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 陡生变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7本章字数:2011字

    “他说的是真的。”

    眉毛上带着疤痕的男子放下手中的电话,看萧准的眼神就好像看外星人。

    让人家儿子坐了牢,还敢出现在人家地盘上,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萧准了,傻大胆,还是有恃无恐?

    很显然萧准不是傻大胆,那么就是有恃无恐。

    一想到这里,男子激动的身子都在颤抖,别看他们围攻小楼声势浩大,可他们根本得不到想要的,马元红根本不在意他们。

    即便他们罢工,马元红可以在三天之内重新找到新的工人,而他们,将失去养家糊口的工作,甚至连马家镇都待不下去。

    如果不是马元红过度逼迫,他们不会有勇气罢工的。

    众人神色变化萧准都看在眼中,明白他们已经相信自己了,朗声道:“大家这样围着也不是个办法,选个代表出来,我们进去和马元红谈。”

    “这样能行吗?”男子问道,显然是不相信。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萧准反问,众人默然,真要是有办法,他们也就不会罢工了,甚至闹的好像是要暴动一般。

    “萧所长,我们真的能相信你吗?”男子开口问道。

    工人们的声音都停下来,显然这男子是领头的。

    “当然可以,我不是马元红的走狗,政府派我来,是为了给你们服务,而不是压迫你们。”萧准真诚道。

    “我叫李铭。”男子上前几步,站在萧准面前,郑重道:“我愿意和你进去谈判。”

    萧准点点头,伸出右手,道:“我叫萧准,是新来的派出所所长,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解决。”

    李铭双手握住了萧准右手,激动道:“我们的要求不高,只是想让矿上安排医生为我们体检,如果检查出身体有毛病,出一部分的治疗费用,另外降低上班时间。”

    “只要是合理的要求,我们都可以和他们谈。”萧准摇摇李铭的手,认真道:“现在国家的法律越来越完善,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李铭闻言苦笑,国家有法律没错,可执行法律的人不给他们做主,那法律就形同虚设。

    抱着万一的想法,李铭将情况介绍给萧准。

    其实他们在天元矿业的薪水不算低,但是开采稀土容易造成环境污染,他们这些矿工长时间劳作下来,多多少少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相比较昂贵的医疗费,那些薪水九牛一毛。

    “肺气肿,肺囊肿,我们这些人多多少少有这方面的毛病,一旦得上这样的毛病,一家的顶梁柱就倒了,我们也是没办法。”李铭搓着双手说道,七尺大汉,说起这个的时候,眼睛都红了。

    “放心,相信我们会争取到合法的权益。”萧准也尽力安慰,其实李铭说的并不正确。

    肺气肿之类的呼吸疾病,在稀土开采中只是危害较小的病症,真正危害大的是分析稀土时所用的化学物品。

    分析稀土所用的化学物品中都含有氟这种物质,人体吸收接触过多,会导致骨质疏松,久而久之就会掉牙,驼背等。

    而稀土本身有放射性,长时间在暴露的环境下工作,容易导致癌症。

    无论出现那种情况,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都是一场大灾难。

    只不过萧准并不准备说出来,现在说出来,也只能导致本来就情绪激动的工人更加激动,一旦有什么突发情况,场面会变得不可收拾。

    萧准尽力安抚工人,有人却挑事情。

    随着萧准被工人们围起来,一个三十多岁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工人挤到了萧准身旁,趁着萧准不注意的时候,从兜中掏出了一把刀子,狠狠朝着萧准背后插去。

    “小心!”

    刚刚从警车上下来的马元军看到这一幕,毫不犹豫掏出了身上的配枪,而后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在四周回荡,所有人被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中年男人不着痕迹的将刀子收起来,大声喊道:“大家伙别相信他,警察开枪了,他们要杀人!”

    这一嗓子,好像是炸弹瞬间在人群中炸开,李铭等工人急速后退,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铁锹等物品。

    “开枪的是马元军,他是马元红的弟弟!”

    “他们要杀了我们,和他们拼了!”

    “走狗,都是走狗!”

    随着一声声叫喊,被激怒的工人全部个个红着眼睛,渐渐失去理智。

    “谁特么让你开枪!”

    萧准朝着愣神的马元军怒吼一声,回头连声道:“大家先冷静,冷静,这是误会!”

    谁知道他话还没说完,人群有人大声叫嚷道:“大家伙和他拼了,他就是想要糊弄我们,反正迟早是死,临死也拉个垫背的,大家伙冲啊!”

    “杀了他,然后再杀马元军!”

    “冲上去,不让我们活,他们也不用活了!”

    ……

    一声声怒吼从工人们口中发出,别说是警车里瑟瑟发抖的警察,就连萧准这个老战士都头皮发麻,这下,事情真闹大了。

    “李铭,这都是误会,让大家伙先冷静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商量!”萧准大声喊道,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李铭。

    可是他这话刚刚出口,被吓傻的马元军砰砰又开了两枪,怒吼道:“都特么的站在原地,谁敢上来,老子就要了谁的命!”

    萧准身子一抖,吃了马元军的心思都有了,什么叫猪队友,特么这就叫猪队友。

    “冲上去,弄死他们!”

    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顿时嚎叫声一片,双眼通红的工人们如同潮水一般扑上来。

    面对如此情形,萧准头皮发麻,转身撒丫子就跑。

    小楼上,马元红看着群情激奋的情景,嘴角勾起残忍笑容,呢喃道:“我的好弟弟,你果然怕死,不过做的好。”

    马元军完全傻了,呆呆的看着萧准冲到自己面前,哆哆嗦嗦的问道:“所……所长,怎么办?”

    “怎么办?”萧准一声怒吼,一个标准的空手入白刃,将马元军手中的枪卸下,而后双手用力将马元军给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