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张老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29本章字数:2047字

    一夜大雨,本以为能有一个清爽的午后,可秋老虎依旧凶猛,下午三点,闷热难熬似乎酝酿着一场大雨。

    萧准突然想起了张昭,记得前天这货还穿着一件手织毛衣,特别土的大红色,这货就不热吗?

    路旁,一个自行车维修摊,摊主双鬓斑斑,是一个五六十的老人家。他正用锉刀磨着着红色的内胎。

    不时咳几声,连不是医生的萧准都能听出喉里的浓痰。而他的手,有着道道裂痕和老茧,那是长期重体力劳动留下的痕迹,每每看到这些饱经摧残的手,萧准都有一丝丝错觉,那些已经不是皮肉,而是被生活铁锤锤炼过的钢铁!

    天很热,老人额头都是汗珠,他拿起脖颈上的白毛巾擦了一把,继续磨那红色的内胎,把外皮磨掉,涂上胶水,打上补丁,工作就算完成了。

    补好胎,老人用气筒打饱气,在装满水的脸盆里实验。轮胎转着圈一点点过水,并没有漏气的地方,补丁也打的完好。

    老人擦了擦汗,没有欢喜,亦不悲伤,只是默默的拿起撬棍装好内胎。工作,就是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老人已经重复了几十年,数千个日夜。

    哐当!

    有人一脚踹翻了脸盆,水花四溅,吓了老人一跳。

    一个光头男赤裸着上身,叼着一根牙签,用手搓着他纹有过肩龙的胸口,不多时搓下一个黑丸,对着老人额头就丢了过去。

    “老头,谁让你在这摆摊的?”光头男继续搓身子,不多时又搓下一个黑丸,拿在手里掂着玩,道:“保护费一千!”

    “没有!”老人冷冷的把脸盆捡起,道。

    “没有好办!”光头男又弹出他的黑丸,但这一次老汉轻描淡写的一挥手挡住了!

    “兄弟们!给我把东西全搬走!”光头男一挥手,后面小弟七手八脚就要搬东西,有人小弟凳上三轮车就要跑。

    啪!

    老汉一甩毛巾,被汗水浸湿的毛巾如同鞭子般抽在蹬三轮车的小混混脖子,一道红痕登时显现。

    “敢还手?给老子打!打死老子赔!”光头男怒道。可没一个小弟上,就连被抽了的小弟也不出头。这可是老头,现在老头摔倒都没人敢扶起,何况打老头?这不是找死嘛?

    “哥!要不咱就搬东西吧!”一个小弟道。

    “搬个屁!”光头男拿起一个撬棍就冲了上去,老头冷着脸,毛巾依然在脖颈上,双手抓着,蹦的紧紧的!

    “我…“

    啪!

    刚举起撬棍准备大喊一声给老汉一棍子的光头男,一个草字还没说出口,脸上就被抽了一记。

    “我日…”

    啪!

    “我他妈…”

    啪!

    “我…”

    啪!

    “哎哟!别抽!别抽!”

    光头男抱着头,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就是求饶。而老汉依然双手紧抓毛巾,在脖颈上蹦的紧紧的。

    好像刚刚把光头男抽成猪头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萧准呆呆的愣了,本来要上前一个大飞脚的帮助老头的他,抓了抓头,什么情况?

    这老汉还是个武林高手?

    小混混们被老汉的毛巾绝技甩的七荤八素,一个个连滚带爬的滚了!萧准走上前,露出善意的微笑。老汉看着萧准,眼中满是警惕。萧准忙拿出证件,道:“警察!”

    “哼!”老汉啪的一声,收回毛巾,道:“现在的警察啊!都跟小混混们合作了!”

    “呃…”

    萧准又莫名其妙了,自己不过是路过,刚好碰上,跟这群小混混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自己可是人民公仆,怎么会跟小混混苟且?

    看来这老汉是误会自己了!

    不过,话说回来,高手真的是在民间啊!这修车老汉竟然是一高手,毛巾耍的跟李连杰似的!直接把小混混抽成猪头,啪啪啪!一切妖魔烟消云散!

    “你有事吗?没事别在这里碍事!”老头不给萧准好脸色,道。

    “张昭…”

    萧准话还没说完,老头哐当一声把扳手扔地上,怒道:“什么张不张的?老子不认识!赶紧滚!”

    “他进监狱了!”萧准道。

    “他那个吊样子,进监狱不稀罕,多教育几年才好!省的给老天爷添麻烦!”老头捡起扳手,继续装内胎。萧准心里骂,死老头刚才还说不认识!你这什么爹?儿子都不认了?

    “很有可能判死刑!”萧准道。一句话,老汉的整个身子僵住,扳手插进自行车外胎一动不动,他的身子也一动不动。

    可萧准分明看见一粒豆大的水珠砸在地上,掷地有声,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

    后来,老汉跟萧准聊了很多,有的没的,他的故事和张昭的故事。

    张老汉武学世家,幼时天才豪纵,拿过很多比赛的冠军,被长辈和家族寄予厚望。而像这样的传统世家,门第联姻再平常不过。

    不过小张却爱上了一个村里的姑娘,没什么文化,农民出身,就是两条大辫子和酒窝看着即舒服又美。

    就像歌里唱的,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巧的很,这位大辫子姑娘也叫小芳。小张人长的帅,又是富二代,有自行车,自然俘获了小芳的心。

    可家里死活不同意,太极杨家沟的二小姐早给他换了八字!就等着八抬大轿呢!现在你小子给我娶一个村姑?老子家法伺候了你!

    小张年轻气盛,说都什么年代了?还家法?还父母之言?媒妁之命?玩去!爱咋咋!老子不陪你们玩!

    “我叔当时就不乐意了!非要给我练练。我就笑,我说叔啊!拳怕少壮!您跟我打?”张老汉脸色泛着光泽,笑道:“我当时一个云手,左探右探。我那位家里武功最高的三叔就跟喝醉了似的左摇右晃!别提多好笑了!”

    “云手?老先生是太极高手啊!”萧准笑道。老汉忙点了点头,连说萧准识货。萧准笑了笑,没说话。

    张老汉的一生坎坷且磨难,不过,仍然保持一个习武之人的侠心。当他知道儿子作奸犯科时,扔了儿子给的钱,跟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他说这都是报应:小时候我气我爹,现在他气我!都是报应!