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二章 讲个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9本章字数:1997字

    “对三!”

    办公室内,萧准甩出两张牌,二狗和陶欣面面相昵。只见二狗甩出四张牌,大笑道:“四炸!”

    “五炸!”陶欣笑眯眯的纤手一甩。

    “六炸!”二狗大吼着,都跳了起来。

    “七炸!”陶欣又笑眯眯的甩出四张。然后,二狗又准备甩四张牌。萧准把牌一撂,道:“我认输!”

    “你肯定还有一个王炸没出!”陶欣娇滴滴的哼了一声道。萧准直接把牌一扔,不玩了!你们他妈一场斗地主出多少炸弹?老子好不容易当会地主,拿个王炸,本来以为要赢,谁想你们两个成炸弹轰炸机了。

    一人一个炸!

    都翻了多少倍了?这个月工资都输完了。

    “那可不行!”二狗急眼道,一旁的陶欣也道:“你耍赖!”

    耍赖就耍赖,谁让老子是领导?妈的!都是下属给领导输钱,可现在领导工资都输完了!这把要是算上,四五个炸弹,连裤衩都得输没。

    “萧所长!”

    救星来了!马元红出现在门口,他冷冷看着牌桌,道:“你已经连续在办公室打牌一个月了!你怎么想的?”

    “你怎么想的?”萧准打了个哈欠,二狗等人识趣的出去了,“来根好烟抽!大企业家!”

    马元红抽出一包软中华,直接扔给了萧准。萧准也不客气,接过烟,撕开,点上一根,抽了起来。

    穷啊!

    这一个月牌打下来,烟都要买不起了!全被二狗个王八蛋把钱赢走了,还以为这家伙是耿直大男生,见了钱也滑头了!专坑领导。

    “整整一个月你都毫无作为,萧所长我们的命可都绑在你手里!”马元红语气中带着几分恳求。

    “你可千万不能把我们当弃子啊!你是人民警察,要保护我这个人民的安全!”

    对于马元红来说,王东成的势力不彻底铲除,那么他的脑袋就系在裤腰带里,随时可能会灭口,尤其,像他这样投靠警方的人。

    “放心!”萧准拍了拍马元红的肩膀,道:“没人敢杀你!我敢保证!”

    “哼!哈哈!”马元红突然大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你在等什么了!你在等上面派人来杀我这个叛徒!然后你在顺藤摸瓜,抓获他们!”

    闻此,萧准笑了!姑且不论马元红到没到被灭口的级别,就算到了,派个人杀马元红,然后再杀了杀手,不就完了?还有什么藤啊瓜啊的。

    “你想太多了!”萧准用手指敲了敲马元红的脑壳,苦大仇深道:“脑子啊!”

    “那你为什么迟迟行动?”马元红怒道。萧准老神在在的抽着烟,笑道;“有时候什么都不做,比努力做什么更加的…”斟酌了一下词汇,道:“管用!”

    “你难道就没感觉到镇上异样的氛围吗?”

    马元红皱着眉,并没有明白!萧准翻白眼道:“矿上一个月都没开工了!好多人都没挣到钱,可你这个最大领导又不管不顾,工人们不生气吗?工人的家属也就是镇上的老百姓,不生气吗?”

    马元红虽不是绝顶聪明,但能混到他这一步也都不傻。萧准都点到这一步,他不可能还不明白。

    为什么马家镇如同一个孤岛般什么都传不出去?因为所有的村民都是既得利益者!老百姓们讲究财不露白,况且钱都不干净,谁会到处乱说?

    可现在呢?赌场停了,地下制毒场也停了!镇民们都一个月没发到钱了!而最重要的不是镇民没发到钱。

    而是上面也没拿到钱!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上面有权有势,是上流社会,但他们和贩夫走卒,地痞流氓要的东西一样,那就是:钱!

    没钱,而且,王东成也毫无动作。上面的人肯定坐不住,那么上面那群老狐狸就一定会有所行动。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见招拆招!”

    “他们出招了吗?”

    “快了!”

    叮铃铃!

    说来就来!

    萧准的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道:“马家镇广场!”

    马家镇广场位于马家镇中心,四通八达,视线广阔,行人也多,都是些老汉老太,跑也好跑。

    不得不说这家伙选这个地方见面,颇具心机。

    来人穿着黑色皮夹克,红色手织毛衣,靠在广场中央的大铜像上。铜像是一名壮士,面目狰狞,正举着一把大刀,向自己的手腕斩去,鲜血淋漓。

    这就是马家镇的壮士断腕像,三十年前的一场山洪,镇民们为了大伙儿的家园,都视死如归的上去抗洪,才有了现在的马家镇,而那一次也有很多人因此付出了生命。

    萧准望着雕像,若有所思。他走上前,递过一根软中华。夹克男摇了摇手,他的指缝间依然加着一根烟,而且已经点着。

    “听说萧所长最近很拮据?”夹克男抽了根烟,萧准耸耸肩,坐在铜像的台阶上,道:“斗地主老输!”

    ‘我到可以资助萧所长一些!”说着,夹克男双指夹着一张黑色卡片递上,道:“无限额度,百夫长黑卡!”

    “收买我?”萧准打开夹克男的手,微微一笑很和善的道:“给你讲个故事吧!”

    “洗耳恭听!”

    “我从前有个战友,非常聪明!身体素质极佳!各项比赛永远压我一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唯一梦想就是超越他!把他踩在脚下!”

    “终于有一天,在狙击比赛中我已那么一点点的优势,赢了他!当时我高兴啊!恨不得告诉全世界!”

    “可操蛋的是后来我发现那货比赛当天竟然在打摆子!你想象一下,这个妖怪打着摆子都差点赢我!我气不气?我当时都气炸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打摆子吗?”萧准望向夹克男,夹克男抖落烟灰,笑了笑道:“因为欲望!”

    欲望?

    萧准倒是一楞。

    不过,他马上又笑出声来,点了点头,很是赞同!

    为什么打摆子?

    他毒瘾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