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九章 揍你咋地(5)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9本章字数:2001字

    常年在女人堆中耍威风的两人怎么可能是萧准的对手,还没到跟前就被萧准一人一脚踢飞,还不忘狠揍王冠。

    “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回过神来的梁若熏慌忙将萧准拉开。

    被萧准劈头盖脸打蒙的王冠仍旧在地上嚎叫,那模样何止一个惨不忍睹。

    大厅内静悄悄的。

    “败类!”

    萧准作势要踢,王冠一声狼嚎,连滚带爬的躲到一边,青紫眼睛眯成一条线,只要萧准动手,随时准备逃窜。

    “怂货。”萧准不屑的撇撇嘴。

    “走了。”

    梁若熏拉住萧准,在众人怪异的眼神中离开酒店大厅,而王冠那狠毒的眼神,两人谁都没在意。

    很快,两人找到了正在咖啡厅等消息的林云裳。

    “什么?你把王东亮给打了?”

    梁若熏和林云裳异口同声道,看萧准的目光就好像看到了怪物。

    萧准耸耸肩,无所谓道:“人之常情嘛,不打白不打,反正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

    “我比你还要看他不顺眼,可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呀,那可是江海市的副市长。”林云裳担忧道,她有点想不明白,萧准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这么莽撞呢?

    “我倒觉得大快人心,反正打也打了,有你父亲护着他,王东亮不敢做什么的。”梁若熏安慰道。

    “梁姐姐,他傻了,你也傻了?”林云裳白眼萧准,抱怨道:“他就一小警察,王东亮都不用自己动手,就有人抢着要整他了。”

    林云裳的话让萧准大囧,合着他在她心目中就一小警察,谁都能来欺负两下呀。

    梁若熏文闻言满脸玩味,抱住林云裳,低声道:“怎么,这就心疼了?要不要抱在怀中好好的安慰一下?”

    “人家认真的!”林云裳囧的满脸通红,不依的拍拍梁若熏。

    两女笑闹成一团,萧准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不管是林云裳还是梁若熏都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纵使没什么福利,单单是在一边看着,就赏心悦目的很。

    嗡嗡嗡……

    摆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林云裳停下打闹,白了一眼看热闹的萧准,拿起手机看了看,脸上笑容瞬间敛去。

    “后遗症来了。”林云裳朝着萧准摇摇手中的手机,皱了皱鼻子,“让我马上回家,看样子今天晚上要挨骂了。”

    话音刚落,梁若熏身上的也响起了震动的轰鸣。

    “也是找麻烦的。”梁若熏瞅眼屏幕,皱眉说道。

    不用想也知道,电话是梁世英打过来的。

    “你留下的烂摊子,却要我们给你收拾。”林云裳不满道,其实她不满的并不是萧准没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来,也不是害怕回去被林秋海问责,而是萧准和梁若熏之间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情愫。

    萧准能感觉到林云裳的不满,可哪里猜得到林云裳心中在想些什么。

    ……

    江海市,流云区,流云花园小区外。

    方哲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揉揉有些干涩的眼睛,对着副驾驶正在聚精会神查看的张悠然道:“萧准是怎么搞得,到现在还没来。”

    “你管他来没来,反正我们盯好人就是。”张悠然淡淡道。

    方哲耸耸肩,一边举起望远镜观察32栋六层的窗户,一边道:“老家伙这地方选的真好,小区门口有任何动静都瞒不过他,左右四通八达,真要是抓捕他,人少了根本不顶用。”

    说着,方哲冷笑一声,“人多了,恐怕还没行动,他就知道了。”

    “是不错。”张悠然赞同的点点头,“之前我还有点不相信,现在有点相信了。”

    方哲知道张悠然在说什么,江海市位高权重的副市长居然是最大的毒枭,说出去谁信呀。

    “不过萧准不知道做了什么,我刚看到那老家伙鼻青脸肿的,而且怒火都快冲头了。”方哲啧啧说道。

    张悠然闻言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沉声道:“依我看,准是萧准揍那老家伙了。”

    “啥?”方哲一愣,随后嗤笑道:“张警官,那老家伙现在可是副市长,萧准敢揍他?你别开玩笑了。”

    “到底是不是,等一会萧准来了问问就知道,不过我有九成把握,一定是萧准干的。”张悠然认真道。

    方哲撇撇嘴,是一万个不相信。

    “注意,有人上去了,是一个年轻人,我正在找他的资料。”

    就在此时,两人耳麦中出现了侯大壮的声音。

    “收到。”张悠然答应一声,再次举起手中的望远镜,不出多长时间,透过玻璃就看到了一个年轻人出现在目标房间的客厅中。

    “确认,的确是找那家伙的,立即查明身份。”张悠然对着耳麦道。

    就在此时车子陡然一沉,张悠然陡然一惊,下意识拔出了身上配枪,指向了后座。

    “小心走火。”

    张悠然只是感觉手臂一疼,手中的枪就被人夺去,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定睛看去,正是萧准,而她的配枪,正在萧准手中。

    方哲眼中一亮,在突然袭击的情况下夺下张悠然手中的配枪,他自认也能做到,但是想要做到萧准那样举重若轻,他还得再练二十年。

    关键是,萧准要比他小很多。

    现在他对萧准的态度,已经不是原来的抗拒加抵触,反而是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或许是嫉妒,或许是羞愧,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有什么收获吗?”将张悠然的配枪还给她,萧准沉声问道。

    “到目前为止,就刚刚有一个年轻人找他,大壮正在查那人的身份。”方哲道。

    萧准闻言,“望远镜给我。”

    接过方哲递过来的望远镜,萧准朝着目标看去,而方哲朝着张悠然眨眨眼,随后问道:“萧队长,刚刚见那人鼻青脸肿的,是怎么回事?”

    “我打的。”萧准淡然道。

    “我就说嘛,萧队长怎么可能做那么不……”方哲顺着说下去,突然感觉到不对劲,满是震惊的双眼盯着萧准,“萧队长,你……你打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