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最终结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6本章字数:2018字

    “太凶残了!”

    侯大壮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额头上汗水一个劲往下滚,喉结上下翻滚,眼中仍旧带着惊恐。

    另一边的李二狗也好不到哪里去,闭着眼睛嘴中叨咕个不停,如果靠近可以听到,他在念经,不过牛头不对马嘴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两人身边,则是急匆匆赶来的萧准,在他手中,一杆国产99式狙击枪的枪口仍旧冒着热气。

    他从市区赶到之后,一共开了四枪。

    第一枪,他打中了正在奔跑的唐大宝,准确来说是子弹从唐大宝的胳膊上穿过,看起来伤势很吓人,实际上并没有大到骨头。

    第二枪,则是高压电线。

    他原先是准备帮助唐大宝收拾掉桑狗和牛仔两人,可是到了之后才发现,整个楼房中都有洪国柱安装的监视器。

    一旦他动手,洪国柱就可以在监视器中看到真正的情形,从而导致一切暴露。

    故而,先要打掉洪国柱的耳目。

    第三枪和第四枪,正准备对唐大宝开枪的桑狗以及牛仔两人死的不明不白。

    让他欣慰的,唐大宝在反应过来之后,用手中的匕首将子弹造成的伤口改变,同时也对自己下了狠手,更是血腥的割下了两人的脑袋。

    说实话,唐大宝做的,比他想象中的要好。

    事实证明,唐大宝这样做,并不是无的放矢。

    洪国柱在枪杀了开车的小混混后,亲自到破旧楼房中检查了桑狗和牛仔的尸体,而后才将昏迷的唐大宝带走。

    这四枪,无论那一枪出现差错,唐大宝都必死无疑,整个计划也会就此暴露。

    哪怕是萧准,此时也浑身无力,身上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湿透。

    “萧哥,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洪国柱要杀掉给他开车的人?”

    回市区的路上,李二狗疑惑的问道。

    坐在一边的侯大壮也是满脸好奇,只不过那惨白的脸色,就好像大病了一场。

    身为缉毒警察,侯大壮见过不少大场面,死人见了也不是一次两次,可今天这样惨烈的情景,他还是第一次目睹。

    “洪国栋杀掉给他开车的人,是必然的事情。”萧准悠悠说道。

    洪国栋很多疑,除了他自己,他谁都不相信。

    这种性格,让他在犯罪的路上有如神助,比如走私毒品,除了他之外,或许只有三哥才知道每一次行动究竟动用了多少人,安排了多少条路线,甚至于有些人将毒品送到了,都不知道自己运送的是毒品。

    这就是洪国栋!

    成也多疑,败也多疑。

    经过监狱中十天炼狱般的拷问,加上三哥一直都没回应并且来营救他,洪国栋的多疑达到了顶点。

    他认为三哥放弃他了。

    这点从监狱出来之后,他不是第一时间联系三哥,而是秘密会见了桑狗以及牛仔,就知道他心中已经另有打算。

    这样的打算很好猜,杀掉所有知情人,保证自身安全,洪国栋是个很惜命的人。

    他视人命如草芥,却对自己的性命看的无比重视,宁可错杀三千,不放过一个,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而知道他秘密的人,都是三哥贩毒网络的人。

    也就是说,他这是和三哥对上了。

    深知三哥厉害的他,加上多疑的性格,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包括给他开车的心腹。

    说出来让人瞠目结舌,认为根本不可能,但洪国柱就是这么想的。

    就如同你永远都不会了解精神病人再想什么,洪国柱,其实也是个精神病。

    一想到这里,萧准心中沉甸甸的。

    对唐大宝的考验,现在才真正的开始。

    回到市区,萧准半路和侯大壮下车,他必须找机会和唐大宝见一面,今天这种完全失控的场面,下次绝对不能出现。

    毕竟运气不会每一次站在他们身边。

    至于李二狗,则被萧准安排送车子。

    在家中生闷气的梁若熏接到家属院门房的电话,瞬间战斗力满满,如同护仔的母鸡,直冲门房。

    一直躲在书房的梁大书记听到关门声,从书房走出来,抹把额头上的冷汗,快步离开家。

    他是打定主意了,在女儿怒气未消之前,绝对不会回家。

    去门房路上想好数百种整治萧准办法的梁若熏看到从自己爱车上下来的李二狗,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太欺负人了!

    看着一脸憨笑的李二狗递过车钥匙,梁若熏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

    “萧准呢?他去什么地方了?”梁若熏气势汹汹的问道。

    李二狗打个寒颤,嘀咕道:“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梁姑娘,车子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说着,李二狗缓缓后退几步,随后撒丫子就跑。

    废话,不跑难道等着背黑锅?

    虽然被女孩子吓跑说起来有点丢人,可也好过替人背黑锅,特别是为萧准背黑锅。

    李二狗心中明白的很,他萧哥肯定对人家女孩子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要不然一个小姑娘身上能有杀气?

    要是萧准听到李二狗心中这般想法,定然会说,谁说李二狗憨厚来着,他比你们哪个都精明!

    不提梁若熏这边恨意浓浓,萧准带着侯大壮七转八转,找到了唐大宝所在。

    市区一个居民小区不起眼的诊所。

    “萧哥,你怎么就确定唐大宝一定被洪国栋送到了这里?”

    诊所门外数十米处,侯大壮强忍着呕吐欲望,将眼神从萧准嘴边挪开,特别是那红彤彤的烤肠上。

    一看到那烤肠,他就想到了两颗血肉模糊的脑袋。

    “我们打个赌,唐大宝百分之百被送到了这里。”感觉到侯大壮的不适,萧准快速将手里的鸡蛋煎饼吃完,信誓旦旦道。

    侯大壮摇摇头,再次看看小诊所内那十来个输液的人,道:“这么多人,洪国栋是活得不耐烦了,才会将唐大宝送到这里。”

    “对,他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萧准淡淡说一句,随后拍拍衣服,大步朝着诊所走去。

    侯大壮一头雾水,可还是快步跟上,他现在满脑袋想的,就是看看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