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次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7本章字数:2012字

    马元军疑惑的看向萧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走了。”萧准并没有解释,而是大步朝着食堂外走去。

    马元军咬咬牙,心一横,对着目瞪口呆的众民警道:“大家伙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出发。”

    “是!”

    众警察齐齐答应,而后开始往外走,走在众人最后面的陶欣分明看到有人在暗暗发着短信。

    至于短信内容是什么,陶欣用脚趾头也能猜到,不过她只是暗暗将发信息的人记下。

    十来分钟后,一行四辆警车开着警灯从派出所中驶出。

    陶欣目送车队远去,随后去了户籍室,她还有事情要做。

    打开户籍室的门,陶欣看着眼前同样诧异的连美娜,眉头紧紧皱起。

    ……

    西元矿业。

    成立于十年前,是马家镇稀土资源探测到后第一批成立的企业,也是马家镇最大的稀土开采商,随着近年来稀土矿物价格越来越高,马元红也成了江海市的大富豪。

    但是很少有人听过马元红的名字,萧准也是到了马家镇之后才知道。

    马元红,这人低调的有些过分。

    在马元军的供述中,马元红并不是西元矿业的主要持有者,准确来说,马元红只是摆在人面前的。

    没有知道马元红的背后是谁,就连马元军也不知道,他之所以知道自己哥哥不是西元矿业的主人,还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听到。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马元军开始害怕自己的哥哥。

    只可惜,马元军不愿意将当初到底听到什么说出来。

    萧准并不着急,只要马元军在自己身边一天,迟早这些秘密会有答案。

    出了镇子,路开始变得难走,四辆车颠婆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四周山峦起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废弃的建筑。

    “这是旧的矿井,早五六年前,这边最繁华。”马元军解释道。

    过了旧井,嘈杂声逐渐打起来,随着车子接近,听的越来越清楚。

    “发工资,不发工资我们就罢工!”

    “马元红,你这个黑心的资本家,我要治病!”

    “给钱,给钱!”

    声音越来越高,经过四周山体回环,变得更大,震耳欲聋。

    待得靠近,就连萧准也吃了一惊,只见一座四层高的楼前,数百个手拿木棍铁锹的壮汉正在高声呐喊。

    “所长,我们是不是……”马元军脚有些抖。

    “都到了,难道临阵退缩?”萧准淡然笑笑,随后推门下车。

    整整四辆警车,只有萧准一人下车。

    萧准皱皱眉头,正正头顶上的警帽,大步朝着怒吼的众多工人。

    与此同时,小楼四层,一个戴着眼镜皮肤白皙的中年人淡淡的看着下面的情况,在他身后,有一个满身肌肉的壮汉。

    “董事长,我现在就去解决他?”壮汉缓缓开口问道,充满戾气的眼睛紧紧盯着萧准。

    正在前行的萧准脚步一顿,抬头疑惑看去。

    站在窗边的中年人身子一闪,躲在窗帘后,缓缓吐口气,道:“好敏锐的直觉,果然不愧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铁血军人,可惜了……”

    壮汉沉默,只是那圆鼓鼓的双眼中满是不屑,显然中年人夸奖萧准,让他不满了。

    “吩咐下去,随便找个人出手,现在还不能要他的命。”中年人低声说道,温文尔雅用在他身上一点都不为过,只可惜话中的内容,让人汗毛耸立。

    “哦。”壮汉答应一声,再次扫眼萧准,转身离开。

    中年人把玩着自己白皙的手指,好似在和谁说,又好像对自己说,“想要成为我的对手,先看你能不能过了这关。”

    萧准一步步靠近愤怒的工人,脚步变得越来越慢。

    “是警察!”

    “走狗,马元红又叫他的走狗来了!”

    “这次我们说什么也不妥协,在这样下去,我们就没命了!”

    两百多双冒着怒火的眼睛盯上,是什么滋味?

    萧准自己也说不上来,他曾经在西伯利亚遇到过的饥饿狼群,那时候他被一百多个绿油油的眼睛盯着,那感觉和现在差不多。

    “工友们,我叫萧准,是新来的派出所所长!”萧准高声喊着,慢慢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威胁。

    工人们的嘈杂声,变得小起来,只是交头接耳。

    “我不知道大家为了什么罢工,我是来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制造问题,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可以将你们的需求和我说,由我代表你们和西元矿业谈。”萧准再次喊道。

    “我们不信你,你和那些黑心的老板是一伙的!”一个眉头有条疤,带着黄色安全帽的男人大声喊道。

    “对,我们不信任你!”

    “你们这次臭警察就会拍那些老板的马屁,什么时候管过我们的死活!”

    “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不管他!”

    工人们一阵叫嚷,随后在那眉头有疤的男人带领下,继续围困小楼。

    “工友们!”萧准大声喊道:“你们不必怀疑我,我昨天刚刚上任,昨天晚上我就将为非作歹的马龙给抓了,他可是你们董事长的儿子,所以你们绝对可以相信我,你们董事长现在恨不得吃了我!”

    萧准话音刚落,工人们轰的一声就炸开锅,不少人看萧准的目光就好像看傻子一般。

    可不是傻子,抓了人家的儿子,还在人家公司编排人家,这得多脑残才能做得出来?

    萧准笑笑,继续道:“你们在镇上有认识的人吧,打电话问一下就知道,我来的时候马龙调戏我女朋友,我揍了那孙子,那孙子居然找人想打我,被我打跑了。”

    换口气,在众人听天书的眼神中,萧准继续道:“我是警察,马龙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袭警,今天早上上面派来的人已经将马龙带到分区审判了,那孙子没个十来年是出不来了。”

    萧准身后,马元军听到这一番话,整个人已经傻了,在他看来,萧准这就是找死。

    小楼上,中年人双手死死攥起,脑门青筋一跳一跳,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萧准,太嚣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