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最终较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6本章字数:1971字

    王谦静静的站在三哥旁边,就好像一个机器人。

    三哥沉默半响,沙哑道:“具体情况说说。”

    王谦将调查到的内容全部说出来,包括洪国栋是怎么离开莲蓉监狱,唐大宝又是什么来历,萧准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除了疯狗这个内线以及最初消息是叶伟红传递给萧准,他全部都说对了。

    “既然他们处心积虑想要对付我,那我们就看看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三哥猛然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满脸狰狞。

    随着三哥一个个电话打出,王谦额头冒出汗水,神情变得越发恭敬,特别是三哥用一种非常小众的非洲语讲电话的时候。

    能在江海市立足这么长时间,并且拉起偌大贩毒网络的人,岂是那么简单。

    一直在讲电话的三哥其实并没有放松对王谦的警惕,看到王谦表情变得越发恭敬,三哥心中冷笑不已,任何时候留一手底牌,总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现在,就是意想不到的时候。

    整个晚上,三哥都在打电话,而王谦就一直恭敬的站在旁边,随时为三哥更换电量耗尽的手机。

    凌晨六点多,王谦才走出办公室,一边走一边发了一条短信,一切都搞定了,另,三哥在非洲有雇佣兵,两日后达到江海。

    所有人都不知道,王谦,能听得懂那种非常生僻的语言。

    京都。

    刚起床的叶伟红拍拍身边玉人的翘臀,打开手机看了看,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叶哥,怎么这么早?”被叶伟红弄醒的玉人张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一边问着,眼神却落到叶伟红的手机上。

    叶伟红不着痕迹的将手机上的短信删除,随后一个立地挺身从床上站起,笑道:“赶紧起床,我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好戏?”玉人坐起身,“有什么好戏?”

    “去了你就知道。”

    叶伟红眼中闪过些想象,随后翻身下床,施施然离开。

    “该死!”随着叶伟红离开,玉人眼中露出强烈的不满,狠狠咒骂。

    殊不知,她这表情被离开房间的叶伟红全部收在眼底。

    一抹笑意从叶伟红的眼中闪过,却没有半点温度,如同猫一般毫无脚步声的离开房门口进了浴室,洗脸之前,叶伟红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江海市,破旧小院。

    六人再次齐聚一堂,石桌上摆放的不是饭菜,而是冰冷冷的枪械,以及防弹衣。

    “唐大哥,你这次可真够幸运的。”侯大壮一边检查手中的武器,一边笑着说道。

    站在他旁边的唐大宝却是一声不吭。

    侯大壮还想说点什么,被李二狗拉拉衣服,悻悻的闭嘴不言。

    石桌另一边,方铭和张悠然正在拌嘴,这段时间他们确定了疯狗身边的暗子,只不过有两人。

    方铭和张悠然都不赞同对方的选择,引经论典,想要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

    至于萧准,则是淡淡的看着众人。

    所有的布局都已经完成,失去利用价值的洪国栋也被重新丢回监狱,这对他而言是最好的下场,否则让三哥抓到他,等待他的将是生不如死。

    唐大宝变得沉默很多,从他身上看不出大仇得报的任何欣喜。

    侯大壮和李二狗很好奇唐大宝究竟经历了什么,李二狗却比侯大壮要聪明很多,知道问也问不出来什么。

    这就是他的团队,矛盾重重。

    萧准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他没考虑到,可是细细思量,又没什么纰漏。

    唐大宝在洪国栋的指挥下,基本上将走私毒品的老手都消灭干净,三哥不是傻子,他知道这对他意味着什么,哪怕他一直有培养其他人,也不敢信任。

    动用疯狗是必然的事情。

    只要通过疯狗得到走私的具体路线,等到货物到达,三哥和国外贩毒人员接头的时候就可以人赃并获,与此同时,武警部队以及反恐支队会捣毁莲蓉的制毒工厂,顺便将那些官场保护伞一网打尽。

    计划简单粗暴,却很有效果。

    而且,整个计划几乎不可能出差错,原因在于一点,三哥这个货,非走不可。

    “叮铃。”

    突然而来的短信声让所有人都闭上嘴巴,萧准掏出手机看看,额头上顿时冒起冷汗。

    “你们先准备,有任何情况随时汇报。”

    丢下这么一句,萧准离开小院,留下五人面面相觑,只有唐大宝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离开小院的萧准直接驱车到了市委大院,找到了正在办公的梁世英,以及……梁若熏!

    “萧准!”

    一见萧准,梁若熏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的直接咬萧准两块肉下来,半个多月都没踪迹,今天见面了,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现在没时间和你闹。”

    萧准直接控制住梁若熏,然后在梁世英诡异的眼神中,将梁若熏推出办公室,啪的一声关上门。

    梁若熏肺都快被气炸了,在房门上狠狠踹了两脚,随后气呼呼的找了个地方坐下,双眼死死的盯着房门。

    如果这里不是市委大院,她不想自家十几年来的形象毁于一旦,就是破门而入,她也要给萧准一个教训。

    殊不知,此时办公室中一片凝峻。

    “三哥手中有雇佣兵力量,而且已经进来,我们根本不知道三哥会将这股力量放在什么地方。”萧准沉声说道,梁世英被惊得手脚冰凉。

    “消息来源可靠嘛?”半响,梁世英才开口问道。

    萧准摇摇头,“我现在也不敢保证,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可是,我们手头上没有可以调动的力量了!”梁世英双手一摊,满脸无奈。

    武警部队对付一般的贩毒武装没问题,对上火力强大的雇佣兵,结果两说,至于反恐支队,也只是一个名头而已。

    现在,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