却是想不到,你这连自己老大都敢背叛的人,三哥又怎么敢用你?”

    疯狗双眼通红,微微喘息着扫了萧准和车里模糊的人影一眼说道:“我不算心腹,三哥用的是我的人,而不是心。”

    “有些意思,如果三哥手底下都是你这样的人,我干脆辞职回家种田好了。”

    “过奖了。”

    “事实罢了。”萧准摆摆手道:“有能力,有手段,心够狠,历来成事者都少不掉这几个必要的条件,你啊,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多活一天,我都是赚着了,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疯狗揉了揉手腕子转开了话题:“光线昏暗,这样的情况,这样的距离,一击而中,萧准,你不是普通的警察吧?”

    “在部队呆过几年。”

    疯狗恍然点点头,有些伤感道:“人与人的命运终究是不一样的,如果我当年不是被人拐走,现在,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军营,人生不会有这么多缺憾了。”

    萧准揉了揉眉间,有些苦恼道:“咱还是好好说话吧,这不是拍电影儿,没必要搞的那么深奥,疯狗,束手就擒是你目前唯一的出路。”

    “出路?”疯狗笑笑道:“束手就擒,然后指证三哥,然后进了大狱,运气好呆在里面一辈子,运气不好,折腾一年半载一颗花生米送我归西?这也叫出路吗?”

    “总好过击毙当场吧?”萧准探手从腰间拔出手枪,打开保险沉声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最坏的结果,你还能活个大半年。”

    疯狗眼神灼灼的盯着颓然在地的杜飞鸿,好半天才舒了一口气。

    “似乎有些道理,我被你说服了。”

    说着,摊开双手,闭目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