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八章 猫戏老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8本章字数:2013字

    喧闹了一整天的派出所安静下来,今天夜里,马家镇家家户户都在说发生在派出所的稀奇事情,有些人愤怒的破口大骂,有些人皱眉深思,有些人面带迷茫,更多的人则是当个乐子。

    凌晨一两点左右,训练了一下午,累得好像死狗一般的众混混渐渐睡着,呼噜声连成一片。

    他们住的地方,是简易的帐篷,帐篷中只有几张破草席子,长发荣则是穿着衣服躺在冰冷僵硬的地面,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在想,他在下午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鬼迷心窍的,就相信了那榜单上的内容,结果弄成现在,他连个席子都抢不到。

    突然之间,帐篷外面有亮光,一闪一闪的。

    长发荣眼睛眯起,想了想,闭上眼睛装睡。

    果然,亮光消失不到几分钟,一个原本最响的呼噜停下来,而后狗屎王鬼鬼祟祟的坐起,蹑手蹑脚的离开帐篷。

    长发荣睁开眼睛,同时发现刚刚还呼噜震天响的帐篷瞬间静悄悄的,随后一个个睡着的人坐起。

    抹把脑门上的汗珠,长发荣心中狂骂,都特么是一群千年的狐狸,玩什么清纯呀!

    众人在黑暗中互相对视一眼,同时悄无声息的挤到帐篷前,在外面,月光下,狗屎王正朝着围墙而去。

    浑然不知自己动作落到所有人眼中的狗屎王快步走到栅栏前,低声喝道:“你们怎么特么的才来,老子都快被弄死了。”

    说这话的时候,狗屎王还有些后怕。

    他之所以被人称之为狗屎王,是因为他的命特别好,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总能安然脱身,众人都说他狗屎踩多了,这才那么幸运,加上姓王,就有了狗屎王这么个外号。

    他不仅不以为意,反而得意洋洋,别人不叫他狗屎王,他还不乐意。

    “王哥,不是我们不早点来,是那群孙子之前在巡逻,你也知道马龙就因为想要袭击他们,被逮走了,连马元红都没办法,我们那里惹得起。”栅栏外的小混混愁眉苦脸道。

    马龙的事情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他们自然知道。

    狗屎王烦躁的挥挥手,马龙的事情他自然知道,说起来他在看到招聘公告之后就兴致勃勃的参加招聘,何尝不是因为这个。

    马龙在镇上可比他们嚣张多了,人家有个好爹,新来的所长愣是直接落了马元红的面子,而马元红还无可奈何,众人都看在眼里。

    只要当上辅警,有这么个所长当靠山,谁特么还敢看不起他,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狗屎王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你们都给我到四周看着,老子出去要好好的大吃一顿,太特么郁闷了。”狗屎王骂咧咧的说道。

    一边说着,他一边爬到了栅栏上,刚接触的时候,感觉手上冰凉凉的,也没在意。

    可是爬到半块,身子突然不能动了。

    “这特么……是强力胶水?”鼻子凑到栅栏上闻了闻,狗屎王整个人都傻了,最关键,为了闻到味道,他鼻子也给粘住了。

    还没等他叫小弟想办法,突然有声音响起。

    “王哥,有人来了,你先躲躲,我先撤了。”小弟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撒丫子就跑。

    我……

    狗屎王愤怒的就要骂,结果不小心嘴唇动作幅度大了,结果……嘴唇也被粘住了。

    欲哭无泪的狗屎王眼珠子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萧准身后跟着李二狗悠哉悠哉的走过来。

    “呜呜呜……”狗屎王叫喊着,为了防止舌头也被粘住,他是不敢太大动作的。

    可是萧准和李二狗好像就没看到他,悠哉悠哉的走过去。

    狗屎王哭了!

    第二天早上,狗屎王不见了踪影,栅栏上却留着一层皮。

    众多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在李二狗魔性的声音中开始训练。

    中午的时候,鼻青脸肿的狗屎王再次出现在派出所,加入了训练的队伍。

    众人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打什么注意,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

    第二天晚上,长发荣被电的满脸漆黑,头发都站起来了,浑身上下弥漫这烤肉的味道,众混混寂静无声,然后……睡觉。

    第三天晚上,手带绝缘手套的马发亮在跳下栅栏的时候,被老鼠夹夹得鬼哭狼嚎后来在萧准冰冷的眼神中,自己爬上栅栏跳回去。

    第四天……

    第五天……

    ……

    一个星期下来,原本浑身散漫气息的混混们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不变的是,这段时间每一个想要逃离的人,都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怪事。

    本来已经侦查好,确定没有任何陷阱,但是在跳下来的时候,就会掉入到粪桶中,要不然刚刚离开帐篷,就被糊了一脸辣椒粉……

    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混混们逐渐认命了。

    反正他们怎么也斗不过萧准这个大魔王。

    “嘿嘿,要是被你们这些小混混逃了,我这个曾经的兵王岂不是白来的?”萧准得意洋洋道。

    与此同时,江海市,林家。

    林秋海开怀大笑,梁世英脸黑的就好像锅底,一边的林云裳和梁若熏拿着文件面面相觑。

    文件中,萧准从进入到马家镇到现在,所做的事情一笔笔的记得清晰无比。

    “太胡闹了!”梁世英冷冷呵斥,在他看来,萧准这就是为所欲为,无法无天!

    “老梁,如果不是萧准这么胡闹,我们会发现治下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吗?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真是好手段,硬生生将一个四五万人的小镇子变成了孤岛。”林秋海沉声说道,眼中精芒闪烁,哪里还有之前大笑的模样。

    梁世英微微点头,从他内心来说,他绝对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现实,三哥的事情余波到现在还没过去,他不过是功过相抵,好不容易保住了职位,现在又出来一个马家镇,他到底招谁惹谁了!

    萧准,这就是个搅屎棍,他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没好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