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 工人暴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7本章字数:2024字

    整整三个小时,马元军笔耕不辍,单单是他所知道的事情,就写了三十多张。

    萧准一张张的看过去,虽然早知道马家镇的情况不简单,可他没想到会如此血腥,那些人几乎没有了人性,一笔笔,几乎都是血债!

    “全部都有了?”萧准冷声问道,死死压着心中的愤怒,要不然,他怕他忍不住将马元军打成猪头。

    “目前记得的就这些。”马元军苦笑道。

    他因为是警察,而且是派出所副所长,所以这些事情他没做,可他身上也不干净,萧准将他写出来的东西交上去,恐怕一个终身监禁免不了。

    但好歹,活命了。

    其实做完这一切,马元军感觉心中舒服了不少,他晚上之所以不睡觉,何尝不是怕那些人的鬼魂来找他索命!

    天刚刚亮,分局派来的查案组就悄悄的进了派出所,稍微交接,已经被吓傻了的马龙就被他们带走。

    查案组刚走不到半小时,萧准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一直跟在萧准身边的马元军看了一眼,苦笑道:“是我大哥。”

    萧准能从他眼中看出恐惧,萧准实在想不出马元红究竟有多么恐怖,就连自己的亲弟弟在提起他的时候都是满脸恐惧。

    “你好,我是派出所所长萧准。”

    “萧所长你好,我是天元矿业的董事长马红军。”

    出乎意料,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很平和,干净而有力度,很像一个成功人士的声音。

    “原来是马董事长,不过萧某好像和马董事长没什么交情,不知道给马董事长给萧某打电话,是为了什么。”萧准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马元军。

    马元军朝着萧准微微摇头。

    “萧所长,听说你昨天刚来,马某还准备联系一些朋友给萧所长接风,没想到萧所长就先给了我一个惊喜。”马元红直接挑明了,“萧所长,犬子做错了事情,自然要承担责任,不过希望萧所长看在马某以及犬子年幼的份上,多多美言几句。”

    萧准耸耸肩,“马董事长,案子已经移交给检察机关,萧某实在无能为力,抱歉。”

    “哦。”马元红轻轻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萧准收起手机,看向了马元红。

    “现在派人已经追不上查案组,所以他才会给你打电话,其实他早已经放弃了马龙,就是想看看我究竟投靠你到什么程度,有没有将他的事情说出来。”马元军沉声道。

    “那他现在知道了多少?”萧准皱眉问道。

    “应该知道我是真正投靠你了,但我是不是和你说那些事情,他不敢保证,毕竟一旦说出来,我够不上死刑,也是无期徒刑,他知道我怕死。”马元军苦笑道。

    萧准挑挑眉,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又为什么说出来?”

    “因为我怕死。”马元军耸耸肩,非常光棍道:“就算我是他弟弟,只要有了嫌疑,他也会让我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以为我不会知道,但我就知道。”

    萧准拍拍马元军肩膀,笑道:“那你该小心了。”

    “是我们该小心了。”马元军抬头看看天空,道:“不用多长时间,很快就会有事情发生了。”

    萧准笑笑,“走吧,我们该吃早餐了。”

    马家镇派出所有自己的食堂,等萧准和马元军一同走入的时候,原本热闹的食堂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不少人怪异的看向萧准和马元军。

    这些人中,就有连美娜。

    “这边。”陶欣朝着萧准叫一声,她已经帮萧准准备好早餐了。

    萧准对着马元军笑笑,自顾自的坐到陶欣对面,然后快是吃饭。

    马元军认真打量一下陶欣,越看越面熟,最终面色惨白,摇摇晃晃的去弄早餐,就好像得了重病的人。

    “他怎么了?”陶欣惊讶问道。

    萧准笑着摇摇头,“坏事做多了,良心承受不了了。”

    “呸!”陶欣吐口唾沫,低声道:“他还有良心?”

    两人坐的地方距离其他人比较远,所以只要说话声音不高,就不怕被人听到。

    至于唇语,萧准不相信这小地方有那等高级人才。

    “小萧,你实话和姐姐说,你是怎么知道马龙就在派出所?”陶欣神秘兮兮的问道。

    她想了一个晚上,将其他关节都想的差不多了,可就是没想到萧准怎么确定马龙在派出所,如果马龙不在,萧准的算计根本没用。

    “猜出来的,相信不?”萧准笑着说道。

    陶欣翻个白眼,“不说就不说,我还不稀罕听了。”

    萧准淡然笑笑,其实也没陶欣想的那么神秘,他原本是打算逼迫马元军抓马龙,然后在马元军以及马元红之间制造矛盾,徐徐图之。

    没想到马元军大胆到将本来没多大罪责的混混们给放了,而且他在审讯室中,闻到了血腥味和浓浓的药味。

    混混们是被放走的,自然不会打架,没受伤,怎么来的血腥味?更何况还有伤药的气味。

    想想是谁受伤了,马龙在派出所一目了然。

    饭还没吃完,萧准就听到砰的一声,回头看去,却见马元军满脸煞白,在他身前的地面上,打翻的早餐溅的到处都是。

    “工人,暴动!”

    马元军嘴中吐出来的字眼,让所有人都呆了。

    “好愣着干什么?所有人准备,我们现在就去!”萧准将眼前的早餐一推,站起身大声喊道。

    众民警看看萧准,齐刷刷将目光落在马元军身上。

    “不能去。”马元军嘟囔道。

    “为什么?”萧准厉声喝问,“工人暴动,如果出了人命,谁来担负这个责任,是你,还是我?”

    马元军满脸苦涩,道:“所长,工人暴动的是西元矿业!”

    萧准身子震震,而后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马元红实在是让人意外,他刚抓了他儿子,他就给他弄出这么个工人暴动,还真是呲牙必报。

    “那就更要去了!”萧准对着马元军笑笑,“难道你就不想和你大哥解释一下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吗?一家人,话说开了,他不会为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