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个名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9本章字数:2014字

    关于死去战友的故事俗套而狗血,但每每提及都让萧准愤怒不已。没错!那位他只赢过一次的战友是死于欲望。死于让生活变的更好的欲望!

    他的妹妹,笑起来有着淡淡梨涡的明媚女孩,就因为不跟一个小混混喝酒,被人强制注射了含量很高的药物。

    然后,那个明媚的女孩一步步坠落,原为天使的她,坠落凡间,只稍微停留就跌入地狱,泯灭了一切人性。

    萧准的战友为了拯救妹妹,为了向妹妹证明这东西是可以戒掉的,竟然当着妹妹的面注射进自己身体里。

    妹妹虚弱的笑着,咧着她那已经烂掉的嘴,露出更加溃烂的牙床,嘻嘻笑道:“欢迎来到地狱!”

    当萧准再次见到那位战友时,那位战友也已经咧着和妹妹一样溃烂的嘴,露出同样溃烂的牙床,道:“借点钱吧!”

    后来,他们兄妹死在萧准怀里,萧准抱着那位战友整整一夜,只说了一句话,也只记得一句话。

    “阿准!杀光他们,把那些混蛋绳之以法!”

    “好的!”

    在后来的日子,他几乎付出一切的训练,只为成为最优秀的兵王!因伤势转业时,他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警察!而且是缉毒警察!

    可机缘巧合,命运多舛,老天爷让他成为了一个民警,但那并不妨碍他涤荡邪恶的心!他记得多年前的那一句:阿准!杀光他们!把那些人绳之以法!

    夹克男听完了故事,伸出大拇指,道:“萧所长真牛!”

    萧准抽出一根烟,点燃,狠狠抽了一口。

    夹克男笑了笑,道:“要想还马家镇朗朗乾坤,萧所长需要更大的权利啊!”

    “用权收买我?”萧准大笑,接着拍了下夹克男肩膀,道:“我爷爷小时候跟我说过一句,那时候我不懂,现在想想,至理名言!”

    “我爷爷说,想当好人或者好官,就一定要比坏人更坏,比恶人更恶!这样才能搬倒恶人,才能抓住坏人!”

    “你说要给我权利?我一个缉毒的,让毒贩给我权利?我是傻逼,还是你是傻逼?又或者你的上面是傻逼?”

    “你…”夹克男一时语塞,道:“就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战友,你拒绝这么多好处,就为一个无情无故的战友?”

    “不!不!”萧准摇晃着手指,道:“我为他?狗屁!我告诉你,因为贩毒让我不高兴!因为这东西让我失去了一个可以使出全力战斗的对手!老子不高兴!老子不敢说消除全天下毒,但有一点,别让我看见,看见就没好果子!!”

    这些话字字如擂,掷地有声。

    此时,夜幕降临,广场上行人寥寥,只有一个巨大的铜像和萧准二人。萧准面目狰狞,一如巨大的铜像。

    啪啪啪!

    夹克男拍着手,对着萧准的耳朵道:“牛逼!”

    “可你再牛逼又能怎么样?”夹克男嘲讽一笑,道:“我将扛下一切,承认一切罪状!你抓不到一条大鱼,更不要说天上的人!”

    “到时候我伏法,加工厂被捣毁,还马家镇朗朗乾坤,还蓉城朗朗乾坤!可那又怎么样?还是会有人接盘?还是死灰复燃!”

    “你所谓的邪恶依然在,而你却毫无办法!感受上的你的无力了吗?”

    萧准伸出大拇指,道:“你才牛逼!他们给了你多少好处?还是威胁了你的家人?”

    “哈哈!”夹克男大笑,他似乎占了上风,“萧所长,我只是想告诉,世界根本没有正义这种东西!看看你周围,黑暗才是最强大的!”

    四周夜幕降临,漆黑一片,而出奇的路灯竟然没亮。夹克男笑道:“萧所长,感受到你的无力了吗?”

    嘭!

    一拳把夹克男的鼻子打歪,萧准道:“感受到我的拳头了吗?”

    夹克男交代了一切,就像那天晚上他跟萧准说的:一条大鱼都没有!

    夹克男或者说张昭,这个农村出身只有小学文化的退役军人,是这个庞然大物的幕后主使!

    这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可无论萧准还是林书记,都感到巨大的压力,就连梁书记都在摇摆。所有人好像都盼望着用这样一个卑微的小人物来结束这一切。

    已经审理张昭整整一天一夜的张悠然走出审讯室,她向来梳的整整齐齐的青丝有些散乱。

    萧准将一缕阻碍她视线的青丝,拢过耳后。张悠然被这种亲昵的小动作弄的一楞,脸色微红。不过,她马上又恢复了一个警务人员的职业素养。

    “没有破绽!一点他妈的破绽都没有!”张悠然骂道,也不知跟萧准他们这种粗人待久了,还是真的生气。

    张昭的供词毫无破绽,从赃款流向、货物供给、运输渠道、买家、卖家甚至原料供给,一切的一切,全无破绽。

    就连张悠然都有点相信,就是他!就是张昭操作了这一切!可也正是毫无破绽,让萧准一万个确定,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除了刻意记忆,哪个大老板会对自己的每个生意都如数家珍?了解每一笔款项的来龙去脉?

    可张昭就是清楚,他一个小学生的脑袋却能记住这一切,不是提前背好的是什么?萧准走入审问室,很明显,在蓉城这片天空笼罩着巨大阴影,而唯一连接着这片阴影的人,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个人:张昭!

    张昭带着手铐脚镣,穿着杏黄色的囚服。他正在玩银色的手铐,叮当作响!见萧准进来,露出胜利的微笑。

    “笑屁啊!”二狗手指张昭怒道,谁知闻此,张昭笑的更加放肆,那种带着嘲笑又满是胜利的意味的笑充斥着整个刑讯室。

    “闭嘴!”方哲猛的一拍桌子,怒道。可好像谁也挡不住张昭的笑,他就是笑,疯狂的笑,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笃定,他准备笑死,借以躲过人民的审判!

    “张素兰!”萧准轻声道。声音不大,却极具力量。笑嘎然而止,张昭脸色大变,嘴依然是笑着的模样,却没有一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